【青年百工學家】老酒與新酒

賴仲翔(洋酒行銷)

常有人問起工作,先前還不懂,為了低調總是說:「打雜的。」後來好友提醒我,只有老闆才這麼回答,我改變了說法:「洋酒的行銷。」是的,我是賣酒的,而且還是家族企業。

酒是一個很有趣的領域。拿紅酒來說,不同品種的葡萄,會釀出不同的風味,像是卡本內蘇維翁常有黑醋栗、胡椒等香氣;黑皮諾則常帶草莓、覆盆子等果香。每個國家對於葡萄酒的分級制度也不同,這是用來區分紅酒優劣的制度。

以法國為例,他們的分級制度比較嚴格,並且強調「風土」。農家無法改變當地的氣候與土地的影響,若當年下太多雨,你不能在葡萄樹上蓋遮雨棚;若當年有寒害,你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這也是為什麼,常常有人會討論葡萄酒的年份,好年份代表當年是種植葡萄的好天氣。最近因為全球暖化,葡萄裡的糖分增加了,也導致釀出來的酒精濃度越來越高。

說到威士忌,台灣人真的非常喜歡喝。以蘇格蘭的單一純麥威士忌來看,台灣甚至是全球第三大市場,僅次於美國與法國。蘇格蘭威士忌主要分成高地區、低地區、斯貝賽區、艾雷島、島嶼區與坎培爾鎮。每個產區的風味都不同,斯貝賽區普遍帶有豐富的果香與花香,而艾雷島的威士忌則常有強勁的煙燻泥煤味。

另外,威士忌一定要放在橡木桶裡熟成,不同的橡木桶,也會影響威士忌的口感,波本桶常有奶油、香草味,而雪莉桶則有葡萄乾的香氣。

其實上面只是略述,真要深究,還有許多待挖掘。回到家族企業工作後,除了專業知識與經營管理,最需要克服的,其實是跟家人的相處。大家不知道有沒有這種經驗,到那種一家人開的早餐店,總會聽到老闆和家人在煎台附近吵來吵去。這種場景常發生在我的生活中,能夠打斷爭吵的方式,常常是廠商的突然拜訪。

磨合,就算我已經30幾歲了,依舊是我面臨的家庭問題。在同一個工作環境,看著長輩們的努力與工作態度,雖然佩服與感念他們的成就,卻同時也意識到他們的年華已經老去了。年輕一輩有新的想法,老的一輩有經驗與人脈,交雜在一起,火花時常過於強烈。

「如果我們沒有在一起工作,感情會不會好一點?」這個念想,偶爾會在心頭浮現。但現實已是如此,就繼續走吧,畢竟真的是家人。

你知道嗎?在威士忌裡,老酒的口味會很圓潤,但少了些酒體;而新的酒,酒體與勁道會比較強,但容易太嗆辣。好的酒,常常是老酒與新酒,達到一個很好的平衡,而這也是我要面對的課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