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她來自遠方——新住民媽媽的悲歡人生

85
photo on Freepik
採訪◎黃玉琴       相片提供/李小芳、林雨詩

 自印尼爪哇來台15年 

婆媳問題頭很大

李小芳、丈夫及三個女兒。

遠從印尼爪哇日惹特區嫁到台灣的李小芳,小學讀基督教學校,國中二年級時跟著大姊和二姊一起受洗成為基督徒。當印尼發生排華暴動事件時,姊姊早一步先嫁到台灣,在姊夫的牽線下,李小芳認識了大她13歲的丈夫。雖然一開始無法接受,但後來她單純想到國外住住看,於是在15年前決定嫁過來。

如今回想起來,李小芳覺得那時自己實在太過天真,很多情況都沒有深入思考。雖然丈夫承諾婚後她仍可以繼續去教會,但因為公婆是廟公、廟婆,要求她也要跟著拜拜,還說若要信基督教的話,就回印尼去。不但如此,婆婆也不准她跟姊姊聯絡,想藉此斷掉她跟姊姊的關係。初來台灣的她看不懂中文,也不知道去哪裡找教會,只有跟姊姊去過新店附近的教會聚會一陣子,後來公公因病過世,婆婆搬回來一起住後,就沒再去了。事情的發展與她原先的想法不同,全不是預期的那般。

李小芳到台灣的第四個月就懷孕,加上遭遇許多挫折,所以沒什麼動力學習語言,生活方面多倚賴丈夫。丈夫出去工作時,她自己想辦法解決午餐,當時只學會「酢醬麵」這個字,所以兩三天就吃一次。她沒有上語言課,看電視是學習語言的唯一方式,李小芳開玩笑地說,後來發現看配音的韓劇學得最快,因為想知道劇情的發展就會特別注意看字幕,然後有一天發現自己聽得懂也看得懂了。

因為長相與台灣本地人不太一樣,李小芳走在路上,總是會引來好奇的打量,但沒有遇過什麼不禮貌的行為。反而是婆家的人總自認高她一等,婆婆聽到她講印尼語時還會不以為然地說:「蕃仔!」甚至阻止她教孩子講印尼語,令她覺得很受傷。

與丈夫相處上,李小芳最初只能用破爛的英文和肢體語言溝通,但語言尚在其次,最大的障礙還是婆婆,造成夫妻經常吵架。因為婆媳問題,李小芳一度搬出去住了一年多,因遇到惡鄰居只好又搬回家。之後婆媳關係變無解,婆婆經常用她聽不懂的台語罵她,甚至女兒會跟她說:「阿嬤在瞪妳。」夾在當中的丈夫又要她多體諒婆婆,讓她有一段時間心情很低落,與孩子的關係也變得緊張,大女兒一直覺得她在生氣,母女兩人無法好好溝通。

來台灣的15年裡,李小芳為了不落婆婆口實,堅持回印尼絕不花丈夫的錢。她希望孩子也能回印尼的娘家看看,於是想借助內政部移民署主辦的「新住民子女海外培力計畫」。這項計畫目的是鼓勵新住民子女利用假期學習語言和體驗文化,培育多元文化能力,將來可以利用多語言和跨文化優勢開拓新視野,增進國家經貿發展。

母女一起完成提案,並順利獲得補助,孩子終於有機會回印尼看外婆。2019年7月,李小芳按著計畫書,跟孩子一起參觀列入世界遺產的佛塔,也做了一些手工蠟染。

李小芳在家當了12年的全職媽媽,3個女兒現在分別就讀國中三年級、國小六年級和四年級。因為媽媽講話方式或穿著跟別人不一樣,有些新住民孩子會排斥媽媽到學校去或不讓同學知道媽媽是新住民。李小芳覺得很感恩,儘管自己沒有去教會,但主還是很疼愛她,沒有讓她遇到這個問題,雖然3個女兒的脾氣都很大,小時候也打打鬧鬧的,可是學業方面都很努力,還得到模範生的榮譽。遇到功課問題,有時媽媽沒有辦法幫忙,她們就會自行找到解決的方法。

因著孩子逐漸長大,這3年來李小芳有機會走出家門擔任通譯和印尼語教師。她現在是勵馨基金會的特約通譯,一個禮拜有一至兩個下午至基金會翻譯,協助印尼新住民解決問題。教育部自108學年開始增加7國新住民語言學習課程後,李小芳每週要到5個學校教印尼語,幾乎每天都有排課,搭著公車到處跑,令她覺得生活很充實。如今不僅家裡緊張的婆媳關係緩解,她也融入台灣社會,更可以為這一代的新住民姊妹盡一份心力。

李小芳在國小和成人班教印

 自泰緬邊界金三角來台20年 

媽媽就是媽媽啊!

