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樹輔導研究中心】♀完美的不完美家庭-1♂不同的視角,高估的期待

◎洪奕蕾

有一天,我正坐在樓上的輔導室裡,從外面傳來一對男女對話的聲音,從咕噥到喊叫。直到工作人員走上前去,告訴他們這樣干擾了他人,他們才停下來。幾分鐘後,我走下樓,禁不住「噢」了一聲,原來大喊大叫的正是我下一組輔導的對象。

我對自己說:「準備好,一波大浪要來襲了。」我看見他們面對面坐著,卻各自望向不同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們爭吵什麼,但我知道他們都快氣瘋了。

走進我房間後,他們仍然不和對方說話。我問他們為什麼來這裡,妻子沉默片刻後說:「我只是想有一個理解我、幫助我的丈夫,有一個美滿的婚姻,這有多難?」丈夫說:「我只是想有一個不對小事生氣的妻子,一個講道理的妻子,但我沒有。」

誰不想擁有一段美好的婚姻?誰不想在婚姻中找到幸福?我們都是帶著某種期望步入婚姻,而婚姻和配偶卻往往不能滿足我們的期望。我從未遇見有人說婚姻很容易,不過,我倒是聽一些夫妻說,他們的婚姻透過試煉和磨難,反而變得越來越堅固。

你對婚姻的期望又是什麼呢?

有人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彌補小時候的遺憾。如果父母常吵架,他不希望自己的婚姻也是這樣,他不想讓他的孩子聽到父母爭吵。

有人卻希望自己的婚姻跟他們的原生家庭完全一樣。譬如妻子的爸爸總是為媽媽做所有事,所以她也希望丈夫能為她做事。或者,在丈夫成長的家庭中,女性都做家務,男性在外工作,他希望妻子也能這樣留在家中。

以自我為中心

說到期望,好像讓有些人覺得有點高深,那麼換一種說法──你為什麼要結婚呢?這是我輔導時常問的問題之一,這幫助我看到,輔導對象對婚姻抱持著怎樣不切實際的期望。

*是時候結婚了;我的父母一直催我;我的朋友都已婚了。

*他很可愛(或她很漂亮);他是如此迷人;他是如此成功;他的事業經營得很好。

*他的父母為他和未來的妻子買了一棟大房子。

*我想要孩子;我想成為一個妻子;我想成為一個丈夫。

*我想要一個愛我的人。

*我想要一個屬於我的家。

*我希望我的孩子有一個父親(或母親)。(對再婚者而言)

*我的配偶需要幫助;我想我可以幫助他牧會。

*她在這樣一個糟糕的家庭長大,我為她感到難過,我想我能幫助她。

這是人們想結婚的各式各樣原因。然而,分析之後不難發現──我們結婚,往往是為了我們自己。

我們用自我的視角去看待一切,我們決定什麼是愛,我們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我們都能背誦聖經中關於愛的經文,但為何我們卻好像生活在愛之外?說到底,我們對愛的定義,是非常自我中心和專顧自己的。

不同的視角

很多人認為,愛情是我們從別人那裡得到想要的東西的歷程。配偶作給予者,而我們是接受的受益人;或者我們想成為拯救者,我們在上面,配偶在下面。

有一對夫婦,婚前丈夫喜歡妻子一切事都依靠他,妻子喜歡丈夫為她決定一切,讓她感到安全。然而,他們婚後很快開始埋怨彼此,對彼此生氣,因為當妻子質疑丈夫的決定時,丈夫認為妻子不需要他、挑戰他;當妻子見到丈夫同樣是有問題的人時,也感到失望。

一天結束的時候,我們回到家,都想要被接納、被肯定、被了解、被關心,想要感覺安全、重要、平安和舒適,但我們很快發現,配偶無法滿足自己需要的一切。我們的愛伴隨著期望而來,而這些期望是自私的。

你有和配偶吵架的經歷嗎?爭論中,你是否曾經意識到你的配偶看到了一些你沒看到的事?我有。有時候,我們看事件的次序不同,對事件的重要性看法不同,對事件也有不同感覺。為什麼? 因為有不同的視角。

如果你認識我和我丈夫,你就知道我們是兩種不同的人。方向感不是我的朋友,我的天賦是常常迷失方向,但他很有方向感。結婚初期,他會告訴我去北方200米、向東走50米,而我永遠也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意思。他很受挫,我也很沮喪。有一天,他改變了語言,告訴我當我看到某個標誌時向右轉,一直走到哪家商店,然後向左轉……突然間,我明白他的意思了,我們終於能說同樣的語言。為什麼?因為他不再從他的視角跟我講事情,而是依我的理解方式跟我說話。

