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香港反送中運動之後

◎Chhî Î-un(香港教育家)

2019年下半年至今,香港可說是多災多難。最受全球矚目的,就屬香港的反送中民主運動。其實起因很多,從2018年的《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說起,再加上2015年銅鑼灣書店股東與員工的失蹤事件,以及2014年台灣太陽花學運及香港雨傘革命時的伏筆,促使香港人對於民主改革的積極要求,再加上害怕失去「自治」的能力,進而爆發出一連串的骨牌效應。而在多次反覆修改以及討論下的《逃犯條例》,民間與政府達不到共識,最終成為反送中運動的導火線。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今年初又爆發了全球性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到目前為止,不少大學已宣布6月才復課,今年堪稱有史以來最長的寒假。不過以一個居住在香港的人來說,或許是因為有了2003年SARS的經驗,整個社會的反應不如其他國家的極端。整個防疫措施,也早已成為十多年來的習慣。唯獨在民生必需品上的驚慌搶購,倒是在事件一開始的時候造成了一些影響。

過去幾個月,香港從一開始的停課停工,到現在餐廳酒吧的限制營業、旅遊業蕭條、零售業關閉,我們可以看到經濟上的影響是最大的。各行各業現在都要開始跳脫傳統的經營思維,網上學習、虛擬式經營、無接觸消費等,非常時期有非常時期的做法。現在有不少自己的空間及獨處的時間,正是激發無限想像的時期。不少人開始利用這段時間,學習第二專長,社交媒體上,許多人開始學習煮菜、練樂器、學語言等;也有人開放直播,將自己的專長與社會大眾分享。大型藝文活動的取消也衝擊著藝文界人士,但許多世界知名樂團、劇團及舞蹈團等,利用機會線上演出,讓宅在家裡的人也可以獲得心靈上的滿足。

宗教界也開始思考聚會的定義,固然能夠一起聚集及敬拜是最理想的方式,但線上的聚會也可以滿足在遠方的需要,讓人重新認識自己與上帝的關係。這堪稱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全球大災難,阻礙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也拉近了人與社會的距離。

我們的地球在短短幾個月內,各方面汙染下降了許多,少了觀光客的聚集,威尼斯的運河恢復到戰後時期古代潟湖水域的乾淨程度;美國太空總署科學家根據衛星數據顯示,從未見過地球如此健康的景象。國與國之間的紛爭少了,多的是關懷與互助。世界萬物都是上帝的創造,當全世界都在面對共同敵人的時候,或許正是實現上帝國的最好時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