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走進柏林

53

蔡博恩(2019柏林宣道會志工)

今年是柏林宣道會(Berliner Missionswerk,BMW)第二年從台灣長老基督教會招募志工,前往德國深耕教會扶持以及普世事工。9月4日,我從炎熱的杜拜轉機抵達德國,錯過了前一陣子的歐洲熱浪,一下飛機就強烈感受到大陸性氣候的微涼乾燥。是的,來到異鄉,第一個要面對的問題就是鼻血流不停。

在歐洲生活,這句話聽起來或許浪漫,但在這段日子裡,這幾個字我聽起來卻有不一樣的重量。獨身來到柏林,街道充滿藝術氣息以及自由氛圍,豎立在車站旁的雄偉大樓,往旁一瞥,會發現在隔壁的街道上就有無家者暫時的住所或家當。走在柏林的街道上,這樣的情景並不少見,甚至在路上看起來跟你我一樣的路人,可能晚上就露宿在某條街道上。

柏林是德國的首都,也是德國境內最大的城市,但它卻是德國前幾名貧窮的城市。在2015年歐洲首都經濟能力調查中發現,若是德國去掉了柏林,國人平均生產值(GDP)會上升2個百分點。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之前的分裂歷史,使柏林擁有了「貧窮卻性感」(poor but sexy)的稱號,在窮困之中也多了族群包容的浪漫。

2010年阿拉伯之春後,大量的難民、經濟移民流入了歐盟地區,其中因德國難民政策較為優渥,在2015年大量移民進到德國境內。當然,夾雜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利益碰撞,難民潮後所衍生的族群衝突是少不了的,也成為歐洲國家重要的討論議題。

10月初,隨著BMW的規劃來到了位於柏林東邊Am Containerbahnhof的無家者避難所,固定時間一到,不管是難民或無家者就會在外面排隊,進來吃一頓熱騰騰的晚飯及求一晚溫暖床位。在這裡不需要拿出護照或許可證,只要你來就給你所需要的。

貧窮,存在於每個國家,從柏林的無家者避難所回過頭來看台灣,流浪街頭的人很難以自身力量脫離現有處境,在台灣有不少NGO幫助無家者找到自力更生的方式與重建自信。他們竭盡所能協助,除了三餐溫飽外,也開發各種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們一直在開拓「正常」以外的生存方式。

在與無家者對話中,他們所擁有的記憶、生活及感受,沒有什麼不同。他們可能是過去、未來抑或是現在的我們,而我們僅是協助而非救贖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