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台灣不再向獸下拜

林咨佑

初代基督徒生於一個悲劇年代,他們沒有自己的國家,為了安全,甚至不能明目張膽地指責帝國,只能私下用「龍」來稱呼它(啟示錄12章3節)。雖然龍在遙遠的空中,但牠並未放棄統治猶大,牠派出一位又一位統治者前來糟蹋猶大人,有時是藩王、有時是總督、有時是皇帝親自下令迫害這地的人民。基督徒私下稱這些統治者為「獸」,許多人為了反抗獸的暴政而喪生,也有許多人為了生存向獸低頭。(啟示錄13章3、15節)

台灣基督徒也生於一個悲劇的年代。1945年,台灣被「龍」占領了。龍的傳人一船一船地運來台灣,為了統治方便,龍甚至派出無情的「獸」踐踏台灣人,從導致二二八運動的行政長官,到運作白色恐怖的民族救星,許多台灣人的生命被當成垃圾糟蹋。台灣人只有兩個選項,若是不願意當條忠狗,就只能成為河裡的浮屍。

2000年前,基督徒沒有反抗的武器。許多人為了生存,只能拜獸像求平安。許多人為了生活,只能印上獸的印記,成為獸的一分子,才能擁有交易買賣的權利。迫於無奈,大家甘願成為一條羅馬的忠犬。

如今似乎沒有多大的改變。住在台灣的獸為了統治方便,用亦剛亦柔逼迫台灣人相信自己是「華人」或「中國人」。過去,許多台灣人為了生存,甘願稱自己為「中國人」,接受國民黨黨證,換得生活的權利。過去,課本和媒體不斷宣導「中國人」。時至今日,甚至許多住在台灣的牧師,也繼續用謊言欺騙台灣基督徒。就這樣,獸的印記牢牢印在我們身上。

然而,上帝給了我們反抗的武器。我們可以繼續投給獸,讓獸再一次糟蹋台灣人,也可以勇敢爭戰,讓屠殺的獸再也不會從硫磺火湖中翻身。願我們做出正確的決定,讓「新天新地」臨到台灣。 (作者為屏東中會繁華教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