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黃莉娟

文◎李佑生

耶和華收留我

泰勒竟夜輾轉難眠,好不容易在眼淚中入睡。隔天起床時,她看到放置在門口餐車上的信。

「親愛的羅絲老師,我設計的遊戲不知妳打多少分數呢?呵呵。無論如何,構思這些關卡,減輕了不少我在病床上的痛楚。我很感謝妳記得我熱愛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並建議我將這個遊戲從矽谷引進學校。在學校和孩子們遊戲的時光,是上帝所賜最溫暖的禮物,彌補不少我未能陪伴孩子的遺憾。當我和兒子在天上相聚時,將會有很多話題可以聊了。

我也沒有家人陪伴,或多或少能明白妳的孤單,然而,被父母丟棄的妳,天父穩穩接住了。不止如此,祂還把妳帶到教會這個大家庭,這裡都是妳的弟兄姊妹,我們有同一位父親……」1泰勒眼眶蓄滿淚水,抬起頭深吸一口氣再繼續讀:「我知道妳很渴望有一個家庭,也祝福妳能找到一位敬虔愛主的弟兄和妳共度人生。只希望妳記住,與主聯合,將沒有任何患難、困苦、迫害、飢餓可以隔絕基督的愛。祂與妳患難與共,再沒有人可以比祂更忠實、更全心全意愛妳,與妳在永恆裡相伴。

很抱歉讓妳直視妳的痛楚,我希望妳不再苦苦追尋,可以從患得患失中掙脫出來,在基督的愛裡得到完全的滿足、真正的自由。」

泰勒放下信紙,發現信封裡還放了一對樣式古樸的結婚戒指,表面有淺淺的十字架紋路,內環刻著「Lewis & Joy」,想來是漢彌爾頓和妻子的婚戒。他們在一起不過短短十年,漢彌爾頓卻愛她至死不渝,數十年如一日親手照顧著庭園裡她最愛的玫瑰……那一瞬間,她感到與沃森之間的愛情是多麼自私、淺薄而俗不可耐,相較之下,她和沃森不過是兩個只看重自己需要的人。

納許走出房門時,湊巧又碰到泰勒,她為前一晚的失態尷尬地謝謝他。

納許卻絲毫不以為忤,他太明白失態是怎麼回事了。他只問她要第一關的家譜,「奇怪,我本以為拿的是漢彌爾頓的家譜,昨晚拿出來細看,才發現是耶穌的家譜。第一關我們兩個的選擇一樣,會不會和妳的搞錯了?」

納許拿到泰勒那一份,果然是漢彌爾頓的家譜。他翻到最後一頁,看著族譜上印著自己的名字,心裡升起奇異的感覺,前所未有的安穩。

泰勒不無羨慕地說:「漢彌爾頓家族真是淵遠流長,你應該很以自己的家世為傲。」

「其實,我是私生子。」納許據實以告,發現承認這點不是那麼困難。

泰勒驚訝地看著納許,想起漢彌爾頓的信,試著安慰他說:「父母的愛不完全,唯有基督的愛才完全。」

「我知道,在基督裡的關係,比在家譜裡的還穩固。每個人都是因著基督被上帝接納,在基督裡的身分是永恆不變的。」看到泰勒驚奇的眼神,納許苦笑著說:「這當然都是叔叔說的,早上收到他留給我的一封信。他還留給我一本聖經,叫我好好看看浪子回頭的故事。」

納許決定要接受那份工作,至少,叔叔還肯定他有工作的能力,而不是一無是處,總比去豬圈吃豆莢好吧?奇異的是,當他一心想要遺產,他想到的都是從小到大被拒絕的記憶,但當他決定工作時,卻突然想起父母曾經如何照顧、栽培自己,以及後來每次拜訪叔叔,雖然沒借到錢,但叔叔總是親手烹調一桌他愛吃的菜餚,還對他說很多鼓勵的話。以前他只覺得那些是無稽之談,現在卻句句入心……他是在什時候忘記這些的呢?

