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信徒讀經筆記】盲目的群眾

149

林書弘(台中大專畢契)

以色列全會眾整夜悲歎哀號。他們埋怨摩西和亞倫說:「我們寧願死在埃及或死在曠野!上主為什麼領我們到那地方去?我們一定會被殺死,我們的妻兒一定會被擄去。我們回埃及去不更好嗎?」他們彼此說:「我們來選一個領袖帶我們回埃及吧!」(民數記14章1~4節,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

以色列人在出埃及後,常常怨天怨地,不只怨天上的雅威、也怨地上的摩西。民數記14章記載著一幅以色列人愁雲慘霧的畫面,人民聚集整夜悲嘆哀號,因為前去偵查「流奶與蜜之地」的探子,帶回來的卻是令人驚惶與無望的消息。

以色列人會大發抱怨並非難以理解,雖然上主日日照顧,但他們離開了受苦的埃及,在曠野漂流已久,太多的茫然與焦躁一夜之間爆發,自然將矛頭指向上主和祂所指派的使者,甚至想要殺死意見不同的兩位探子:約書亞與迦勒。

以色列人面對艱困的狀態,選擇放棄、抱怨、自我放逐,等候他人的拯救,卻不願展開行動以及仰望上主的應許與救恩。他們懷念威權與安逸,寧願走回頭路的結果,竟是意圖選出一位能帶領他們再次回到埃及,繼續過著被奴役與被殖民命運的領袖。他們在極為悲憤與盲目的激情下,將上主賦予的解放與自由葬送掉。

回到我們自己的處境,台灣的民主走到今天已逾30年,以世界政治史來看,尚處在相當年輕的階段,所謂的民主主義仍在追尋實踐的完整性。2020大選將近,各種「腦粉」大流行的現象都顯示出,台灣社會瀰漫著一種思維,將所有的希望託付給某個候選人,認為只要這個人當選,就能解決所有難題。

另一種人雖然不是「腦粉」,但面對這樣的混亂情勢,卻呈現坐以待斃的心態,成天大聲疾呼「亡國感」,抱持一切都是徒勞的想法。就像以色列人的哭嚎,不戰已先敗,自願為奴,甚至對努力行動或發聲的人採取嘲笑的態度,這是非常弔詭的狀況。

全球民粹大行其道,台灣社會更陷於過往威權遺留的「人治」思考脈絡,處於「崩世代」的群眾不願意好好探討結構性的困境,卻將所有的理性拋諸腦後,只渴求救世主從天而降,又或者嚷嚷著那些虛空的言詞和口號。身為具有基督徒身分的公民,我們能做什麼?又該如何站立?

民主政治也許需要公僕,但絕對不是偶像,每個人都有責任與義務來面對共同的困境。以色列人被埋怨與悲情所捆綁,但我們應祈求上主賜下智慧與跳脫框架的眼光來看待台灣艱困的內憂外患以及民意的非理性與盲目,捍衛上主所賜的自由平等,並且勇敢航向未知的未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