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大專讀以斯帖記 劉玉雯談女性神學

140
(攝影/張原境)

【張原境台南報導】台南大專學生中心南大團契本學期查經經卷為以斯帖記,圍繞女性的生命議題,5月13日晚邀請繪本工作者劉玉雯從神學研究與信仰歷程談女性神學。

「上一次聽到主日講道以女性為主體,是什麼時候?」劉玉雯首先拋出問題,並指出2017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徒性別分布為女性55%、男性45%,然而長老教會總會性別公義委員會2019年提供的資料顯示,在中會、族群區會在職牧師與傳道師中,男性占了7成。在此教會環境之下,女性成為特定事工或節日才會出現的主題,大部分女性會友不一定能從平常的主日講道得到呼應自己生命故事的內容,實屬可惜。

接著劉玉雯分享第一位原住民女牧師Ubin Maray(謝美花)的故事。1987年,Ubin Maray在Tayal(泰雅爾)中會封牧時曾遭質疑「女孩子怎麼可以講道?」「萬一她懷孕,肚子大了,在講台上不好看,還會羞辱教會的聖潔」,種種不堪入目的話語,讓Ubin Maray難過地流下眼淚。

劉玉雯也指出,聖經中許多跟女性有關的故事都很恐怖,閱讀到那些對女性非常暴力的措辭,其實很不舒服。對聖經為何如此對待女性感到困惑,在教會裡也較少聽到相關詮釋,促使她開始研究女性神學。

劉玉雯表示,19世紀末期,女權運動者伊麗莎白・卡迪・斯坦頓(Elizabeth Cady Stanton)曾主編婦女聖經,以女性角度詮釋聖經,但相對前衛與新穎的概念在當時未受到太多關注;斯坦頓說:「聖經跟教會常常是女性得到解放的過程中最大的絆腳石。」1970年代後,女性運動跟隨美國民權運動興起,進而影響神學院等學術機構,女性開始有機會受神學教育,並爬升至教授位置發表相關文章。

劉玉雯指出,有女性主義者覺得聖經壓迫女性而拒於門外,也有女性主義聖經學者如崔菲莉(Phyllis Trible)表示:「如果你覺得聖經文本壓迫婦女而拒絕,其實無意間就接受男性帶著父權角度詮釋聖經的態度,變相成為鞏固的共犯。」因許多觀點相對前衛,這些女性神學家多缺少支持團體,必須單打獨鬥或排除萬難,方能發表論文或出版書籍。

「在教會談女性主義有時似乎變成一種髒話,沒人想談論或邀請你來分享這個主題。」劉玉雯強調,女性神學是一種態度,而不是僅限於性別的探討,旨在重新解釋聖經,讓人過有尊嚴、公義、和平且和好的生活,消弭社會既有的各樣歧視與壓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