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高雄報導】公民記者兼攝影師「鳩先生」於今年6月15日至7月8日赴香港,在24天期間內跟著抗議群眾行動,影像記錄香港反送中運動。9月15日下午,他與高雄「HOTEL YAM塩旅」合辦「香港登入:關心國際議題,反思台灣的民主與自由」講座,透過影像與聽眾們分享、交流所見所聞。

鳩先生在香港期間經歷「200萬+1大遊行」「包圍警察總部」與「七一大遊行」等抗爭。他指出,在現場能看見許多年輕父母帶著孩子參與遊行,也有許多學生下課後赴會,或是選擇罷課支持;目前在街頭看到最年輕的面孔是6歲孩子,被捕者中最年輕的只有12歲,甚至有16、17歲學生被以「暴動罪」起訴。

有些香港店家也張貼反送中標語,表達立場;在後期警察清場與衝突爆發時,有些商家會讓遊行者進入、讓他們裝作顧客或從後門離開。香港18區都設有連儂牆,鳩先生的鏡頭下,不少群眾會到紙條張貼得密密麻麻的連儂牆尋求與寫下留言,調適自己的身心狀態。

鳩先生點出,許多運動者將面部與身體遮掩,避免被認出。在遊行期間,群眾中也有便衣警察與偽裝記者伺機收集民眾資訊,因此就算是公民記者,拍攝時仍要謹慎、尊重受拍攝者意願。靠近立法會建築時,民眾會用雨傘、塑膠袋、膠帶等遮擋監視器,因為立法會周遭監視器已有人臉辨識系統,該科技是從中國來的。縱使如此,仍有些「熟面孔」已被逮捕,還有人「被消失」、「被自殺」;為了避免被追蹤,除了留意科技產品反追蹤,許多運動者會在行程結束後立刻丟棄接觸過的裝備與手機,不留下任何證據。

抗爭期間,也有許多「假消息」流竄。例如黑警扮成抗爭者並煽動人群行動,再趁機逮捕;警察也曾投射催淚彈,想要栽贓成遊行者投放燃燒物。七一大遊行退場時,雖然群眾已表示不會引起衝突、會和平退場,但警察上前清掉路障後,速龍小組便朝人群投射催淚彈、衝撞媒體;後警察更埋伏在旺角轉運站等地點,沿路搜查與登記巴士上的乘客。

鳩先生坦言,現在香港「人人自危」,抗爭者遭遇暴力攻擊的新聞、訊息與影片層出不窮,「很多人的背包裡放著遺書才走上街頭。」目前全世界都透過香港的處境觀察中共的手段,而台灣又如何從中提升防衛意識?「記者需要客觀,但不需要中立。」鳩先生強調,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立場,但現階段台灣人應該更團結。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