有一項研究觀察丈夫和妻子對家庭的貢獻,平均而言,女性傾向認為自己承擔了75%責任,男性則認為自己承擔了60%責任。但如果你仔細計算一下,你會發現我們都高估了自己對彼此關係的貢獻。

我們經常高估自己的優點、高估別人的缺點,所以,當事情出差錯時,我們傾向把問題歸於他人,當事情進展順利時,我們傾向把功勞歸於自己。舉個例子,當孩子表現不好時,你經常對配偶說:「『你的』孩子出問題了,他在學校裡……。」當孩子們得到獎勵時,你則會說:「『我的』孩子表現好,得到了獎勵。」

我們往往容易記住自己的付出,卻不記得別人的努力。當別人做得不夠好,我們更容易這樣。研究顯示,當我們計畫做某事時,會加入思考的時間,所以會認為自己已經做了很多。所以,當配偶不做某些事時,我們先是反覆想著那些事,然後去做,結果你就會覺得:「天啊,你是一個懶惰鬼,總是在推卸你的責任!」

放大的缺點

每個人帶著自己對婚姻的期望走入婚姻,而這期望是基於我們所求所想,會影響我們在婚姻中的態度、行為和感受。當我們審視婚姻時,應該用的是自己的鏡頭、是配偶的鏡頭,還是上帝的鏡頭?

一開始提到的那對爭吵的夫婦,結婚還不到一年。他們讀大學時相識,約會3年,然後結婚。婚後不久,妻子開始抱怨丈夫變了,她說:「結婚前,你會為我做事,像對公主一樣對我。我累了,你就抱著我。但現在,你甚至都不出門。我當然生你的氣。」丈夫說:「結婚前,妳不會對每件小事都生氣。但現在妳不滿意時,就生我的氣,不和我說話,我當然不想和妳出去。」

你會發現,當別人沒有滿足我們的期望時,我們會改變自己對事物的看法,我們的行為也會隨之改變。

有錢人在婚前都有婚前協議,因為他們不確定是否能在婚姻中生存下來,但誰會在步入婚姻殿堂時,想著有一天要離婚呢?即使是在當今離婚率這麼高的情況下,我想也沒有這樣的人。每個人都計畫和夢想著自己的家庭,很多時候,我們只想到快樂的事情、好的事情;很多時候,夢想和計畫,讓我們低估了負面的東西。

我們不僅從自我的視角期望婚姻,而且這些視角往往是扭曲的。我們先是低估婚姻的負面因素,進入了婚姻後,又放大配偶的缺點。

就像那對夫婦,兩人對婚姻的看法不一致。首先,兩人都希望對方服事自己;接著,可能婚前也會遇到讓自己覺得傷心的事情,但從來沒有當作一回事。當婚後看到消極的一面,卻放大對方的弱點,影響自己對他整個人的看法。

當家庭沒有按自己的意願發展時,人們會推卸責任。然而,如果對自己夠誠實,會發現我們之所以心煩意亂,很多時候其實是來自於夢想破碎──我們沒有得到期望的或想要的。

誰是罪魁禍首?

我做過很多婚姻輔導,但從來沒聽過有人說:「我的婚姻有問題,因為我有問題。」經常都是責怪對方:她花錢太多了、他沒有在家裡幫忙;或者經常責怪姻親:如果我的公婆沒有管太多,侵犯到我們的獨立空間,那麼我們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也經常責怪孩子:如果孩子能少一些問題,那麼我和我的配偶管教孩子時,就不會意見不合。

這是一個古老的問題,從亞當和夏娃開始──我們不承認自己的問題,反而怪罪別人。

我之前的工作,必須對需要輔導治療的家庭做出評估。某些家庭因為激烈的衝突和嚴重的問題,保險公司需要專業人員評估後才能開始服務。我通常先見父母,再見孩子。

有一次我去到一個家庭,那位媽媽告訴我她孩子的一些行為。她說:「我的孩子很生氣,他和他爸爸吵了一架,然後打了起來。他總是在家裡亂扔東西,辱罵他的兄弟姊妹。」

當我評估時,我不只問現在發生什麼,還想知道過去怎樣,因為孩子現在的表現與過去家庭的變化有密切關係。當我問孩子的成長經歷時,那位媽媽停頓了一會兒,說她為自己的過去感到羞愧,她非常抑鬱地說:「一個母親怎麼會不記得孩子任何事情?但我不記得了。我對自己很生氣,我應該保護我的孩子,對他百般呵護,但我沒有。我真是個糟糕的母親。」