兒子帶給林雨詩極大的滿足。

林雨詩來自泰緬邊界的金三角,屬雲南少數民族傣族,在家除了使用緬甸語,也用傣族語溝通。她在緬甸的百貨公司擔任珠寶銷售員時,結識從台灣去旅遊的丈夫,後來也跟隨姊姊的腳步嫁到台灣,一心想著要賺錢寄回緬甸給媽媽,讓家裡的經濟情況好轉,從沒想過會不會遇到不好的事情、會不會有婆媳問題等。一晃眼,20年就這麼過了,她也從一個少不更事的主婦,成為新一代新住民姊妹的幫助者。

剛到台灣時,林雨詩有很多不適應,台灣的食物不像東南亞那般酸鹹重口味,所以她吃什麼都不習慣。加上語言不通,她去便當店只能挑選在緬甸吃過的菜,好吃的話隔天繼續點,不好吃下次就點別的,用這樣的方式解決用餐的需要。待在家沒事做很無聊,也看不懂電視,又因為想家而心情低落,出門雖有司機接送,卻總是要看他的臉色,於是下定決心學好語言,讓自己能獨立,融入台灣社會。

林雨詩參加過政府為外籍配偶開設的免費課程,因為參加的新住民姊妹都在聊天,沒辦法專心學習,於是丈夫又讓她報名國語日報社主辦的一對一課程,學了兩、三年才比較能跟別人溝通。回想那段過程,林雨詩說,剛到台灣不久就懷孕,又因為想家而吃不下飯,很多事情都在同一時期發生,也只能一邊哭一邊學習。

林雨詩小時候,母親為了養活一大群孩子,到另一個城市工作,全家人只能在每年聖誕節團聚一次。她到台灣後便想著要趕快出去賺錢,好寄錢給媽媽。她曾經在餐廳打工,做過洗碗、煮麵等很多工作,碰過台灣人認為她工作能力不好而看不起她,也有人因此而更加保護她。

不過始終有件事令林雨詩難以適應,即東南亞人很好客,總是熱情招待來到家裡的客人,有什麼東西就會拿出來給客人吃,還會邀請客人一起用餐,送走客人時也會打包東西讓他們帶回去。但台灣人無法理解,還覺得一到新住民姊妹家總是吃個不停,實在很奇怪。

因著文化不同,也造成林雨詩跟婆婆之間產生誤會。剛嫁到台灣時,婆婆搬過來住陪伴她,但因為緬甸尊重長輩的文化,不能讓長輩為晚輩做很多事,林雨詩就告訴丈夫,她自己應該學習獨立,請婆婆回去好好休息,卻讓婆婆誤以為她要趕走她,就生氣不跟她說話。所幸婆媳倆都喜歡吃辣,相處久了,她發現婆婆雖然強勢且脾氣差,但內心其實很善良,對她的孩子更是疼愛有加,她也就逐漸釋懷。

20年多年的夫妻生活,儘管沒有語言的障礙,仍然有文化差異的問題,林雨詩看到丈夫輕視緬甸藥品的療效,卻對她煮的家鄉料理讚不絕口,也只能自我調適。當看到其他新住民姊妹的孩子排斥媽媽到學校去,她擔心地詢問兒子的意見,卻得到暖心的回答:「不會啊,媽媽就是媽媽啊!」她才放心下來,但還是因為沒辦法教導孩子做功課而感到抱歉。不過也因為這樣,兒子很獨立,今年讀大學一年級,學習過程都沒讓林雨詩擔心過。

10幾年前,當賽珍珠基金會要在新北市政府設立多元服務櫃台,需要通曉緬甸文的翻譯人員,便透過語言學校老師找到了林雨詩。當時她不會用電腦,中文還不是很流利,雖然害怕,但在老師的鼓勵下姑且一試,沒想到一做就是10多年。期間她幫助許多還不會講華語的新住民姊妹處理各種問題,有人被婆婆欺負甚至被趕出家門,有人丈夫過世不知道如何辦理勞保退保。林雨詩表示,剛到台灣時,既沒有政府安排的免費課程可上,也沒有那麼多民間單位關心新住民,可以求助的管道不多。加上當時社會還不了解新住民,政府政策很嚴格,移民署規定居留證只要過期一天就要出境,相較之下,最初來的那批新住民實在辛苦。

