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維仁博士的藏書在玉山神學院

相片提供/玉山神學院

陳嘉式

以前在神學院教書時,因為從歷史的耶穌到信仰的基督,這個議題牽涉的問題特別多,特別是德國的新約頂尖學者討論了兩百多年,到了近代才有英美的學者加入。這個議題不但不容易解決,而且台灣的各個神學院對這議題一向不熱衷,所以對這議題可供參考的藏書自然就不多。這兩年來身邊用得上的資料看完了以後,忽然想起駱維仁博士和他的夫人高天香女士過世後遺贈給玉山神學院的書群中一定可以找到一些。在玉神副院長胡忠銘牧師的協助下,到玉神去住三天兩夜,專程找些適用參考書。

玉神撥一個大房間,專為保存駱博士夫婦的贈書而設,共有四排大書架,編輯得非常完整。看了他的贈書之後,深深感覺到什麼叫做對工作的投入、專業和敬業。他們夫婦從讀書、教書,到後來駱博士的聖經翻譯工作,所讀、所收集的書,數量很少人能及。雖然比不上神學院圖書館,但書品的深度,神學院不一定能比得上。尤其是新約神學和聖經學方面的書,如果想要從事於新約研究寫作,或寫神學論文的人,到玉神去住幾日,從中細心尋找,一定會有很豐富的收穫。

這一次去,除了找到一些參考書之外,另外一個收穫就是欣賞台灣東部和玉山神學院的美景。

玉山神學院位在壽豐的鯉魚潭之旁,在山腰上的大樓,第四層有許多設備現代化而舒服的房間,專供訪客的住宿。他們為我安排的客房是403號,聽說是瞭望整個鯉魚潭最佳的據點。

午後當太陽逐漸西下時,只見青山之間橘紅色的晚霞倒映在湖面;好些飛鳥往來飛舞,徘徊在落霞的水面上。這時不禁想起初唐時,有個年僅十幾歲的天才詩人王勃,為新建好的藤王閣所提的序,文中的一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黃昏時從玉神的客房往下看鯉魚潭的景色,其詩情畫意正如王勃所描述的,非常契合。這是我這次去玉神的兩樣心滿意足的收穫。

然而我想,如果不是去查考駱維仁博士的藏書,光去那清靜、風景美麗,空氣清新的玉山神學院度假幾天,也是非常值得。 (作者為前台灣神學院院長)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