這位母親,成長過程中被自己的父親性侵,16歲時遇到現在的丈夫,決定離家和他在一起,但是過去仍然困擾著她。她18歲生了第一個孩子;當她懷第二個孩子時,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她來自一個虐待的家庭,沒有任何家庭關係可以依靠。她20歲時,必須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同時獨自接受癌症治療。當她25歲時,已經生了3個孩子,並且經歷很多人永遠不會經歷的事情。當她懷上第4個孩子時,她和丈夫一直吵架,她不能處理這些問題,所以她帶走所有孩子,離開了丈夫。她沒有地方可去,只好待在收容所,在那裡生下第4個孩子。你能想像她的生活有多可怕嗎?你能想像她為什麼沮喪,為什麼不記得孩子怎麼長大的嗎?

她的丈夫後來找到了她,一年後,她回到他身邊。然後,她開始去教會,成了一個基督徒,她的丈夫也是如此。但是當我問到她的婚姻時,她說沒辦法完全相信丈夫。他工作時間長,他們很少說話,她不知道怎麼相信他。她也不知道怎樣修復家庭的關係,不知道如何幫助孩子。她信仰上帝,但上帝離她如此遙遠,她的家庭徹底失敗,她為發生在她身上所有事向上帝發怒,她甚至不想去教會。

接著我和她的孩子談。他14歲,他說不是他的問題,而是因為他沒有好的家庭。哥哥總是責備他,和他爭論;姊姊不關心這個家,總是出去玩;媽媽一直在房間睡覺;爸爸工作很忙,憑什麼爸爸認為回家後就可以對他頤指氣使呢?「我們去教會簡直就是一個笑話。我們得假裝對彼此很好,我媽媽對人微笑,但當她在家時,她甚至不想和我在一起。我爸爸在教會時把手放在我肩上,但我們離開教會後他就不怎麼關心我了。」後來,他稍微改變了,他說:「好吧,我有一些問題,但主要不是我的問題。順便說一下,我討厭教會,為什麼我們在教會裡要假裝相處得很好呢?」

家庭的意義

兩個人結婚時,是一個新家庭的開始。這是真的,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價值觀、習慣和過去的經歷會給這個新家庭帶來多少壓力?我們甚至沒有意識到,我們已經把不喜歡的東西帶進了新家庭。也許你的過去沒有上述這位女士那麼痛苦,但我們確實把過去都帶入了婚姻。

我想說明的是,每個家庭成員都有不同的經歷,我們正在相互影響。研究顯示,婚姻中的衝突越頻繁、越開放、越激烈、越有侵略性,孩子在衝突下越有可能做出攻擊性反應。我的輔導經驗也告訴我,當孩子有問題時,父母的婚姻往往也有一些問題。

我不知道這個家庭的其他成員如何,但我對這個家庭有兩個看法。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這個家庭很艱難,而他們受了太多傷害。母親覺得這個家很糟糕,婚姻很糟糕,孩子不聽她的話,她的身體也不好。她的反應是抑鬱,大部分時間待在自己房間,要嘛讀小說,要嘛睡覺。兒子覺得,整個家庭都在掙扎,他只是對家人的問題做出反應,因為他很生氣。

當一個人在家庭中掙扎時,所有家庭成員都會陷入掙扎。這個女人的問題是從哪裡開始的呢?是因為她沒有花時間陪孩子玩?是因為她情緒低落,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間才導致這些問題?是因為她丈夫的過錯,導致婚姻中長期的痛苦嗎?是這個孩子導致家庭的失和嗎?

在成為輔導員的早期,我就學會了避免使用「因為」這個詞。我怎麼能肯定是什麼引起了什麼?我不能,我不是上帝,我不能看穿人的思想。人是如此複雜,不可能歸結為一個答案。作為一個評估者,我可以對我面前的事情做總結,但我不能得出任何因果關係。我只能看到每個人的問題如何與另一個人的問題相互作用,在家庭中造成更多的干擾和爭吵。

這位母親聲稱她相信上帝,她多次談到上帝如何在幾年前找到她,然後丈夫去了教會,孩子們也都去教會。她談到一段她覺得和上帝很親近的時期,現在,他們仍然去教會,但上帝離他們很遠。

也許你的生活不像這個家庭那樣痛苦,也許你的婚姻從來沒有像這個女人一樣經歷波折,也許你的孩子都很好,但是我們需要想想:家庭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