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懷念犧牲的難友

施明雄

去年5月29日監察院王美玉委員回應家弟施明德的懇請,著手調查1970年發生的泰源監獄有政治犯越獄的泰源事件,做出公開的調查報告。王美玉委員說,1970年2月8日,泰源監獄六位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犯鄭正成、鄭金河、詹天增、陳良、謝東榮、江炳興越獄並進行台獨革命運動,而後失敗被逮捕,除鄭正成外,盡遭判死刑槍決,認定泰源事件是台獨革命運動。

五烈士當年2月16日先後在事敗逃亡中被逮,送警總軍法處,很快在1970年5月30日就壯烈成仁犧牲,五人在嚴刑刑求後,自己承擔苦難,沒有連累其他牢中難友,被台灣獨立派史家尊稱為「泰源五烈士」。筆者1962年在台北青島東路三號警總看守所,就和鄭金河、詹天增、陳良先後同關一個牢房過,1964年一起被押送泰源監獄。其中鄭金河、詹天增在砍木隊當外役,每天由班長從圍牆內的牢房押出來,吃完早餐就上山砍可出售到台東市埸作火柴的雜木,營利所得供官兵享有,一個月只得工資30元,因能在牢外呼吸自由空氣,身體健康力壯的難友都甘願做。而陳良能上廚房烹飪,則被調到牢房外監獄附設的福利社餐飲部服外役。

我在一科文書辦公室當外役。負責出入獄難友衣物存放於倉庫、掛號郵件的分發,油印判決書。那時尚未有影印機,出獄人的判決書都要先用鋼板抄寫好後,由我油印,所以我讀過許多荒腔走板的判決書。那個時候,因有位基督徒監獄長體會到受難者沒有收入,政府又不能免費送衣物用品給牢犯,知道受刑人中能寫文章者很多,所以特別報請國防部軍法局允許受刑人投稿賺稿費,我就在那時寫些不關政治的散文短篇小說,一收到稿費,就跑去福利社餐飲部消費補營養。

家兄明正和四弟明德都關在圍牆內的仁監和義監,那時伙食不是很好,我偶而向福利社買幾碗牛肉麵湯,拜託陳良多放些高梁酒,送進牢中讓兄弟們和同房難友品嚐久違的醇酒滋味。陳良是修理汽車工匠,當海軍陸戰隊時又調去開大卡車,他跟我說出獄後要開汽車修理廠。1967年我出獄時,他尚有七年刑期,我說一有固定地址一定寫信給他,希望牢外見面。怎知他竟然參加泰源起義事件,魂斷安坑軍法刑場,隔年大兒子出生,我將他命名「岳良」;岳飛的忠烈義氣,陳良的良字,記念好友一埸。

適逢五烈士犧牲50週年,特以此文追悼,他們的家屬迄今不能獲得政治受難者的補償金,祈望執政當局能在眾多台灣人的盼望下,幫五位烈士建立一座紀念碑,並給予家屬遺族適量的撫恤金。台灣政府補償過的白色恐怖涉嫌參與共產黨的政治受難者中,有千餘人被中共視為無名英雄建碑於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內,我們的政府也應該替追求台灣獨立犧牲的前輩立碑敬悼,這是眾多台灣人的希望。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