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與希望

羅斯托波維契

劉聖文

當生命遇到困境,或四周環境讓人感到絕望時,還有機會保持希望嗎?

幾週前的主日講道,牧師一開始便提到最近香港的狀況,距離台灣如此近,向來平靜的香港,數月間便陷入了漫天烽火。台灣正處於選舉前,民主社會本來就容許不同政黨與意見的存在,方能互相制衡;然而對於民主制度的破壞,與暴力的鎮壓,無關各人的政黨傾向,應該都是不贊成的。因為,這是對人權的侵害。

歷史上的音樂家,不乏勇敢表明立場的人,當然也有向納粹輸誠靠攏的,但勇於表達維護民主人權立場的更是不少。20世紀前半葉有加泰隆尼亞的大提琴家卡薩爾斯,後有俄國的大提琴演奏家羅斯托波維契。羅斯托波維契從年少時就不畏強權,在蘇聯共產黨的體制下,他極力維護藝術的自由與民主價值。在1970年,作家索忍尼辛因批評政府而被列為黑名單,羅斯托波維契慨然讓他躲藏在自己的房產中,當時在音樂界與聲樂家妻子聲勢正如日中天的羅斯托波維契,亦因此瞬間也黑了。夫妻倆被禁止出國巡演,在俄國也逐漸被禁演。

1974年,羅斯托波維契黯然帶著全家離開蘇聯,前往美國。但俄共對他的打壓並未因此停歇,在國際上仍全力杯葛他的活動,最後更在1978年褫奪了他的俄國國籍,從此開始了多年的流亡。接下來的日子,羅斯托波維契善用他的國際知名度與社交網絡,讓更多人知道且關注蘇聯當局迫害藝術家的行為。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邁向統一,一得知消息的羅斯托波維契馬上飛往柏林,在圍牆邊即興演奏了巴赫的音樂,以此記念多年來為了脫離東德,在嘗試跨越圍牆至西德投奔自由的行動中喪失生命的人們。接著,蘇聯也解體,羅斯托波維契終於在1990年左右被允許回到俄國,並拿回他的俄國國籍。

在艱苦的境遇中,堅持立場,保持希望,除了具體行動,更要持續禱告,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後代;上帝的公義或許一時之間看不到,但總有一天會降臨。

「到那日,你必說:耶和華啊,我要稱謝祢!因為祢雖然向我發怒,祢的怒氣卻已轉消;祢又安慰了我。看哪!神是我的拯救;我要倚靠祂,並不懼怕。因為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詩歌,祂也成了我的拯救。」(以賽亞書12章1~2節) (作者為懷恩堂會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