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黃莉娟

文◎李佑生

眾人拿到各自的書冊,離開休息室後再次會合在一個房間裡。只見房間中心有座石壇,另一端則有一道古老的木門,等候他們的安倫指著木門說:「這是『義之門』,通過的方式並沒有上一關複雜。」接著他指向石壇說:「這裡有三個選項,按下按鈕便可以選擇,每個按鈕都可以打開這道門。不過門後有機關,不同按鈕會開啟門後不同的走道,得到不同的結果。」

義  之  門

選項一:憑靠信心,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一切,不需要做任何事,直接進來吧!

選項二:簽訂合約,成為克利斯企業的成員或是結盟,才有進門的資格。

選項三:立下誓言,效法漢彌爾頓先生成為慈善家。

插圖/黃莉娟

義之門

看著石壇上的三個選項,眾人一陣嘀咕,確實如安倫所言,選擇本身看似不複雜,但問題是,哪一個才是正確答案呢?選項二、三還好理解,選項一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沉不住氣的納許不客氣地評論:「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不用做任何事……有這麼簡單?不會是混淆視聽吧?這可是關係到一大筆遺產!」

「漢彌爾頓先生對教會的奉獻向來很大方,應該會希望繼承者將財產用來回饋社會,熱心公益。這個社會需要幫助的人不可勝數呢!」方瞿道貌岸然地說,腦海裡浮現一長串需要贊助的社福機構名單,若是他們能有漢彌爾頓先生遺產的挹注,那將是何等的甘霖啊!當然,若是能由聖心堂主持這項善舉,也有助於聖心堂的發展,思及此,他不由得嘴角微揚。

方瞿的話打動了泰勒的心坎,在她的教學生涯中,需要幫助的學生可不少,這麼看來,選項三應該是最好的選擇。可是,憑著她玩密室逃脫遊戲的經驗,又覺得應該不是這麼理所當然的答案,猶豫再三之後,她忍不住在心裡輕嘆:「唉,如果沃森老師在場就好了!」沃森老師是學校密室逃脫遊戲的主持人,總是那麼聰明、機智,如果他在場,一定知道怎麼做。

「牧師您的想法很感人,但身為一位業界人士,我有一點想法想要說說。」身為英國紳士,即使唐諾對方瞿的想法嗤之以鼻,還是盡可能委婉地表達:「我們不應忽略漢彌爾頓先生的本業,他仍是一位企業家。若想要長久發展慈善事業,能夠有穩定而足夠的金援,自然是一大美事。若這裡是單選題,在主從次序上,我想應該還是以企業經營為優先。」

信從所言

「我……我相信漢彌爾頓先生說的話。」出乎眾人意料的,當眾人還在審度、揣摩之際,首先站出來的是一直怯生生、寡言少語的丹恩。

眾人拋來訝異的目光,讓丹恩講起話來更是期期艾艾:「若我可以做什麼滿足老先生的願望,那我當然去做……可是我只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牧羊人,照顧好草場、羊圈和菜園,就已經很偷笑了。」這麼說時,他想起老先生和他在牧場合力抓羊剪毛的情景,老先生不小心跌個四腳朝天,褲子還在屁股那地方裂開了,但他一點也不在意,還哈哈大笑……他忍不住微笑,回過神時,眼眶卻紅了。

見大家仍不說話,丹恩抓了抓頭,接著說:「坦白說,我不知道我是憑什麼條件來到這裡啊!除了老先生住在城堡時,我給他送些羊奶啦、菜蔬啦,和他聊聊園藝啦,我實在不知道我對他有什麼用處。所以……我只能選擇相信老先生說的話,他說我可以進去,那我就直接進去吧!」

丹恩走向石壇,按下第一個選項,門打開時,加強自己的決心似地說:「如果這個選擇讓我得不到遺產,也沒關係啦!反正本來就不是我應該拿的。」話畢,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後的幽暗中,留下若有所思的人們。

丹恩的一席話,讓方瞿不禁沉吟起來,他是否對故人有足夠的信任?漢彌爾頓先生是聖心堂的長老,不僅熱心事工,對神學更是不同於一般信徒的熱情,有幾次甚至和他爭得面紅耳赤,那次吵得最兇的是什麼問題呢?……他看著選項一寫的「信心」(faith),憑著「信心」進「義門」……啊!不就是「因信稱義」嗎?

