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化獸師的產地

楊雅祺(新創公司創辦人)

「欸你在外商應該不錯吧?」「哪有?還不是工時很長!」「至少你老闆還可以啦!會尊重你們的意見。我也想跳去外商,不過要先熬個幾年吧?」「少來了!台灣哪有真外商,早就都台商化了啦!」

每次聽到各行各業的青年在討論職場生活,都會驚訝地發現跨領域、跨產業的共同問題:薪資低、工時太長、不尊重專業、外行領導內行、性別歧視……大家之所以想要去外商、出國工作,心中想的就是避免以上不幸福的工作環境。許多締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台灣中小企業,也正在努力掙扎轉型,然而產業升級之外,職場文化也需要一併升級。職場文化的升級卻從來不是老闆一人說了算。

我在劍橋商學院與一群創業家、高階公務員、各行各業的CEO一起坐在高階領導人才班一起上策略課,班上有人開過又賣掉兩家公司、有人創過航空公司。教授說她給年輕MBA學生的建議就是:「如果你去面試一家公司,老闆對你說我們公司會『無所不用其極』獲利、營銷或擴張,一旦這個不擇手段達到目的的訊息一釋出,你就快逃啊!逃得遠遠的,千萬別回頭!」她舉這個例子是要告訴大家,企業如果沒有信念、道德原則和核心價值,一切免談!全場靜靜望著教授,這是不是太理想、太勸世了一點?光聽內容還以為是牧師在傳教。教授繼續說:「再來,如果你的公司未能言行合一(Walk the talk),那也一樣快點離開,這樣的公司不是自己會有經營危機,就是很可能犧牲你來達成目標。」

回到台灣看到各行各業的例子,就會發現理念和核心價值在許多企業裡都還是被當作小學的中心德目,或是被直接嗤之以鼻。這樣一來,想要認真在專業上經營的年輕人,也不禁懷疑自己是否需要學習投機壓榨的旁門左道,才能變成檯面上「成功典範」。

台灣的民主很年輕,雖然社會開放成果有目共睹,然而威權、父權這些隱性或顯性的結構從家庭、學校到職場一路如影隨形,批判是不夠的,我們更要知道如何突圍。

因此我創辦了一間致力於人才發展、企業營運模式、領導力培訓與組織文化為專長的新創顧問公司,目標是致力於為台灣孕育專業導向、高效能、並且多元兼容的人才與企業職場。在Facebook上以「化獸師與她/他們的產地」討論如何為企業帶來獲利,也期待透過重新定義和學習領導統御,讓每個人都能走上屬於自己的領導之路,在升遷的同時翻轉職場文化。我相信職場文化翻轉,產業才能真正轉型,減少人才外流,讓台資企業有朝一日成為讓人羨慕的職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