插圖/黃莉娟

祈求饒恕

萊娜看著腕錶,顯示著早上九點,她估量著這時候打電話是否恰當,或許晚上比較合適?但她實在迫不及待,這通電話已經遲了兩年。

就在十分鐘前,安倫送來一張紙條,上頭只寫著一個問題:「讀聖經最好從哪裡開始?」

「喔……老闆,不會吧,還玩?」一整夜,萊娜不斷回想聯手艾比和其他男工程師比賽的往日情景,最後抱著歉意入眠,沒料到一早起來又看到腦力激盪的題目。她彷彿看到漢彌爾頓頑皮地對她眨眼睛,簡直哭笑不得。

「幸好這題不難……是從路加福音開始讀吧?」2她打開第一關得到的工業風聖經,發現書殼鑲嵌著最近才剛上市的iPhone 3G,忍不住一陣驚呼,那是科技迷的她最夢寐以求的啊!打開手機,她看到聖經軟體的視窗停留在這句經文:「因為所有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路加福音11章10節)

「我還能祈求什麼?我只希望能得到艾比的原諒。」她滑開電話功能,按下那支她想了無數次的電話號碼。「主啊!我現在就去敲門,祈求祢的憐憫,幫我開門吧!」她按下通話鍵,心臟彷彿已經要跳到胸口。

「哈囉?」電話幾乎是立刻接起,傳來艾比熟悉的聲音。

「艾比,我是萊娜……這些日子好嗎?」萊娜不再拐彎抹角,豁出去說:「我很抱歉,我剽竊了妳的想法。」

電話那頭安靜了幾秒,接著傳來艾比明朗愉悅的聲音:「萊娜,我很高興又聽到妳的消息,我願意原諒妳。」艾比接著問候她的近況,又滔滔不絕說著自己的近況,語氣很是興奮。

兩人前嫌盡釋的速度出乎萊娜意料的快,她忍不住問:「妳好像一點都不驚訝我會打電話給妳?」

「老闆來找過我呢!」原來漢彌爾頓早已跟艾比預告,她可能會接到一通老朋友的電話。事實上,艾比也拿到了一本藏著iPhone 3G的工業風聖經,只是經文不一樣。

「老闆給我的經文是路加福音17章4節:如果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轉,對你說:『我懊悔了!』你總要饒恕他……其實我早已饒恕妳了,我的朋友,我也常常得罪別人,我知道渴望獲得饒恕的感覺。上帝既然赦免我了,我覺得我對別人也有義務這麼做……喔!我真的好開心能跟妳和好!」

饒恕是一種義務?就在剛剛,萊娜還疑問為何漢彌爾頓是邀請她而不是艾比到城堡,艾比豈不是比她更有資格的人選嗎?聽到艾比的話,她突然明白——重點不在於誰比較好,而在於艾比沒有需要,她才有需要。

榮耀上帝

「謝謝大家,希望今天的早餐合你們的口味。我接下來要解釋一下這個遊戲,如果還有什麼疑問,你們可以提出來。」安倫先解釋宗教改革五個唯獨的意思,並對應到各個關卡,「第一關的意旨正如方瞿牧師所說,唯獨聖經是無謬無誤的至高權威;第二關的『我』,指的是耶穌,祂已為我們預備一切,我們只需相信祂;第三關則是希望大家能感受到自己需要恩典。」

泰勒問:「老先生怎麼確定我們會做什麼選擇呢?」

「他無法確定,所以他假設各種可能,做了所有準備。譬如第一關,他準備七本耶穌族譜、家譜、型錄,也為每個人量身打造聖經。第四關,我相信主人給每個人的信都說得很清楚,我只知道目的是看見基督。而接下來這一關……」安倫停頓了一下說:「唯獨榮耀上帝這一關,時間是沒有限制的,主人認為,最理想的時間是你們接下來所有的人生,靠著基督的恩典成聖。」

眾人各自沉思著自己在每一關的選擇,或慚愧、或感恩、或驚訝,無法明白漢彌爾頓為什麼如此關注他們。安倫接著打開另一封以家徽封緘的信,輕聲讀了出來。

我親愛的朋友們:

首先,我要感謝你們接受這個邀請,我設計這個遊戲時,揣摩著你們可能有什麼反應、做什麼樣的選擇,實在非常、非常好奇,簡直到了有點焦慮的地步。幸好,上帝已經預定一切,我只需要按著良心盡力安排,最後結果在祂手裡。我的計畫不可能完美,但上帝會化腐朽為神奇,因此我可以得著平安。

正如我喜歡去哥瓦帝斯餐廳思考「你要去哪裡?」(Quo vadis?)3這個問題,我也喜歡去丹恩的牧場,思考主怎麼照顧我。我既覺得自己是羊,又希望自己是牧羊犬,觀察羊群,協助牧羊人保護他的羊。我跑不動,聽力也不行,但我可以用眼睛看、用心感受你們每個人的需要。原諒我生前做得還不夠,只好死後再努力一次。

這些關卡不是為了測試誰比較有資格,而是希望讓你們看到自己的盲點、恐懼、缺乏等靈魂的需要,然後轉向耶穌基督尋求幫助。人最害怕的,莫過於失去最愛的東西,六十年前,我經歷過那樣的恐懼,失去妻兒幾乎擊垮了我,但主憐憫我,讓我重新認識祂、愛祂,因而存活下來——當我愛的是我永遠不會失去的,我就無所畏懼了。

