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在創業中堅信

163
Image by Juraj Varga from Pixabay
◎黃逸婷(木製品設計師)

我是一位自行創業的木製品設計師,工作內容不外乎與業主溝通,將他們所希望呈現的元素與功能放到我們自家產品上,或重新製作、從無到有的客製化設計,這樣的工作日常也就是人們口中說的「做文創的」,其實我們就是設計業、製造業、服務業,也不是那麼無法歸類的。

市面上的每個產品與服務的產生,都是因著某個族群的生活習慣孕育而生。而文化就是一群人約定俗成共同的外在表現。這麼說來,這些產品、服務總是跟隨著文化而設計、生產、銷售。在我看來,只要有一群人願意買單的商業模式,不管大或小,它一定與文化相關,同行中自然也就不會去區分誰是文創業或誰不是。

身為設計業的新創公司,為了讓大家更有印象,做文創的好像反而讓人更好理解。而我們自知自家公司的定位與價值,任人要怎麼稱呼也就無所謂。有趣的是,人們理解的文創是做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裝飾品的」「那些特別貴的」「一定沒辦法量產的」等等,種種刻板印象的控告提醒著我們:「妳的創業,不會太容易成功的!」更別說業主了,不砍你價、殺你個幾回,他會對不起自己荷包的。

目前創業第4年,雖說已過了最關鍵的前3年,正因在同行中的「經驗值」提高,面對這些環境的考驗只會越顯加劇。信仰的支持是一個很關鍵的助力,光是自我價值就夠被挑戰的了,只要一天忘了自己是值得被愛的,所做的決策就很可能遠離真理。因為愛與自私就在一線之隔,即使是為了好的出發點而創業,一旦面臨生存,難保把持得住那不變的初衷。

有一天,我依照了客戶不明確的需求,帶了些樣品前往溝通。雖說最有效率的方式是客戶提供實際所需的單價、數量,由我們來為他推薦幾項適合的商品。可惜在交易前還沒有信任基礎,真實狀況總是互相保留、不願透露真實需求,業主深怕自己說出實際的預算後就被從中算計,而少獲得一些優惠或少獲得一些贈品。過程中少不了的是調侃、試探,若沒認清自我價值就展開當天的業務探訪,恐怕也只能當個遍體鱗傷的受害者回公司,然後與創業夥伴硬著頭皮做得苦哈哈,若同時又遇上團隊因此失和,那又為公司埋下一個未爆彈了。

所以我期許自己在「尊榮客戶」之前,不忘也要珍惜公司團隊。在談判中向神承認軟弱,不輕易對非真理的狀況妥協。即使很多前輩是不贊同這樣的觀點,甚至因此熱心地教我要使用諜對諜的心法。是真的要走進諜對諜的世界,還是選擇肯定自己是值得被愛的,向神承認軟弱並呼求祂來介入,哪一個輕省呢?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