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返校 公報社辦人權影展

國片票房衝佳績 帶動社會討論白色恐怖歷史 邀請相關人士府城映後座談

相片取自電影《返校》官方Facebook

【陳逸凡專題報導】國片《返校》自9月20日上映後佳評如潮,截至10月14日止已突破新台幣2.4億元,可望朝3億元邁進,一舉成為年度國片票房冠軍。除了獲得第56屆金馬獎12項提名,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不是一齣天馬行空的虛構恐怖片,而是講述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沉重歷史的電影。

這齣電影的誕生,必須回溯到2017年,幾位年輕人所創辦赤燭遊戲公司,推出一款恐怖冒險解謎遊戲《返校》。透過扮演失去記憶並受困於翠華中學內的學生,逐步找回隱藏在故事背後的真相。由老師及學生組成的讀書會因遭密報而被逮捕並殺害,內容觸及台灣戒嚴時期的禁歌、禁書、逮捕、刑求以及槍決,這款遊戲當初在全球遊戲界獲得高度評價及熱銷。

《返校》以鬼魅索命象徵威權黨國的殘忍追殺,其故事內容亦非全然虛構。其故事原型,其實是出自白色恐怖受難者基隆高中校長鍾浩東的故事。鍾浩東出生於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是台灣文學家鍾理和同父異母的弟弟,在擔任基隆高中校長期間,因出刊《光明報》欲推翻國民政府統治,事件曝光後遭判處死刑,於1950年10月14日遭槍決於台北馬場町刑場。

由於電影上映期間適逢香港反送中抗爭,讓片中幾句經典台詞彷彿穿越時空成為針對國家暴力的警世名言。包括教官在接獲密報時說出:「國家會感謝你」、主角在查找真相時不斷追問:「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在得知恐怖真相時說出:「把所有的痛苦都留在過去,就這麼忘了不好嗎?」將死之人勉勵生者:「總得有人活下去,記得這一切有多得來不易。」「願你能平凡而自由的活著。」「致自由。」

為了記取歷史的教訓,以國家的高度來面對人權迫害的歷史,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於2018年正式成立,並在過去迫害人權的遺址設立白色恐怖綠島紀念園區及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並持續推動相關史料文物的典藏、研究、展示及教育推廣,期盼展現落實人權民主自由價值的決心。國家人權博物館除了進行靜態的展覽之外,亦展開一系列的口述歷史計畫,訪談白色恐怖時代的受難餘生者,透過影像及文字將這些苦難逐一記錄下來,讓未識恐怖滋味的新生代,能夠透過這些回顧,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人權與自由。

台灣教會公報社與國家人權博物館合作,自今年12月10日國家人權日起,至明年3月14日,每個禮拜六下午3點至4點半,在公報社台南門市放映一系列由國家人權博物館授權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口述歷史紀錄片,會中將邀請相關人士舉辦映後座談,歡迎每一位熱愛台灣這片土地的人們,一同前來回顧前人血淚。本期新聞專題摘錄整理影中人物所經歷的歷史背景,盼望讀者思想並珍惜得來不易的人權民主與自由。

投靠兄長反遭審訊  │毛扶正│中國四川│

【張原境整理報導】影片中的主角毛扶正來自四川省簡陽縣,國中畢業後便跟著大哥毛卻非到上海闖蕩。1949共軍逐步南襲,通貨膨脹、物資缺乏,各級艦艇眼見苗頭不對,紛紛投共。當時毛卻非被調到廣州接手美頌艦,毛扶正便與大嫂馬健瑛南下投靠。

根據檔案判決書記載,毛卻非曾兩度上岸會晤電雷學校學弟,被慫恿投共,此事被艦上軍士長得知,便將包括毛扶正等人關押。美頌艦停靠高雄左營後,毛扶正等人被移關到鳳山海軍來賓招待所,這裡是白色恐怖期間專門用來關押審訊思想及忠貞有問題的海軍官兵。

一個月後,毛扶正被轉押到海軍軍法處看守所,以幫助將船艦交付叛徒罪名判刑5年,審訊過程極為隨便,甚至以其名字做文章:「毛扶正了,那姓蔣的怎麼辦呢?」也在此時,毛扶正才得知大哥被判處死刑已遭槍斃,但不知身葬何處,而大嫂馬健瑛則遭到遣返。之後毛扶正被押解到台北青島東路的台北軍人監獄。根據他的回憶,當時除了週日,每天早上都有人被槍斃。

