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4-3】法杜的山岡

◎杜雨茉

第一顆晚星高掛天空時,法杜的爸爸打椏‧阿道帶著四個孩子來到馬庫斯山岡的入口。

「讓我們來禱告。」打椏‧阿道帶四個小獵人同心祈禱:「Mhway Yaba Utux Kayal(感謝上帝),我們五個人要踏上今晚打獵的旅程。祈求上帝保護我們平安,也將獵物賜在我們手中。」接著,他拿著手電筒照亮前面的道路,後面是林樂奇,接著是戴戴、嫵茂絲,最後是法杜。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林樂奇上氣不接下氣的推推他那用膠帶黏住的眼鏡,細聲說道:「我走不動了……」

「一個Tayal(泰雅爾族)獵人不會被兩個轉彎的山路難倒的。」打椏‧阿道伸出他的手緊緊握住林樂奇細長的手臂,「來,孩子,Mama Taya(打椏叔叔)給你力量。」

又過了大概十分鐘,他們進入第四段上坡時,嫵茂絲說:「我的蹦蹦(塑膠雨鞋)裡面有石頭,等等我,我要把石頭弄出來,你們可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在這裡啊!」

「真正的Tayal看到需要幫助的人,會停下腳步的。妳放心,孩子,我們在這裡休息一會兒,會等妳的。」打椏‧阿道拿出插在腰間的山刀,將路邊雜草闢出一小塊空地,讓大家稍作休息。

再度出發後,又過了約莫十五分鐘,戴戴說:「Mama Taya,這是哪裡?我以前怎麼沒來過?」

「這裡是『法杜的山岡』,我總是帶他來這裡打獵。這裡,是我們家常來的獵場,從我的Yaba(爸爸)阿道‧尤敏開始,我們就在這裡打獵了。」

法杜的山岡上,星星懸掛天空,月亮像一把彎刀鑲嵌在一片閃爍的夜星中。他們安靜了下來,戴戴和嫵茂絲拿出手電筒往高大的樹枝照去,突然一顆小石子飛了出來,「砰」的一聲,一隻yapit(飛鼠)應聲倒地。原來,眼尖的法杜看到一隻飛鼠被手電筒的亮光照得目瞪口呆,急速發射了彈弓,順利獵取今晚的第一隻獵物。

除了打椏‧阿道和法杜,其他三個孩子都興奮得跳了起來!正要歡呼時,機警的打椏‧阿道比了個手勢要大家安靜不動,原來他敏銳的耳朵聽到遠處樹梢上有隻動物在行動。法杜把掛在腰上的手電筒迅捷往那獵物一照,打椏‧阿道拿出獵具快速發射,第二隻飛鼠也成了他們的獵物。

就這樣,他們在法杜的山岡狩獵了一個晚上。林樂奇除了拿著新彈弓和幾顆地上撿來的小石子,很認真的向空中彈出去幾次,什麼也沒獵到。但是他非常快樂,這是他第一次體驗到大山的美麗和打獵的神祕,他發現,在暗暗的深山裡面,只要有打椏叔叔,一切彷彿有光線散發出來。他也想著,如果他的視力再好一點,靠著這個有力的彈弓,他也能揭開打獵的神祕,一定會有所斬獲!

戴戴和嫵茂絲跟不上法杜和打椏‧阿道打獵的速度,索性枕著路邊兩顆大石頭睡了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打椏‧阿道整理好所有獵物,看看兩個睡著的孩子,就和法杜、林樂奇都躺了下來。

「樂奇,你今晚開心嗎?」打椏‧阿道問。

「嗯。我很高興!」林樂奇點點頭。他的雙眼閃耀著光芒,為了這個奇妙、美麗的夜晚,他甚至想伸出他細細的雙手跟打椏‧阿道握手道謝。

「法杜和我都是獵人,沒有錢,只有飛鼠。法杜弄壞了你的眼鏡,真的很對不起。今晚的飛鼠請你都帶回去,我們只能用這個補償你,希望你願意接受……」打椏‧阿道說。

林樂奇躺在硬硬的土地上環視夜空,除了蟲鳴、貓頭鷹叫聲和他們的呼吸外,沒有別的聲音。藍色的夜光穿透樹葉,灑在幾個人的臉上。他其實不很明白打椏叔叔想說什麼,但是經過這個夜晚,他和法杜的友誼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他知道他這個蒼白瘦小的平地人,已經被打椏叔叔和法杜接納,成為他們的一分子。他說不出心裡的感受,只覺得暖暖的,又好像喝了一口沁涼的溪水,渾身舒暢。過了片刻,他用慣有的說話方式,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Mama Taya,謝謝你!這是個難忘的夜晚,我和我的好朋友一起在法杜的山岡上打獵!」

法杜的山岡深夜裡一片寧靜,但是掩藏不住五顆雀躍的心。他們五個人下山時,一路上沒有多說什麼。也許是因為有些累了,但是他們內心的滿載而歸,全都寫在臉上……。(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