是了,就是這個!方瞿狂喜,仔細回憶當時爭論的內容。方瞿認為,救恩雖然是神的恩典,但人若沒有選擇相信,最後還是無法得救,所以人至少做了「相信」這件事。但漢爾爾頓堅持,人已經全然敗壞,連相信的能力都沒有,之所以能夠相信,是因為聖靈先使人靈性重生,所以,連相信也是恩典,不是人自己做的。「就像一個聾子得先恢復聽覺,才聽得到上帝呼召的聲音嘛!聾子怎麼可能恢復自己的聽覺呢?」當時已經有點重聽的漢彌爾頓指著自己的耳朵,大聲地說:「所以人一點功勞也沒有!」

「漢彌爾頓雖然會做生意,但說到神學,怎麼可能比我正確呢?」方瞿暗忖。雖然不認同漢彌爾頓的看法,但他知道漢彌爾頓的答案是什麼,所以自信滿滿地按下選項一。

憑靠行為

「我不相信有這種事!這世界所有事情都是努力爭取來的。」納許口頭雖然這麼說,內心卻頗為矛盾。

其實,納許很想相信叔叔的話。在所有親族中,叔叔雖然嚴格,卻是少數對他公平的人,從未以鄙夷的態度對他,而且向來言而有信,所以他對叔叔是既敬又畏。但伴隨可能失去遺產的風險,他實在沒辦法像丹恩那麼灑脫,畢竟,這可能是他人生最後一次翻盤的機會了……他低頭看著家徽,彷彿千斤重般壓在胸口,深吸口氣,毅然決然按下第二個選項。

華茲看著納許隱沒在門後的背影,心裡其實頗認同他的話,甚至覺得他還說得太容易了。「這世界,很多事是努力也爭取不來的啊!」他想起前兩個禮拜剛舉行過的領班考試,已經是他第十次敗北了。

華茲熱愛服務生這份工作,這些年他服務的細心、耐心贏得不少客戶肯定,常當選最受客戶信賴服務員,漢彌爾頓先生每次上門更是指定他服務。餐廳的領班考試極為嚴苛,動作、笑容稍有不對都可能被刷下來,但他持之以恆針對問題一一改進。

最近這一次晉升考試,華茲以為勝券在握,卻敗在「導覽」──偶爾會有客人好奇餐廳擺設的名貴瓷器,服務生必須介紹瓷器家背景、創作歷史,這些他已倒背如流,自然沒有遺漏,但主考官仍在他的名字畫下紅槓,理由竟是「眼神不好」!他忍不住嘆道:「唉!我多麼希望可以直接通過啊!」於是他按下選項一的按鈕。

插圖/黃莉娟

不計成敗

唐諾看到現場剩下他和泰勒、萊娜,微微欠身說:「女士優先。」泰勒卻已經打定主意要押後,因為她想看到所有人進門的情況,好盡可能從蛛絲馬跡判斷正確答案是什麼。

萊娜走向前,出於工程師的職業本能,對石壇的構造好生研究了一番。確定從外觀上看不出個所以然後,她坦然一笑,瀟灑地說:「既來之,則安之吧!」她按下了選項一。

漢彌爾頓先生退休後,出於個人興趣,仍繼續主持一些研發案,萊娜是他指定的少數幾個配合的工程師之一。或許因為兩人都是聖心堂的會友,所以漢彌爾頓先生對她多了幾分信任吧!和漢彌爾頓先生工作,是極為愉快而饒富趣味的時光,年歲並沒有讓他變得遲鈍、僵化,反而增添他的創意與智慧。

最讓萊娜印象最深刻的是,雖然漢彌爾頓先生過程中要求嚴謹,但是當結果失敗時,即使是因為犯了很大的失誤,漢彌爾頓卻從不苛責,反而安慰大家:「已盡了最大的努力,就將結果交給上帝吧!」他容錯的態度,反而激發工程師們更投入「加班」而樂此不疲。「我相信先生有最好的安排!」雖不知前方等待的是什麼,萊娜心裡很安然自在。

由於泰勒堅持留到最後,唐諾便不再禮讓,俐落地按下了選項二後走入通道,一如他在商場上的果斷。

泰勒見四下已無人,開始仔細尋找線索,良久仍一無所獲,不得不懷疑:「難道,漢彌爾頓先生根本不是設計密室逃脫遊戲?」她垂下肩膀喪氣地說:「如果我輸了,沃森先生會不會對我很失望呢?」她按下了選項三。

七個人走過通道後各自進入不同的房間,無從得知其他人情況如何。

方瞿的房間裡有一張桌子,桌上有電腦螢幕及十字架,他拿起十字架,狐疑地說:「不會是送我這個吧?」此時,螢幕上的相片逐漸清晰,方瞿看了神色大為駭然,失聲道:「這……怎麼會在這裡?」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