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防疫期間的心情小語

高佳美

感覺台南好像對武漢肺炎的戒嚴已經解除了。因為外面餐廳坐滿人,夜市也如昔開張,街上車水馬龍,少了90%的人戴口罩,媒體也沒什麼緊急疫情報導了。才以為一切都過去了,沒想到當天晚上台灣就有了因冠狀病毒死亡的病例。心有所感而寫下一些文字。

2月15日,情人節的隔天,台南的街上,又熱鬧了起來,口罩好像成了過去式。

媒體對台灣防疫的讚揚,讓大家好放心!

才以為台灣沒事了……晚上卻馬上被砸了一個震撼彈!

轟~

這種人與人疏離的日子,到底要到什麼時候?

熱情被戒慎恐懼隔開了,人與人之間那隱形的隔絕,也一直在壓抑對親密的需要,勒住想奔放擁抱人群的自由。

口罩,蓋住了半個臉。面對面講話,好像跟戴著墨鏡的人在溝通。起霧的眼鏡,更遮住了通往靈魂的窗口。

不能握手,不能直視。保持懷疑,保持距離。小心呼吸,不要咳嗽,不要摸臉,不要揉眼。

酒精、漂白水;洗手、洗臉;門把、開關;擦擦、噴噴。

真希望能像太空人一樣,在空中踩著輕功的腳步,穿著防護衣,隔著面罩,微笑著,跟面前的人們揮著手,互道:「哈囉!」

又或許,不知不覺、不經意間,就走到了聽聞已久的天家?

也好! (作者為台南公園路浸信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