人生的目的是榮耀上帝,以上帝為樂。但是,上帝的榮耀對人來說其重無比,人如何承擔呢?極有智慧的魯益師(C.S.Lewis)說:「如此沉重的擔子只有謙卑才擔負得起,驕傲的人來負荷時,只會淪至破碎的下場。」4於是我想到了耶穌基督,祂用最謙卑的姿態來到人間,完全順服父神的旨意,因而得著至高的榮耀。祂的謙卑,不是看輕自己,而是看不到自己,祂的眼裡只有聖父上帝;我也期許自己,終此一生能夠一心一意仰望我的救主。

接下來,我要把這樣榮耀的擔子交給你們,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去我的父身邊安息了。正如喬治‧赫伯特(George Herbert)所說,死亡過往充其量只是劊子手,現在卻是我的園丁,將引導我的靈魂去父的身邊,超越眾星與地極。

我喜歡天空島,因為這裡是適合展翅高飛的地方。5再見了,我的朋友,我們天上再見!

愛你們的路易士

安倫眼角閃著淚光,他知道,這封信也是寫給他的。就像他讀完第一封信後的反應,眾人陷入一陣沉默。半晌,安倫繼續以平穩的語氣說:「接下來,我宣布一下榮耀基金會的事宜。依漢彌爾頓先生遺願,他身後的遺產將成立基金會永續管理,委任唐諾先生為董事長,在場各位及丹恩先生為常任董事,敝人則擔任執行長。除開主人指定的幾筆固定支出,其餘由所有董事自由決定。當然,各位完全有權利決定要不要接受這個委託……」

「我沒問題。」唐諾率先簡潔地說。他尋思找時間去探望住在老人村的父親,或者帶他去哥瓦帝斯餐廳吃頓飯吧!早上當他知道華茲發生什麼事後,再一次想到父親,好些年沒看他了。

唐諾收到了一封信、一本聖經及一本書《入世的清教徒》(Worldly Saints: The Puritans As They Really Were)。他疑問自己並未在第一關得到聖經,安倫道:「主人為每個人都預備一本,他說這是每個人都需要的。」

漢彌爾頓的信裡寫著:「唐諾吾友,我知道你不是為了錢而來,你比我聰明,很快地你會比我有錢,你只是好奇我在搞什麼名堂,就像你一直好奇我對金錢的態度為何與你如此不同,卻依然富有。讀完這本書,你就會明白。

這世界是屬於上帝的,耶穌基督不只富有,還是真正的君王,連伊莉莎白女王都必須向祂稱臣。但是祂甘願成為貧窮的人,連枕頭的地方都沒有。每每想到這點,我就覺得自己一生擁有一件蘇格蘭裙已經足夠,但總是忍不住又多買了幾件,求主赦免我。

我喜歡研發,對賺錢沒什麼興趣,但上帝賞賜如此豐富,我不能浪費祂的美意,必須盡可能用這筆錢榮耀祂。這是我給你們每一個人的託付,但這些人當中,你對金錢最精明也最老練,所以希望你能承擔更多的責任。

不同的是,過去你管理財富,未來你要管理貧窮,這兩年金融風暴造成太多人流離失所,希望我這點錢可以幫助他們。你不會從這裡賺到錢,但相信我,你會得到更多滿足。

傳道書2章18~19節說:『我恨惡一切的勞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勞碌,因為我得來的必留給我以後的人。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誰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勞碌所得的,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這也是虛空。』你想想看,賺得再多,反正總有一天是別人的,把整個人生全押在上面,這投資報酬率太低了不是嗎?」

眾人一一離去,只剩華茲在場。

「基金會將全額支付你小孩的教育費用,直到他工作為止。」安倫交給華茲一份文件。

「真是……太感謝了。」華茲不無好奇地問:「所以,我們每個人各自得到我們需要的東西?」安倫點頭。

「可是,我第四關沒有考試……」華茲略帶虧欠地說。

「你不是選擇相信祂一切都準備好了嗎?」安倫莞爾一笑。

華茲恍然大悟,忍不住又問:「那麼方瞿牧師呢?丹恩先生呢?他們算棄權嗎?可惜丹恩那麼早就走了。」

「不,丹恩先生是第一個全部過關的人。」安倫說:「正如聖經所說的,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至於方瞿牧師,他的考驗也還沒結束,畢竟,主人並沒有訂下截止時間,他是否為繼承者,只有上帝知道。」

華茲和安倫說話的同時,在數公里外,丹恩正目瞪口呆看著先前來過的陌生牧場——而今已是他的牧場了,草場上的羊是他原來擁有的兩倍。

等待救贖

「牧師,再見……」從城堡回來後,每次萊娜看到方瞿都感到彆扭,她想探問他為何提早離開,又怕冒犯了他。

方瞿微微頷首,突然問起萊娜創業的消息。他得知她將成立一家公司專事研發,心想資金來源必然是漢彌爾頓的遺產,忍了幾個月,終於還是想多知道一點細節……或者,是想知道自己可能錯過了什麼吧!

