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我若能說人間的方言

◎黃欣怡(亞州基督教協會執委)

由於收到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青年事工委員會針對邀請教會青年參加普世活動的公文,便將這樣的訊息轉給教會群組以及青年,沒想到大部分青年問我的第一句話都是「英文一定要很強嗎?」這樣實際的疑問不單單是從青年所發出,就是對選派人選的單位來說也是一項重要的考量之一。

從我自身參與普世運動至今,我看見為了讓國際之間的交流順暢,無論是對我們教會本身,甚至是對其他非英文母語的國家,在選派參加活動或會議的人選上,大致皆以語言能力為優先考量,只是真的只有語言能力強的人才能參與嗎?

在亞洲教協(CCA)本屆的執委中,有一位執委總是默默地參加每次的會議,不像其他有很多想法的執委們,總是拿著麥克風提出自己的看法,我內心不斷質疑著他有在開會嗎?後來我才從他身上發現語言能力真的不是唯一能夠考量的條件,而是如何透過自身的生命故事、信仰及背景文化體現什麼是普世。這位執委經常在會議休息的時候跳舞,剛開始大家都把這當作餘興節目,但漸漸地發現他正在用他的舞蹈述說他的生命故事、讚美上帝、控訴人性的罪惡與貪婪等等的語言,並實際透過他的恩賜參與普世以及邀請他人一同團契,赫然發現曾幾何時語言成為我們的主了?

普世運動始於一群面對著因為人的罪,而導致社會、政治及經濟的不公義,為共同仰望上帝恩典而形成合一的團契。這樣的團契致力於不以社會主流的價值觀來看待世界,總是關心弱勢、孤兒寡婦,並與被世界排斥、邊緣的人站在一起,然而在讓世界重視這些議題的同時,是否反而讓原本這個應與弱勢站一起的團契,違背了當初關懷弱勢的信念?

普世運動應是一個不斷自我反省、不斷邀請所有人共同見證基督是主的運動,而語言則是其中一項上帝賜予人去分享、見證主是基督、釘十字架恩典的禮物。學習一種外語,最大的目的應該是為了聽見那些微小、無力的聲音,當語言成為某些人擁有的特權工具,或成為考量誰才有資格參與普世運動的條件時,那麼我們便無法真實聽見主的呼聲,因為我們只聽見自己的聲音。

「我若能說人間的方言,甚至天使的語言,卻沒有愛,我就成為鳴的鑼、響的鈸一般。」(哥林多前書13章1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