出獄前的最後時光,毛扶正被關押在綠島新生訓導處,當時被關押的犯人需要幫忙許多清潔搬運工作,其中最特別的一項工作便是題字。每隊派遣一位寫字最好看的犯人去處長室,將繩子綁在腰上,然後垂吊在山峰上挖溝、擺石頭、倒水泥,最後形成現在去綠島會看到的「禮義廉恥」等大字。

某日,毛扶正被通知前往醫務室探訪前同事毛竹修,當時的醫務室設備簡陋,沒有醫藥也無醫生,基本上只是一個隔離等死的空間。回想起這段記憶,毛扶正心疼不已。2009年,毛扶正第一次回綠島參加人權活動,才在十三中隊發現毛竹修荒廢頹傾的墳墓。

1955年毛扶正出獄,進到海軍造船廠電子工廠服務,學習當時船上器材的維護工作。沒多久接到入伍通知下部隊服役,在金門經歷八二三砲戰,然而在被告知「資料有問題」後,服完兵役的毛扶正無法繼續在造船廠工作,失業一年後才又在基隆港務局的船舶隊找到工作,管理機艙輪機的機器,直到1997年退休前,都以船為家。

1991年在兩岸開放探親後,毛扶正曾兩度到睽違許久的故鄉四川,才知道自己的親人當年也曾遭到中共清算。回想當年的恨,他表示,再追究也沒有用,也不該把恨意轉移到別人身上,應該要好好地生活,他們經歷了那樣的時代,無法改變社會,但社會在變,也許有一天那些人也會改變。

報名講座構陷左傾  │賀德巽│中國北平│

【張原境整理報導】1927出生於北平的賀德巽,小學時隨父親的工作遷至南京,國小四年級時因中日抗戰爆發,舉家逃難至四川重慶。高中畢業後跟隨父親到上海,就讀立信會計專科學校。賀德巽在影片中表示,由於爸爸的朋友在台灣菸酒公賣局工作,當時已有撤退打算,所以她先來台工作,但爸爸來不及撤退,客死異鄉,令她傷心不已。

當時賀德巽在報紙上看到了台灣省政府社會處開辦的「實用心理學講座」,不疑有他便報名參加。然而講師于非(本名朱芳春)、蕭明華後來被認為是高級匪幹,而講座正是用來吸收黨員的機構,專門閱讀思想左傾的書籍。導致賀德巽1950年因叛亂罪被捕,判處有期徒刑10年,褫奪公權5年,1952年關押到綠島監獄。

根據賀德巽的回憶,當時在綠島吃飯洗澡都只能在房舍籬笆內的小空間活動,偶爾會到開放空間運動,此外管理人員也會要求大家唱歌,歌詞有「大陸是我們的家鄉」「反攻回去」等。她於影片中回憶道,曾有難友是醫師,仍願意幫關押他們的幹部看病,那位醫師說:「我現在是醫師,在我眼裡病人都是一樣的,不能區分誰是管理階層誰是罪犯。」這種把職業道德先於個人立場的態度,令她深感敬佩。

1954年賀德巽因肺病申請保外就醫獲准,回台灣本島後至台北軍法務治療,而後移往土城教育訓練所。她解釋道,當時會上一些課程,諸如三民主義、共匪暴行,下午還有縫紉、印刷等勞動課,她則因為有會計經驗,偶爾會幫忙工廠的會計業務。

賀德巽認為自身被關押,影響到家中生計,媽媽必須四處借錢舉債維生,三個妹妹在學校常被其他人指指點點,為了貼補家用也無法繼續升學,這些對家人的影響一直令她感到抱歉。

出獄2年後,35歲的賀德巽在朋友的介紹下遇到了現在的另一半。賀德巽表示,另一半不僅不排斥她曾被關押的經歷,也接受她必須將薪水拿回去照顧家裡的需求。

因著牢獄生活,讓賀德巽放下許多人生的執著,對於生活看得比較淡,對溫飽也感到知足。這段冤獄經驗,她很少跟後輩主動提起,兒子是自己發現,女兒則是在上高中時被告知,還哭倒在她的懷中。

當初組織讀書會而害其入獄的于非等人,賀德巽認為,他們只是心有不平,並不是自私,因此不會帶有太多恨意,甚至還曾前往中國訪視過于非。

台灣要台灣人自決  │王錦春│台灣雲林│

【劉立約整理報導】1947年國民黨來到台灣,擲下二二八震撼彈,「二二八期間被槍殺者很多,其中我看到6位,其中1位被開了一槍,但可能是沒打中心臟,獄卒跑過去用刺刀把他刺下去,之後又開了5、6槍……」王錦春在影片中感慨說著他當時看到的情形。

