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音樂,值不值?

戴陽(唱片製作人、iColor愛客樂樂團成員)

我是戴陽Mr Danny,是一位基督徒,一名音樂工作者,一個詞曲創作家,一名音樂製作人,一個編曲家,一位歌手。

「可以幫我做一段音樂嗎?我影片需要用到。」「怎麼這麼貴?不是Keyboard隨便彈一彈就好了嗎?」「可以降價嗎?預算沒有這麼高。」這是我每天都會經歷到的類似對話。

你有想過一首完整的歌成形,要經過哪些步驟和過程嗎?

一首由一位或多位詞曲創作者共同完成的Demo,必須經過唱片公司的收歌會議及A&R(藝人與產品定位開發),才能在幾百首Demo中脫穎而出。接著是因專輯概念而重新填詞、編曲、錄音、混音、母帶後期製作,再經過企劃、專輯實體設計、拍攝MV,就會變成大家聽到的音樂成品。

我的朋友常常都很疑惑,我一整天在錄音室,這麼久到底在做什麼,不就是彈吉他、寫寫歌,進錄音室唱個幾次,音樂就出來了嗎?

其實,在創作時,常常會因為自己不滿意,整首歌打掉重練,一整天的努力就白費了;在編曲時,為了要找出一個適合的音色,而花上一個小時,卻連什麼音符都沒有。在錄音時,常常因為講究一句歌的情感表現,在同一個句子上來來回回半個小時。在專輯設計時,常常因為要校稿,可能把整個歌詞本重複看過20次,卻還是每次都會發現新的錯字;拍攝MV時,一個同樣的舞蹈動作,跳上百次,才可能有一次是導演終於滿意的鏡頭。

說到這裡,你應該從來沒有想過,在KTV開心唱著的歌曲,背後經過這麼多人的努力以及重重審核。
網路上有個六宮格看圖說故事很有趣。父母眼中的音樂人:刻苦耐勞,省吃儉用,有一餐沒一餐。朋友眼中的音樂人:花天酒地,環遊世界。客戶眼中的音樂人:賺很多錢,大把數鈔票;情人眼中的音樂人:在工作室跟好兄弟們齊聚一堂打電動;我自己眼中的音樂人:在優美的環境中享受生活,享受創作。但實際上的我,是整天坐在電腦桌前,面對電腦埋頭苦幹,只為了新的創意。

事實上,這個產業,沒有大家想的這麼有趣,但,我們很快樂。我常常戲稱自己是「音樂勞工」,因為如果要按照工作時間算薪資,可能連基本的時薪都拿不到。

音樂人的價值,除了等值的金錢回報以外,能創作出一首大家都喜歡、傳唱度極高、大街小巷都耳熟能詳的作品,能夠在每個聆聽者臉上看到幸福的表情,能夠在這首歌裡,聽到我的故事也發生在其他人的生活經驗中,那種認同感,是我最期望也最感動的事。

這個行業這麼辛苦,又不見得有對等薪資,但如果你問我:音樂,值不值?我肯定說: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