一路走來,林雨詩走過了流淚谷,努力融入台灣社會,還發揮自身長才,幫助更多新住民姊妹度過難關,在異鄉充分展現女性特有的韌性。

林雨詩(前排右三)展現好手藝。

 自越南來台22年 

像越南菜一樣酸甜

來自越南的玉妙(化名),20歲時嫁給大她10歲的丈夫,隻身一人來到台灣,眨眼間已經過了22年。這期間她經歷丈夫罹癌、女兒得到厭食症,曾覺得人生彷彿就要崩潰,卻又展現極大的生命韌性,靠著民間團體的幫助和自身的努力,一一克服、度過。

玉妙之所以嫁給台灣的丈夫,可說是無心插柳的結果。當時丈夫陪著他的叔叔去越南找尋結婚對象,沒想到在仲介處對玉妙一見鍾情,於是趕忙打電話回台灣請公公籌措所需費用,立刻就在越南跟她結婚了。

後來丈夫因工作關係先行返台,玉妙就留在越南學習中文3個月。當時不僅父母捨不得她嫁那麼遠,連政府機關人員都擔心她可能遭到販賣而勸阻。當時她還年輕,沒有想太多,最後仍決定到台灣來。

初到台灣時,許多人仍然不了解也不太接納新住民,總認為她們是被買來的,是為了錢才結婚,讓玉妙每次聽到「越南新娘」就覺得不舒服。但最令她難過的還是因著文化和語言不同,與丈夫的溝通充滿障礙,兩人曾因為爭吵日趨嚴重而分開,她帶著孩子回越南住了兩年,之後才又回到台灣。

正當玉妙以為此後可以過著平凡的夫妻生活,大女兒升國小三年級時,丈夫卻得到了癌症,住院3個月期間,因為孩子還小必須帶在身邊,為了照顧丈夫,全家只好以醫院為家。所幸經歷幾次手術後,丈夫逐漸恢復健康,至今都沒有再復發。

在那段極需要援助的時期,因著孩子學校的協助,玉妙一家人得到賽珍珠基金會的資助。基金會按照她們實際的需要,幫助兩個女兒找到認養人,從國小三年級到現在大學四年級沒有間斷地按月資助金錢,減輕玉妙的經濟負擔。此外,玉妙參加基金會為新住民姊妹安排的各種工作坊,有機會與外界接觸,也認識很多跟她一樣離鄉背井的人,生活圈子不再像以往那般狹窄,遇到醫療方面的問題,都可以透過基金會找到合適的人協助。

在丈夫患病治療期間,兩個孩子看到媽媽辛苦,開始變得獨立,學習凡事靠自己,學業上也有很好的表現,如今都是大學生。老大高中畢業時獲得市長獎,目前讀大四,成績很優秀,將來會繼續讀研究所。但她高中時期因為減重而患上厭食症,給玉妙的打擊不下於丈夫罹癌,令她一度心力交瘁,覺得人生無以為繼了。

在基金會社工幫助下,玉妙的情緒有了出口,不再像以往那般無助。當時大女兒排斥任何治療,瘦到30幾公斤仍拒絕進食,她想到可以利用女兒愛讀書這一點來刺激她,於是請主治醫師幫忙,佯裝要寄醫生證明給學校,若她仍堅持不吃東西,就會受到退學的處分,女兒聽了這才乖乖吃飯,就這樣救了她一命。玉妙表示,每個孩子在每個階段都會有不同的問題,但對於經過大風大浪的她而言,沒有什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

由於玉妙在親子教養方面頗有心得,基金會執行長和督導至各地演講時,會邀請她上台分享自己的經驗,激勵那些與她情況相同的人,讓他們作為參考。對比20多年前自己剛到台灣時的情況,玉妙認為現在政府給新住民的福利越來越多,也有很多民間機構做協助新住民的工作,新住民比以往幸福許多。

雖然玉妙自己一路走來遇到許多艱難和挫折,但當被問到若時間可以重來,是否會做相同選擇時,玉妙的答覆是肯定的,「因為這樣,我才會有這兩個小孩。」儘管孩子曾帶來許多問題,令她生氣到很想把她們再塞回肚子裡去,可是這種酸酸甜甜的滋味,正像是越南的食物,令她難以割捨。

至今,玉妙仍珍藏著女兒們為她做的母親節卡片,以及寫滿了悄悄話的信件。今年大女兒送給爸媽的結婚紀念日禮物是一雙精緻的筷子,女兒的心意,作母親的她馬上就懂了,也仔細地收藏在心中,成為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