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en Wilkin

譯◎Sharla Chen

若是妳曾花費大量時間在基督徒女性的社交圈,可能會注意到我們為了探索自己的身分而投入許多聚會。諸如退修會、研討會、主題式查經小組等這些聚會,皆極力擔保我們的生命已蒙救贖且被看為寶貴,人生有終極的目標,行為具有永恆的意義。這些信息想傳達的是,如果我們知道我們是誰,就會轉離惡行、脫離低落的自尊,經歷主耶穌的豐盛。

我最近參加一場婦女研討會,如此這般的內容不出所料又成為討論焦點。三位主講人輪番上陣,將我們引導到詩篇139篇14節:「我要稱謝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叫我們要以上帝的眼光看待自己,我們是奇妙可畏的受造。這似乎適用於任何婦女的處境,也適合任何一位典型的演講者使用。當我們的外表衰老,或是當我們認為自己不再是那麼聰慧、有價值、有能力,基督徒姊妹總會用詩篇139篇14節彼此安慰。當生活的重擔壓得無法喘息時,我們更期待這句經文可以堅固我們的心。但是,聽過幾次關於此段經文的講解後,我不禁開始懷疑這些信息無法真的讓信徒得到餵養,為什麼呢?

我之所以感到疑惑,是因為我們似乎誤判了自己真正的問題。一旦我們將焦點持續地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一個更高的視野,我們頂多從探討身分的過程得到那麼一點安慰,看到那麼一點改變。我認為,身為姊妹,我們主要的問題並非缺乏自我價值,亦非缺少意義感及目的感,而是缺乏敬畏。

      敬畏和讚嘆

前陣子我和先生前往舊金山,剛好有機會去穆爾紅木森林國家紀念保護區。走在小路間,我們停下腳步,注視著眼前那片自簽署大憲章以來便屹立不搖、已有數百年歷史的250英呎紅木,我們看得目瞪口呆。這些古老紅木,提醒我們人何其渺小。

穆爾紅木森林令我們心生敬畏,但是不見得每個人都有相同的感受。我看見一對父母帶著8歲的孩子來踏青,可是孩子卻在玩電動。我無意批評這對父母,我自己也是帶著幼小的孩子一同出遊,只是這般諷刺的景象令人感嘆。

研究顯示,當人們感到敬畏,如同欣賞大自然的紅木或彩虹、林布蘭的畫作、拉赫曼尼諾夫的鋼琴演奏那樣發出讚嘆時,我們將變得不那麼以自我為中心、不那麼專注於自己、不那麼崇尚物質,能與周遭的事物產生更多的連結。當我們驚嘆於某些事物比我們更加偉大時,我們將更能夠與外界接觸。

一開始,這似乎不合常理,但是經過層層檢視後,我卻發現這聽起來就像最偉大的誡命: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讚嘆比你偉大的那一位),並且要愛鄰如己(對他人伸出援手)。

我們把眼光從自己先轉向上帝、再轉向他人時,敬畏幫助我們減少憂慮自我價值。這還幫助我們以最好的方式建立自我價值,我們能認識到自己在受造物中微不足道,對造物主卻至關重要。不過,如同站在800年紅木前玩平板電腦的孩子,即便它矗立在眼前,我們仍可能錯過它的雄偉壯麗。

      真正的自我認識

我們習慣用詩篇139篇14節來安慰姊妹,尤其當我們聽到一位婦女對著一屋子女人大聲朗誦這段經文時,很容易視之為「女性專用」的經文。

但是當我們想到誰是作者時,就很難產生這樣的聯想。試想想,大衛寫下這篇詩,是為了自己的外在表現或自我價值而激勵自己嗎?不!詩篇139篇14節並非要幫助我們感到自己很重要,我們只要放大視野看整篇的脈絡,即可明白這一點。毫無疑問地,詩篇139篇的主角不是我們,與其說這段經文是讓我們看到自己是如何奇妙可畏的受造物,不如說是對上帝的奇妙可畏發出頌讚與歡呼。

