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失言 南非教協嚴厲譴責

【曾菀妤編譯】南非最後一位白人總統戴克拉克(F. W. de Klerk)日前為了種族隔離是否是危害人類罪之評論引來社會論戰,儘管2月14日已透過所屬基金會對外道歉,但其言行無疑將南非的種族隔離舊傷痕再度撕裂,對此南非基督教會協進會(SACC)要求民間組織發起抗議,表明支持種族隔離是犯罪的立場。

高齡83歲的戴克拉克2月2日接受南非國家廣播公司(SABC)的採訪時,承認種族主義是一種罪行,並為該制度造成的傷害深表歉意,但他堅稱種族隔離造成的死亡人數,相對於戰爭或軍事衝突較少,外界不應將其歸為「種族滅絕」一類或是定性為「危害人類罪」。他認為,將種族隔離制度與危害人類罪相提並論,是對白人的合法歧視,此舉才是對人類的犯罪。

戴克拉克的言論引來軒然大波,激進政黨在國會抗議,迫使總統拉瑪福薩(Cyril Ramaphosa)延後發表國情咨文。執政黨則譴責戴克拉克的發言是「公然洗白(種族隔離制度)」。

戴克拉克基金會(De Klerk Foundation)2月14日對外發表聲明,表示願意撤回發言並道歉,但其道歉聲明立場,卻擴大了種族隔離不是危害人類罪的討論。得知基金會的發言後,SACC反問,「這是天真、盲目還是惡意的行為?基金會是無法理解種族隔離帶來的嚴重影響,還是因為我們沒有把事件搞得很難堪?」

SACC表示,種族隔離政策戕害了約350萬南非黑人,是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隔離事件之一,如果種族隔離制度不是危害人類罪,那麼用槍管強行驅逐無助的人不構成犯罪嗎?SACC向戴克拉克基金會提出抗議:「請看看種族隔離制對南非帶來的持續影響,請看看那些遭受種族隔離的受害者!」

SACC表示,很難相信戴克拉克基金會對種族隔離政策帶來的傷害一無所知。並於聲明寫道:「祈求上帝的恩典,以幫助基金會睜開眼睛,了解他們對種族隔離的盲目性。」「而且我們呼籲基金會,為了建立國家,撤回他們對種族隔離制度的立場,並為造成大多數種族隔離制度首當其衝的南非人的傷害表示歉意。」

SACC呼籲南非所有的組織機構拒絕戴克拉克基金會對種族隔離的立場。「我們要求南非人以集會的呼聲來表明『種族隔離是犯罪;南非一個國家!』」

1994年,南非首次舉行不分種族的總統大選,曼德拉當選首位黑人總統,ANC取代南非國民黨(NP)成為執政黨,為近50年的白人少數統治畫下句點,而帶領國民黨與ANC協商、釋放曼德拉及宣布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的戴克拉克,成了種族隔離時期的末代白人總統。(資料來源:WCC)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