王錦春的父親王水諒為清水人,在大甲工作時認識妻子嚴不治,婚後生了10名子女,王錦春排行老二。王錦春在虎尾鎮就讀虎尾國小,國軍接收台灣時,就曾住在虎尾國小中,小時候的王錦春常常能聽到鄰居婦女抱怨受到阿兵哥欺侮的事情。

房子被燒,家庭負債,使得王錦春常常在家中的茶行幫忙。茶行裡常有鎮長、議員、鎮民代表來店裡泡茶聊天,而在茶行中幫忙的王錦春自然就聽到他們批評政府的相關言論,對政府一些不公義的行為有了深刻的認識。

1957年,19歲的王錦春經由親友介紹進入虎尾糖廠擔任季節工,所得的薪水大部分都拿回家中貼補家用,並提供弟弟上學學費之用。在糖廠工作3年後,被徵召去當兵。當時王錦春在隆田新兵訓練4個月,因寫字字體工整,輔導員給他一個刻鋼板的工作,另外也詢問是否有意願去讀士官學校,同意進入士官學校就讀的王錦春,開始了繼續在學校讀書受訓的生活。

結訓後,輔導員希望王錦春能加入國民黨,但原本就討厭國民黨的王錦春,怎麼可能加入國民黨,因此拒絕了輔導員。而輔導員也因此對王錦春非常感冒,常常每晚就寢時找王錦春訓話。因為王錦春始終都反對加入國民黨,最後他所有同期的同學都升上士官,唯獨王錦春一人沒有升官。

當兵休假期間,王錦春都會到家裡附近詹仁益開的照相館找老闆泡茶聊天。在相館中結識許多社會閱歷豐富的前輩,在聊天的過程中,從他們的口中了解許多的社會時事,後來他們大部分的人也都參加台灣獨立的行列。其中一位領頭者蘇東啟出來參選雲林縣長,王錦春協助發放傳單,之後也暗中邀請二、三十位軍中同袍加入青年黨。但還來不及將報名表交出前,就遭到告密,蘇東啟等人遭到逮捕,王錦春也遭受約談,之後也被收押,並被判因參加叛亂組織判刑5年。

1966年10月王錦春關押期滿獲釋,但仍遭受警員「查戶口」,使得王錦春在找工作上處處碰壁。後來才在堂哥所經營的日光食品廠穩定工作,又在每日上班途中經過的汽車招呼站認識現在的另一半劉幼專女士。之後,王錦春轉職到姊夫的利達製藥公司工作。原本從事人事工作的王錦春,在女兒發燒需要高額的醫藥費壓力下,轉職到業務部門,從此事業慢慢有了起色。

王錦春直到2016年才對兒女提起自己當年參與台灣獨立的過程,並向兒女表達他為了下一代幸福才會一直堅持台灣獨立的立場。他說:「台灣要台灣人民來自決,這是國際上的認知。」目前80幾歲的王錦春,認為自己所剩年日不多,但仍期待轉型正義能夠被落實,並呼籲在台灣出生的人們,應該好好經營台灣這塊土地。不分年輕或年長,不分本省人或外省人,都應該一起貢獻出自己的智慧,一塊為台灣這塊土地打拚,相信台灣將會是一個很好過的地方。

誣陷改歌入獄5年  │邱致明│台灣泰雅族│ 

【張原境整理報導】1954年1月23日,韓戰反共戰俘來到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將這天訂為一二三自由日。有首〈一二三歌謠〉傳唱,歌詞寫到「一二三到台灣,台灣有個阿里山,阿里山上有神木,明年反攻回大陸……」,看似平凡的歌謠,卻讓一位泰雅族小學老師坐了5年政治黑牢。

邱致明出生在日治時期的那羅部落(今新竹縣尖石鄉錦屏村),小學就讀蕃童教育所(現錦屏國小),之後考取台中師範簡易師範班,畢業後在三光國小教書時,認識小他6歲的高白蘭。兩人婚後,邱致明被調回錦屏國小服務,然而就在高白蘭懷著第四個孩子時,邱致明捲入了一二三歌謠事件。

當時有人將〈一二三歌謠〉歌詞末尾改成「蔣介石吃飽飯,真是一個王八蛋」,教小朋友傳唱,在部落引起軒然大波。另一位泰雅族政治受難者葉榮光表示,這首歌之所以出現反動版本,疑似是當時在附近訓練的的野戰部隊教導小朋友,小朋友隨口哼哼被派出所員警聽到,才爆發。然而士兵訓練完就離開已無從查起,有家長教導孩子將責任推給國語流利的老師邱致明,才導致邱致明遭到逮捕審訊而後逼供。

