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跳脫空談,走入實踐

67
攝影師:Lennart Wittstock,來源:Pexels
◎Cello(國際非政府組織研發組專員)

3年前浩浩蕩蕩、毅然決然選擇出走,就這樣在東協之一的越南待了近3年,如今選擇返鄉歇息。
尋覓的過程中,腦海斷斷續續的浮現出有沒有一種工作可以為人發聲,或者有沒有可以為社會大部分人做些什麼的工作?正義始終在內心敲打著,輾轉來到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帶著可以回饋點什麼給予社會的想法踏上另個領域。

因著工作需求,時常需蒐集與掌握最新與兒少相關政策或法令,進而評估所執行的方案是否得以因應。在這過程中,了解的越深入,看見的則越多面向,進而發現原本要倡議或進展的政策行動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就算只是INGO的一小步推動,卻也能是整個社會進展的一大步!

理想化的想法總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但現實的挑戰卻是一次次的將其粉碎,如何從這當中的落差讓心情轉換,似乎也成了這工作領域上所需具備的能力,這也是極需學會與自己相處的工作。組內的每位同事皆有各自須負責的主題案子,大致上的運作循環,從蒐集、調查、分析、評估到報告提交,各司其職,若具可行性,再進入下個實驗性的執行階段。過程當中,難免會文思枯窘,這時就不需再膠著其中,適時尋求隊友間的腦力激盪是必須的,因此獨立邏輯思維與團隊交叉合作缺一不可啊!

另方面,除了與兒少相關的政策議題,對於其他社會創新議題,也需隨時保有敏感度與好奇心,從中歸納、評估其背景影響,以做為該議題的倡議或宣導。這對我來說一直是期待能貢獻些許己力的地方,為所觀察到的現象,不論是一直以來大眾覺得理所當然或是具爭議的情況,皆能透過批判性的觀點思維以達輿論效果。

雖然整個大社會體制根深柢固許久,而我仍義無反顧地衝撞,即使能改變的只有冰山一角,也是一段值得記錄的里程碑。身旁朋友聽到我的工作敘述,第一反應是:「哇!你正義凜然的個性,很適合啊。」我則苦笑地說:「也沒有多偉大的使命啦,只是覺得在螢幕前批評、看不慣,倒不如想想或許能有一點什麼行為。」

因此,每當工作到一個瓶頸,有使不上力的感覺時,放空一下,回想著初衷為何時,或許又能找到繼續下去的可能吧!心裡也明白很多東西不可能一次到位,灰色地帶似乎也成了無可避免的元素,妥協或堅持時不時在拉扯,平衡的維持真的不容易!

適時的回想初心,保持信念堅持地做,不足的就交託給主,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每當工作碰到社會實況無從解題時,這應該就足以解惑了吧!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