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受召彼此共融,委身於性別公義

▲女性教會領袖齊聚曼谷共商性別暴力防範對策。(相片提供/CCA)

盧恩萱(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東北亞區會書記)

4月底爆出校園團契饒姓牧師性騷擾事件,後續處理回應一再讓人詬病。原來教會對於性騷擾事件的處理態度是設法遮掩,更有許多人試圖以精神疾病來合理化行徑,甚至以「是上帝為了解決校園內部問題的恩典」之荒唐措辭,來淡化性騷擾事實。

當社會不斷推動性別平等,呼籲正視性教育重要性時,教會仍以信仰為由,不願直視性平教育之迫切性。教會若認為對事件的原諒、寬容勝過譴責、揭發,那麼教會將成為包庇的地方,若在性侵、性騷擾事件發生後,教會仍只強調同心禱告,並以大衛、參孫也曾犯罪來模糊事實,不肯正面面對性平問題與罪惡的存在,教會便無法改革、與社會脫節。

不論亞洲或其他地域,對於性平教育,許多教會似乎仍在原地踏步。在國際社會積極提倡女權之時,教會仍未完整接納女性,即使普世教界如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不斷討論性別公義,仍有教會持反對立場,墨西哥國家長老教會(National Presbyterian Church of Mexico)在幾年前甚至以聖經詮釋為由,撤銷教會的女性聖職。即便是已接納女性神職人員的教會,女性仍遭受差別待遇,會友潛意識認為穿裙子的無法承擔事工,女性只是作為幫助者。

教會對牧師娘也有許多想像,直觀認定牧師的伴侶應共同服事,聘牧時能「買一送一」更是未明講的淺規則,忽略配偶作為個體所應追求的生活。再者,聖潔也是另一個巨大牢籠,女性被加諸賢德溫柔的枷鎖,女性不該穿著暴露,避免弟兄跌倒,他人的軟弱過錯轉移到女性身上。於是,信仰成為一種壓迫。
引起更大爭論的是同性議題,長久以來不斷造成教會意見分歧、甚至分裂。去年地方首長選舉時,部分教界因反同而選擇支持號稱愛與包容的高雄市長候選人。當基督徒在教會內高呼家庭價值、抨擊同志時,是否明白同志確實存在於教會中,甚至就坐在禮拜堂內,他們正是耶穌所教導要去愛的鄰舍。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多項性別議題上已經走在普世教界的前頭,然而現今似乎走回頭路。即使會友受傳統觀念影響,也不該再繼續被激化,信仰光譜不該成為性別壓迫手段,若教會在性別議題上沉默,便是加害者。多樣性與豐富性受上主所愛,沒有人該被排除,不同性別、性傾向的人都應在共融的基督信仰中活出豐盛的生命。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