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歷史記憶必須被保存

46
Image by Capri23auto from Pixabay

◎鍾淑惠(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派駐德國宣教師)

當德國右翼民粹主義者和新民族社會主義者提倡無需再記念殘酷的二戰,並要求應該終結德國人對此之罪惡感和責任時,教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5週年之際提出:「記憶比過去任何時刻都重要。」

1945年5月8日德國納粹投降,結束了歷時六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也從納粹統治下瘋狂的種族思維解放出來。今年適逢全球疫病大流行,在保持社交距離的要求和不得超過28人集結的法令下,教會應該如何在75年後記念此一撼動全球的大事?柏林原本盛大的紀念活動因全球疫病大流行,只在大教堂舉辦政府允許人數限制之內的紀念禮拜,並實況播出。

新教柏林布蘭登堡西萊士與上盧薩特教區主教克里斯汀•斯塔布林博士(Bischof Dr. Christian Stäblein)發函教會,說明德國雖然對納粹宣布《有罪宣言》,於1945年11月20日至1946年10月1日在紐倫堡對主要戰犯進行審判,也對戰後廢墟努力地重建,而且國際社會也傾盡所能為歐洲的和平做出了努力。但於此同時,德國人仍須保有這段歷史記憶,特別讓沒有經歷過戰後重建心酸傷痛的新世代德國人記住過去傷痛,明白目前所致力的和平工作仍面臨考驗和挑戰。

函中亦強調,當崇高的神學論調和反猶太主義的聲量揚起,要謹記75年前的事件,新世代德國人必須在有反對猶太人的各種形式言論行為中挺身而出,聲援猶太弟兄姊妹。同時也必須關懷1945年被解放的其他群體,如辛提人和羅姆人、同志團體(LGBTQIA+),以及因為信仰或政治觀點被排擠的人。要為弱勢發聲,不讓種族對立再次發生。

當有人提出應結束對二戰所行之罪惡感時,請記得牧師潘霍華和許多因為抵抗納粹協助弱勢者而被抓捕甚至殉道的兄姊。當他們站在人民法院前受審被判處死刑,我們必須牢記他們的事蹟,莫忘他們基於基督信仰之教導而極力反抗政權惡行。他們的作為提醒我們,在必要時需打破沉默,挺身而出抵制虛假的權力。

是的,過去的史實事件是殘酷的,記住歷史並非是要活在罪疚痛苦中。然而我們身為地球公民的責任並不能因遺忘來卸除,反而牢記歷史事件能幫助我們堅定未來生活的方向;記憶,讓我們有新的建設潛力,並提醒我們促進公義與和平。記憶,讓事件鮮明,敦促我們不要重蹈覆轍,努力成為和平之子。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