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日本的聖誕與打工

胡宜芳(PCT青年宣教師)

來到日本不知不覺過了3個月,平時與日本人一起出門、吃飯、工作,只有週日會在東京台灣教會見到台灣人。我真的過著與日本人相似的生活,也漸漸習慣日本人的生活步調,從一開始的反抗到習慣,花了一點時間,即使是不同的文化也會漸漸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日本人的生活與台灣有很大的不同,日本基督教團學生中心的固定聚會為禮拜四、五晚上,9點結束後大家會一起去居酒屋聊天,如同台灣人下班後的聚餐,回到家超過12點都是常態。假如某天10點就到家,還會彼此調侃今天回家的時間非常健全。我一開始對於這樣的生活型態感到有點疲倦,畢竟去居酒屋需要花不少錢,一個人獨處的時間也會被剝奪,但現在的我卻覺得聚會結束後不去吃個飯很奇怪,人的適應力真的不可小覷。

雖然自己在學生中心上班,但因為簽證是拿打工度假簽證,所以利用閒暇時間到壽司郎打了一份工。原本很害怕會遇到對外國人不友善的同事,但很感謝上帝讓我在一個很棒的職場工作。日本的服務業充斥著許多外國人,外國勞動力在日本已經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在我打工的內場就有許多越南人同事。

日本還有個很特別的現象,很多60、70歲的爺爺奶奶也會打工。據說日本的勞動人口當中,65歲以上的工作人數為全體的12.8%,每10人就有1人是65歲以上的老人,這是在台灣看不太到的現象。
除此之外,下課後會來打工的高中生也很多,在日本的打工排班比起台灣自由許多,在台灣是月休8天,但日本可以選擇一週只上2天班,即使打工也不會疏忽課業。我認為是很健康的做法,年輕時總是有想做或是想買的東西,使用打工賺來的錢,也更能夠理解凡事靠自己努力的道理。

最後說說在日本聖誕節。學生中心為了不與教會衝突,去年將聖誕晚會辦在12月7日。聖誕晚會每年都有近100人來參加,籌備會議在10月初就開跑,活動當天大家一起準備料理、演戲,只為了慶祝耶穌降生,以及所有夥伴聚在一起的那刻。24日平安夜的燭火禮拜,每人手中拿著一根蠟燭,靠著燭火微光吟詩、讀經,是很新鮮的體驗。藉著準備聖誕節,11、12月如同雲霄飛車一瞬間就消失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