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香港反送中反思教牧原則

111
2014年9月26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和學民思潮發起衝入公民廣場,揭開雨傘革命序幕,突圍抗議現場群眾高掛「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標語。 photo credit: wikipedia

盧初

日前,有名跑長青團契跑得勤快的青年,問我對反送中的看法,為了讓所說有憑有據,我進而深究,並延伸思考:教會牧師於講台表述對社會時事的立場,是否合適?以教會傳道人身分進行議題連署,是否恰當?

剛好神學院有位同學來自香港,對此議題有切身之感,且其神學淵博,定能以信仰角度回應此事。我與其交流,整理其說,以茲參考:

教會以教會傳道身分去連署,這是教牧權柄的濫用,作為傳道人應正確的教育信徒他們天上和地上雙重公民身分,使其較持平的看到問題的優劣,讓他們自己作出決定,當限制自己的教導,尤其,教牧在政治問題上不一定是專家。

再者,教牧要十分小心,除非問題很明顯違反聖經或有緊急必要性,我們要明白聖經肯定政權的權責來自神,就算有時不太合理,我們都先以順從的態度(彼得前書2章13~18節),伸冤的權柄是屬神的(羅馬書12章19節)。

神的公義是整全的,當我們要在街上伸張神的公義,我們忘記了我們都是不義的,神的義只有在基督中才得顯明,我們的作為只是學習基督,在神面前我們不比我們的敵人更公義。唯有讓非信徒看見我們按照神的話去行,才是顯明神的公義。

占中和反對逃犯條例只是顯明不信任中國政府的問題,教牧的做法表示他們自認香港法治比大陸更公義,自認可用政治手段,而非神的能力防止人權被侵犯。但是這兩者並無直接關係,而是延伸的恐懼,教會卻因此罵中國不公義。這是種自義卻讓外邦人誤會這就是神的公義,這是對神的褻瀆。

以上論點,若以往聽聞,我鐵定懷疑他是否親共?脣槍舌劍,勢必難免。從前的我,人權至上,若見不平,實難隱忍,然而,經歷了信仰的洗禮、人事的磨練、神學的裝備,現今深深體會:神的公義與人的公義從來不可、也無法放在同個天秤上衡量。

問我問題的熱血青年若見到這回應,是否把我當成關在神學象牙塔的老學究?基督徒如何活出見證?一大哉問。

求神給予智慧,叫我們不憑血氣行事,知所進退,做所當行,一切都為榮耀神的名。 (作者為神學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