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歧視 不以世代消逝消極應對

菲律賓教會青年以行動對抗愛滋蔓延 探討性少數社會實況 研究員鼓勵建造勇敢空間

54
▼菲律賓青年聚集,盼望以實際行動力抗愛滋蔓延。(圖片來源/CCA)

【曾菀妤編譯】在亞洲教協(CCA)「共同打擊亞洲HIV病毒與愛滋」(ATCHAA)事工計畫支持下,27位來自菲律賓教會組織、政府及非政府部門的青年代表聚集在宿霧的菲律賓聯合教會(UCCP)福音中心(Shalom Center),一起商議教會青年如何以行動對抗愛滋病迅速傳播的狀態,以及關注國內性別公義實況。

近年各國的愛滋病情獲得有效控制,但菲律賓仍是亞太地區疫情增長最快速的國家,這背景是促使全國青年聚集的主因。菲律賓普世青年協會(KKKP)主席沃恩‧阿爾維亞(Vaughn Alviar)說:「根據政府數據,菲律賓愛滋感染人數,2008年是每天1人,2019年已增加到每天36人。」

菲律賓獨立教會(IFI)代表補充意見,「必須將愛滋病視為公衛問題,許多菲律賓人以高道德檢視愛滋病患,並以迷信、錯誤訊息和汙名化方式看待愛滋病。這是由於植根社會的保守主義和父權相結合;不只認為性是禁忌議題,性少數群體的處境則猶如二等公民。」

福音派衛理公會教會(Iglesia Evangelica Metodista En Las Islas Filipinas)青年主席喬恩·戴夫·安吉斯(Jon Dave Angeles)則指出,教會都必須將接納愛滋病患和性少數群體視為「最小的行動」。他表示,能否得救除了與教堂內的行為有關,也與如何對待最小的弟兄有關。

菲律賓聯合衛理公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代表布萊西·格蕾絲‧德‧萊昂( Blessy Grace de Leon )則說:「基督將山羊與綿羊分開的畫面應該讓我們感到難受,並迫使我們重新思考生命的方向。」他強調,基督徒雖蒙上主保護,但千萬不能忽視其他人的苦難。

「性少數群體也擁有人權,」沃恩‧阿爾維亞在關於LGBTIQ+菲律賓人現實的討論中引用研究,說明性少數群體在工作中通常會受到歧視性騷擾,而菲律賓是整個東南中發生過最多的仇視殺人事件的國家,目前僅有11.2%的菲律賓人居住在不受歧視的地區。

馬尼拉亞典耀大學(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研究員羅賓‧達格勒(Robbin Dagle)則引用了酷兒信仰研究的初步結果說明,各個宗派內均存在恐同症狀,不論是否肯定同性戀存在的事實。他表示,大多數參加研究計畫的年輕人認為要等到老一輩去世後,狀況才可能獲得改善。他鼓勵參與者不要只建立安全空間,還要建立勇敢的空間,「在安全的空間中,我們因為害怕自己冒犯他人,傾向不發表意見。但我們必須創造一個空間,使每個人都能勇敢表達自己的信念,而不會受到審判,以便我們能夠進一步談論議題。」

UCCP代表羅德爾‧愛圭特(Rodel Aquiat)認為,不只要讓性少數群體參與討論,還必須與異性戀者(順性別​​,異性向)結盟,以便涵蓋更廣泛的參與者,使包容成為所有人的工作。

法蘭奇·米歇爾·以色列(French Michelle Israel)在活動結束時分享心得。「我看到我們之間的多樣性,聽到不同想法和故事;我嚐到了我們團契的甜蜜;與會者一致認為,必須透過長期的愛滋衛教抵抗羞恥不語。」(資料來源:CCA)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