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上帝的名

Chio̍h Bo̍k-bîn(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2020年台灣大選已經結束。選舉結果顯示,近年來席捲全球的民粹浪潮,在台灣遭遇到相當程度的挫折。情緒性不滿和攻擊仍然存在,但至少在台灣無法獲得多數認同。許多憂心台灣主權及民主成果的公民暫時鬆了一口氣。然而,最新的民意對於上帝國的子民,卻是不能夠忽視的警訊。

本屆國會改選結果,給基督徒提供了兩項指標:第一,明確宣稱以基督教教義作為政治主張的政黨僅獲得0.67%的選票;第二,選戰中,各地懸掛出明確針對「婚姻平權」政策立場,訴求「下架(支持)同婚立委」的布條,泰半沒有影響選情的果效。

這代表著在下一次大選中,性別議題再也不可能作為政治動員的支點。歐美社會的前例中,領銜通過同志婚姻立法的政黨,往往在下一次大選中敗選,失去執政權。台灣的選舉結果不但翻轉了前例,也代表台灣社會對婚姻態度作出決定:婚姻是人權。民選的政府必須基於此立場,保障社會中任何性向者的婚姻權。

這也意味著,從2013年「多元成家」以來,基督徒在台灣當代歷史中最大規模的政治表態和動員,已經走到盡頭。在這場政治動員中,部分教會的牧者及會友,站在普遍被認為屬於社會公義價值的對立面。過程中,有出於護教熱忱的激烈反對,也有不惜引用謠言和謊言的不擇手段。名為「婚姻平權」的這一場社會運動階段性地完成;然後,它將要成為歷史。

在這段史冊中,絕大部分基督徒是明確的反派。在這一段歷史故事中,我們的地位將要跟美國民權運動中的白人種族主義者,南非、澳洲的種族隔離政策支持者一樣。

強記的讀者,將要想起台灣當代歷史中前一次基督徒大規模的政治動員,1980年代解嚴後的「彩虹專案.救援雛妓運動」。在那場運動中,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基督徒站在族群、性別公義的一邊,幫助了受壓迫的未成年原住民性工作者,成為了被推入火坑少女的祝福,「好款待」了主最弱小的姊妹弟兄。
台灣基督徒兩次大規模政治動員,差別竟是如此巨大。但在這場關於社會公義的論辯的國會改選中,還是有部分基督徒選擇了被選民揚棄的一邊。「反對同志婚姻」在未來的政局中,難以再取得政治能量;至少,難以再取得具有代表性的政治能量。

如果,我們的上帝「不喜悅同性戀」「反對婚姻平權」;那麼,這個上帝在當前的台灣最高民意機關中,完全沒有代表性。

如果,我們的上帝是愛與公義,是賞賜平等、自由且加力給那「上落尾–个」的上帝;那麼,這個上帝在當前台灣最高民意機關中,是國會多數。

上帝只有一個。你的是哪一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