剛離開城堡時,方瞿憤憤不平,他相信自己通過了前幾個關卡,沒理由什麼都沒得到。後來,他沒有向長老群坦承罪行,並且參選議長到底,沒想到竟然有人半路殺出,年紀、學識各方面都比他更占優勢,以致他最後落敗。以往,參選人由各教會協議後推派一人,參選就篤定當選,投票只是形式,方瞿的落敗可說是史無前例。經此一役,方瞿著實有點心灰意冷,想到當年若拿著劍橋大學的金牌學歷,說不定能在大學裡拿個教授的職位,不禁徒呼負負,不知過去幾年所為何來。

直到那個夜晚,他預備著即將來臨受難週的講章,竟是腦筋一片空白,半點靈感也無,看見從城堡拿回來的錄音機被丟在角落,便又按下去聽了一次。聽著、聽著,突然氣血上湧,眼淚不由自主奪眶而出,他的心像是受到巨大的撞擊,叫他承受不住,只能屈膝下來大喊:「主啊!求祢憐憫!求祢赦免!」那之後,方瞿像是受到什麼折磨,夜不成眠,身形越來越消瘦。

「我和朋友合夥的事業……您一定以為是漢彌爾頓先生給的資金吧?其實不是。」萊娜坦然地說:「漢彌爾頓先生為我準備的遺產,是針對我靈魂的需要。我沒有、也不應該從他得到半毛錢。他幫助我面對自己的罪過,再一次悔改歸向神,就是最好的遺產了。」

方瞿訝然看著萊娜遠去的背景,久久無法再跨出一步。

何等美善

2019年,10月。天空島,漢彌爾頓城堡,一場每年度舉行的盛宴正在花園裡布置著。

三歲的喬伊坐在十八歲的彼得肩膀上,叫著:「飛高高、飛高高!」她金色的頭髮飄揚在風中,閃耀著光輝。

泰勒邊擺著餐盤與鮮花,邊注意著兩人的動靜,臉上滿是靜謐的笑意,她左手無名指戴的戒指上有淡淡的十字架刻痕。

華茲在廚房裡指揮著廚師們。

「經理,這個味道可以嗎?」

華茲嚐了一口後吩咐:「再加點牛至,否則老丹恩會自己加辣椒。我可不能讓他毀了這道菜,唐諾會嫌棄的。」

幾百公尺外,老丹恩邊哼著歌邊走向城堡,他特地趕來了兩隻小羊,好當做喬伊的玩具。

安倫和萊娜在客廳下著西洋棋,萊娜又輸了,她一推棋盤,洩氣地說:「沒一次贏得過你!」她靈機一轉,說:「不如我考你聖經問題?」

「好的。」安倫總是那麼彬彬有禮。

萊娜摩拳擦掌,得意地說:「我們如何知道彼得是不是很有錢?」

安倫歪著頭想了一會,說:「根據他的淨收入(net income)6?」

萊娜驚呆了,不服氣再問:「那麼,誰是聖經裡最厲害的金融家?」

「嗯……挪亞?因為當全世界都在清算時(liquidation),他的股票還在漲(floating his stock)。」

「……」萊娜徹底無言了。

安倫神祕地笑,他絕不會讓萊娜知道,漢彌爾頓的笑話都是他教的。

此時有人走進花園,小女孩歡呼著飛撲至來人的懷裡:「爹地!爹地!」她被一把高高地舉起,那人胸前的家徽在陽光下閃耀著金光……。 (完)

插圖/黃莉娟

註:

1.詩篇27篇10節,按KJV版「take me up」直譯,希伯來原文尚有「召聚加入某個團體」的意思。

2.取You “Luke” into it.諧音。

3.《你往何處去》(顯克‧維支,遠景)。

4.Weight of Glory,譯文取自《耶穌之歌》(提摩太‧凱勒,希望之聲),註釋12。

5.Skye是蓋爾語,意為「翅膀」。

6.直譯為「漁網所得」,暗示彼得為漁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