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曾群芳先生禱告文

胡敏越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篇23篇

曾群芳伯父在那個時代,從現在眼光來看就是個英雄,一心為著國家及民主正義之理想而奮鬥。我的祖父胡璉將軍當然也是抗日民族英雄,所謂英雄惜英雄,正因此背景我與曾建元教授成為好友。

6年前,透過怒潮同學校友會理事長梁懷茂教授的介紹,認識了建元;從此,我們成了在平常會彼此分享生活點滴的好友。從建元的身上可以窺見其人格特質受之於曾伯伯,曾伯伯的正義、勇敢、無私,都成為其公子最佳的榜樣。我們在此看著他的子女,就是對曾伯伯的最佳紀念。

我要藉此謝謝曾伯伯,他培育出如此優秀的孩子。建元在維護台灣人權的事上不遺餘力地奉獻,也理所當然地成了中國入境的黑名單。2017年11月江西的九江兩岸論壇建元無法前往,便把機會推薦給我,讓我有機會與中國官方交流。其實,曾伯伯早在1947年19歲出頭時就成為台籍的中國共產黨員。年輕的曾伯伯對國家對民族莫不是充滿了滿腔的熱血與情操。

我要謝謝曾伯伯,他的身教影響了建元教授。這6年來,我面對先祖父胡璉台北故居拆屋還地的官司訴訟,直到故居被文化資產身分保護以及成立紀念館的過程,曾教授陪著我一起打仗並一起整理文史資料。這種為不公為不義出頭的個性,正是出自於曾群芳先生的家風。

謹以新約中保羅勉勵提摩太的話來祝福。「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後書4章7~8節)

求主繼續記念與祝福曾群芳伯伯的後代子孫,阿們!(作者為胡璉故居暨研究中心理事長)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