敬畏,會讓我們忘了自己。當我們強調自己,卻忘了虛己的意義,那麼我們便錯失了身為女人最重要的身分標記。妳可以說我是王的女兒;妳可以向我保證,我是上帝的詩或傑作;妳可以說我激動了上帝的心,我歌頌祂並以此為樂,我是祂眼中的瞳仁,我是被分別為聖的。這些是事實,妳可以也應該告訴我,但我懇求妳,若我因為明白這些而將敬畏的焦點放在自己身上,那麼請別告訴我這些。

儘管這些都是寶貴的真理,但我們若沒有降服在上帝完全聖潔的亮光下,我們仍是無法理解當中的寶貴。若沒有對上帝正確且虔誠的敬畏,將沒有什麼真正的自我認識可言。

      將眼目定睛於神

所以,我懇求妳們,女姓教師們,將我的眼目從自己轉到上帝身上,請教導我敬畏耶和華(箴言31章30節)。在錯誤的地方尋找自己的身分,是屈服於對人的畏懼的一種表徵,表示我們用人的標準來衡量自己,而不是用上帝的標準。然而,要消除對人的畏懼,並不是重複地保證我們被上帝所愛及接納,而是要轉而敬畏上帝。

當我問:「上帝喜悅我嗎?」請教導我:「耶和華喜愛敬畏祂的人。」(詩篇147篇11節)

當我問:「上帝稱我為祂的朋友嗎?」請教導我:「耶和華把心意向敬畏祂的人顯示。」(詩篇25篇14節)(譯註:「顯示心意」原文為「友誼」。)

當我問:「上帝會善待我嗎?」請教導我:「耶和華為敬畏祂的人珍藏好處。」(詩篇31篇19節)

當我問:「上帝會賜我智慧嗎?」請教導我:「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詩篇111篇10節)

當我問:「我能轉離罪惡嗎?」請教導我:「是的,因為敬畏耶和華,人可以避開罪惡。」(箴言16章6節)

當我問:「上帝會看顧我嗎?」請教導我:「耶和華的眼睛看顧敬畏祂的人。」(詩篇33篇18節)

當我問:「上帝愛我嗎?」請教導我:「上帝堅定的慈愛臨到敬畏祂的人。」(詩篇103篇11節、17節)

這裡還有一些主題的經文與敬畏上帝有關。知足:箴言15章16節、19章23節;確信:箴言14章26節;祝福:箴言28章14節;靈裡平安:箴言29章25節;讚美及敬愛:詩篇22篇23節。此外,毫無疑問地,經常被引用的箴言31章裡的婦女,之所以值得稱讚,是因為她敬畏上帝。

      教導我們敬畏上帝

正如愛德華‧韋爾契精確的診斷,我們要以恐懼來對抗恐懼。我們必須停止遵從及畏懼人的標準,而將尊崇及敬畏給予正確的對象──上帝,這就是敬拜。當我們以「聖潔的裝束敬拜上帝」(詩篇96篇9節),有趣的事情便發生了──我們可以重新找到自己真實的身分。就像罪人能夠透過上帝的恩典得到完全的救贖,也是超乎人類理解的事。

就在那一刻,我們一邊顫抖、結巴地說:「遠離我,因為我是個有罪的女人。」也一邊準備好迎接自己身為王的女兒的好消息。祂如同珍珠般寶貴的愛終於得到適當的重視,我們通過基督接受的奇蹟,也終於得到充分的體驗。

女教師們及女作者們,是時候摒棄那些淺薄、無力的審視自我的信息了,我們有必要教導姊妹以喜樂的心進入忘我的敬拜。求主幫助我們將眼目定睛於祂尊榮的威嚴,求主教導我們祂當得的敬畏,並學習將一切榮耀歸給祂。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