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說真話,是正常社會的基本

圖片來源/Wikipedia

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

任職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李文亮日前因肺炎過世,死訊傳來,各界譁然。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在同學的群組中發布了有關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並表示:「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沒多久訊息被裁圖到其他群組。李文亮因此成了中國最早揭露武漢病毒的醫師之一,卻隨即被武漢市公安局以「在網際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傳喚,莫明其妙地和劉文、謝琳等多位醫生成了造謠者。不過也有不少人認為他是吹哨者,率先揭露中國政府隱匿的肺炎疫情。

有些朋友推測,李文亮的死或許可以在中國撐出一點言論自由的空間,甚至還有人認為這會是改變中國的契機。但這似乎過於樂觀,畢竟近幾年習近平對中國言論自由及維權的打壓無所不用其極。

李文亮未必有意要告訴社會疫情的嚴重性,但他說出的真相不但提醒了國際社會瘟疫正在蔓延,更突顯「說真話」在當今中國高壓統治下的重要意義。

事實上,中國社會有許多真正的吹哨者不斷遭到壓制,他們為國家說出真相,卻招來牢獄之災,或者流亡海外,甚至失去性命。例如,曾經參與六四運動,也是中國知名維權人士的譚作人,在2009年2月起草《5‧12學生檔案》,呼籲進行汶川大地震遇難學生校舍工程調查,試圖揭露中國官方隱匿受害學生人數,然而卻在一個月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拘留。

在當今的中國,願意說真話的人或許並不多,畢竟在威權的社會,說真話是一種罪,得付上生命的代價。但這並不代表威權社會裡的人民不想聽真話,或者,社會不需要真話。廣東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同時也是中國知名紀錄片導演及維權人士,近年來遭到中國政府「軟禁」,目前人在武漢家中對抗肺炎的艾曉明教授,曾經在一場座談時說了一句讓我至今難忘的銘言:有權力的人最怕紀錄。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特別在資訊發達的民主社會,權力者的祕密越來越難隱藏。然而,在極權國家,有權力的人不但不喜歡「被記錄」,而且還會修改紀錄,篡改歷史,更不想聽真話。只是一個沒有真話的國家,沒有願意說真話的人民,只會讓這個國家更加封閉、社會更加危險、人民更多苦難。

不能說真話的社會,會讓國家失去防腐劑,決策者不但無法知道問題所在,也使人民陷入災害。一個正常的社會說真話只是最基本的,更要如同李文亮說:「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除了真話,還要有更多的觀點、討論和論辯。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