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著瞧》新書發表會 寇延丁與吳介民對話

290
(攝影/邱國榮)

【邱國榮台北報導】曾被中國政府以「顛覆國家罪」判刑入獄的中國自由作家寇延丁,將於近日啟程回去中國,是什麼原因燃起她做出這個令人屏息的決定?寇延丁於8月15日晚在《走著瞧》新書發表會上說明,從事社運組織的人,天生骨子裡就是比其他人負有更多社會責任,因此決定回到中國。

15日晚間,神學禮拜日在七星中會濟南教會為寇延丁舉辦新書發表會,並邀請中央研究院社會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對談,這也是她向台灣告別的座談會。寇延丁過去在中國,透過在農村組織社運,將議事規則、基層民主帶入中國鄉村。其終極目的,就是要破除中國官方長期對外宣稱「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的迷信。

因為農村組織運動,寇延丁遭到政治迫害,並因聲援香港占中事件遭到逮捕判刑,入獄128天。獲釋出獄後,於2016年來台灣居住,生活期間除了繼續寫作外,也療養破碎的身心。她表示,在台灣繼續寫作就像「任務」,台灣是華語世界相對上唯一具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必須珍惜,而且台灣有不少組織在地化的開放社區,因此她也花了許多時間,了解與研究台灣社會的社區草根組織。

「當組織的組織化越來越大,同時社會動員能量就越大,這時候的社會不會發生威權危機。」寇延丁給予台灣社會的在地化組織高度評價,她強調,開放社群是人類價值,而台灣擁有這項價值,並符合她想在中國實踐民主的概念。她也提及,培養民主素質可以從草根開始,不過也有缺失之處,她提醒,當今政治講求權利平等,但是責任的平等更重要,既然願意從事社運組織,那就代表這種人天生負有更多責任感。

新書發表會中,寇延丁也關注香港反送中運動局勢,她用港星周星馳的電影台詞「做人如果沒有夢想,跟鹹魚沒有什麼分別」說明香港人現今正靠著意志追求夢想,反觀在黨國與國族教育中長大的台灣人與中國人無法理解,香港人看似現實,卻對政府公共事務關注甚深,「所以我說香港遍地英雄。」

(攝影/邱國榮)

吳介民因為知道寇延丁決定回去中國,擔心她的安危,於是一口答應邀請,擔任與談人。他表示,中產階級理解世界變化脈動,是具有抗爭意願與能量的群體,中國社會目前約有2億的中產階級人口數,可是大部分被剝奪抗爭意願與能量;這些人跟中國政府運作機制結合,黨國資本主義使得他們日常生活已經被政權吸納,成為建制的一部分,因此不願意付出抵抗代價。

吳介民指出,從2014年香港的占中運動,就可以看到嚴重的世代矛盾與分化勢力,但這次反送中運動經過60多天的抗爭,香港人依舊團結,令人佩服。他說,倘若結果是悲劇,香港人也願意付出巨大代價,因此政府的公務系統與社會的經濟系統都一併支持反送中運動,反觀中國中產階級高度依附政權建制,不願意付出代價,他們正在等待百萬千萬的寇延丁出現。

台灣該如何幫助香港?吳介民說,民間可以透過號召募集物資捐助香港,散播香港爭民主的抗爭資訊,對抗中國向台灣與世界發動的資訊戰,至於政府應儘速完成人道救援計畫,萬一出現大規模政治難民時,可立即派上用場。8月12日,民進黨透過發言人李問指出,總統蔡英文與政府相關單位已明確表示,將以人道救援方式,給予個案上的協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