因先前曾參與縣議員選舉且票數不低,且高白蘭的父親高澤照1954年曾涉湯守仁叛亂案遭槍決,致使特務對高家嚴密監控,言行稍有不慎就會被羅織罪名入獄。於是邱致明成為政府當局盯上的目標,先是被橫山分局的警員帶走,而後押解至桃園警察局,遭到慘無人道的刑求,拿針從指甲穿入。

1963年邱致明被控涉嫌顛覆政府嫌,以「預備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罪名逮捕,叛處有期徒刑5年,褫奪公權3年,入獄後派到洗衣工廠擔任外役。1965年他主動申請移監到台東泰源感訓監獄,希望到更遠的地方服役,讓家人免去舟車勞頓探訪之苦。在獄中,他也投稿《新生報》跟《中央日報》,稿費寄給太太做生活費。

邱致明被捕期間,高白蘭接觸到基督信仰,成為心靈的依靠,也接受神父的資助,或是幫教會做小工貼補家用,修女甚至幫忙付了部分兒女的學費,讓高白蘭非常感恩。

出獄後的邱致明失去教職,除了在親友介紹下參與北迴鐵路、榮華大壩的土木工程,有時因著精通日語可擔任翻譯,或任職工程領班而有較好的收入,但大多時候只能打零工、務農餬口,收入慘淡。如今,他們仍期待著轉型正義能獲得落實,冤獄的損失得以賠償。

大步行出自己的路  │郭振純│台灣台南│

【王美書整理報導】「我們要走自己的路,做一個有人格的人、有自尊心的人,就是要走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不是自私,是清白的,是勤勞的,大家一起快樂。」(原文為:自分の道を歩め、清く正しくあれ、尊い汗を流せ、互に栄え共に生きよ。)郭振純以港公國小(現台南市協進國小)的校訓作為他一生的指引。

只是郭振純所說的這條自己的路,卻是一條在殖民政權中要對抗侮辱、壓迫並追求建國的道路。1925年生於台南町的郭振純,在歸來的屏東農校就讀時,曾頂撞歧視他的老師,影片中他說:「我是台灣人,-sī 清國奴。我-sī 蕃仔,我是郭振純。」並解釋:「我是 cht ê ū 自尊 ê lâng。」日本人結束對台灣的殖民後,他在二二八事件中加入民兵戰鬥,目睹了中國國民黨貪污的情形,而萌生了「我是台灣人」的想法。

因著對當時省政府民政廳長楊肇嘉的演講印象深刻──「選舉一定要贏,才能將這些豬仔趕落海。」郭振純決定在1951年第一屆台灣縣市長選舉中,為無黨籍的台南市長候選人葉廷珪助選,負責青年動員,使葉廷珪順利當選。這讓郭振純成為中國國民黨政府的眼中釘。1954年,他被中國國民黨政府依「連續參加叛亂之集會」判處無期徒刑。這條路,郭振純早就有覺悟啊!這也讓他放棄與丁窈窕的愛情。

不料,就在他服刑時,竟與被構陷發展「匪黨外圍組織之青年民主協進會」的丁窈窕在保安司令部相遇,丁窈窕送給郭振純的道別禮物是放在新樂園香煙盒裡的一撮頭髮。不久後,丁窈窕被送至綠島槍決。那綹青絲伴隨著郭振純繼續牢獄的生活。

1975年,郭振純獲得減刑出獄後,他將那綹青絲埋在台南女中的一棵金龜樹下:「南女是丁窈窕追求夢想最快樂的所在,盼望伊有靈性繼續帶領後輩走伊的路。」郭振純為世界人權日的音樂會所寫的詞〈走自己的路〉這麼說:「天光啦!振起自尊心;熱擁崇高的理想,大步用力,行出咱家己的路!莫囂俳,卻氣派十足,行予透,莫管遍地荊棘;確認我身分,鎖定邁向的目標,善用智慧,大振人權向前行!貫徹英雄志,正當其實莫躊躇,挺胸舉頭踹碎莿藤絆腳石。」

郭振純跌宕的一生,經驗過日本的殖民、國民黨政府白色恐怖的刑求與創傷,卻在最後用人權的開展,鼓舞台灣人民「大步行出咱家己的路,行到美夢成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