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樹輔導研究中心】受逼迫與聖經的輔導-1 逼迫來了!

77

◎張法芸

感謝上帝,讓我們在救恩歷史的這個時期一起來思考「逼迫」的議題。我將嘗試用幾個問題來討論它:

一、根據聖經,在受逼迫時,我們要如何理解自己或他人的反應和感受?

二、根據聖經,在受逼迫時,我們要如何理解上帝是怎樣的上帝?

三、根據聖經,在受逼迫時,我們要如何理解生命的改變?

本文會簡述第一和第二個問題,然後把重點放在第三個問題。討論第三個問題時,會兼帶回應第一和第二個問題。最後,做一個讀經的練習。

一、當逼迫來的時候,你的反應或感受是什麼?

你遇過逼迫嗎?遭遇逼迫時,你的反應或感受是什麼?緊張、害怕、焦慮、無助、擔憂、憤怒、退縮、孤單、懷疑、困惑……?如果這些不是你習慣的反應或情緒,你也需要了解並認識它們,特別對牧者而言更是如此。

牧者要接觸、牧養、服事、陪伴和帶領人,而大部分的人面對逼迫時都會在這些情緒和反應中掙扎。你怎麼理解這些反應和掙扎中的弟兄姊妹,怎麼理解和評估你自己在其中的狀態,一定會影響你怎樣帶領、牧養、輔導、陪伴和幫助他們;也一定會影響你所在、所愛、所服事的教會,作為一個信仰群體,如何在逼迫中實踐並見證信仰。

因為它會影響我們如何對待那些和我們身處同樣的逼迫,卻與我們有不一樣策略和做法的其他信仰群體。而根據主耶穌離世前的教導,與他們的合一才更是我們在逼迫者面前對信仰的見證。

二、當逼迫來時,你怎樣理解這一位你為祂受逼迫的上帝?

要回答好這個問題,必須先看我們怎麼回答第一個問題。

首先,我們都是罪人,發生在我們身上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是應當的。

記得有一天早晨我從惡夢中醒來。夢裡一塊黑黑的東西打在我父親頭上,然後我就嚇醒了。

那段時間,我每天早上都是按進度讀詩篇靈修。當時我想上帝也許會藉著那天的經文對我說些安慰或鼓勵的話,平復我的心緒。沒想到,當我照進度翻開當天的經文,出現的竟然是一篇充滿憤怒與驚駭的咒詛詩。

我不明白,在那樣的時刻,上帝要我讀這些信息是什麼意思。但因為那是當天該讀的經文,所以我還是一個字、一個字地讀完了。

讀完以後,我起身去洗手間。心裡突然出現了一個意念在問自己:「妳認為這些是妳當受的對待嗎?」我一下子明白過來:我是個罪人,我父親也是個罪人,所以,這些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本來就是應該的。我接下來該做的,是更多為我父親能夠認罪、悔改禱告;而不是只為他籠統地祈求平安和保護。

如果我們真知道自己是個罪人,而且是全然敗壞,那麼我們就會更容易明白,上帝並沒有欠我們什麼。罪的代價本是死,這就意味著,什麼壞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都只不過是我們應得的,實在不需要覺得奇怪。

但是,我們同時還生活在一個全然敗壞的世界裡。在上帝的普遍恩典之下,即使是全然敗壞的罪人,也有機會做正確的事情,並且因此受到不公正的對待。所以,當我們基督徒因信仰受逼迫時,不管遭遇到的是多是少,聖經有沒有說,你的確是在為上帝(而不只是因為原罪)而受苦呢?

勇敢不是沒有懼怕,而是轉向上帝,仍選擇做對的事。

另一個與此相關的問題是,前面我們說到怎麼理解人在逼迫中會有的情緒和感受很重要。是否一個人只要是為上帝受苦,就一定不會覺得那麼苦?或者,是不是只要你有信心,面對逼迫的時候就一定不會恐懼或悲傷,就一定會被喜樂充滿?

馬可福音14章32~39節記載: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於是帶著彼得、雅各、約翰同去,就驚恐起來,極其難過,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警醒。」祂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祂說:「阿爸!父啊!在祢凡事都能;求祢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祢的意思。」耶穌回來,見他們睡著了,就對彼得說:「西門,你睡覺嗎?不能警醒片時嗎?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耶穌又去禱告,說的話還是與先前一樣。

這段經文說到主耶穌為了我們的罪而受逼迫,即將被釘十字架。這段經文也讓我們看到,祂之所以決定這麼做,是因為這是父神的計畫。所以,我們可以說,耶穌基督和世界各地正因信仰而受逼迫的基督徒一樣,是「為了父上帝」而受苦。

當然,祂和我們有不一樣的地方。祂沒有罪。從律法的角度來看,主耶穌是世界上曾經出現過的唯一一位全然完美、勇敢、有信心又愛上帝的人。但是,當祂為了上帝的緣故要面對逼迫所帶來的可怕痛苦時,這裡的經文告訴了我們幾個事實:祂恐懼嗎?祂恐懼。祂悲傷嗎?祂悲傷。祂真心希望這件事情可以不要發生嗎?祂真心希望。祂求父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便把那杯撤去。你可能聽過這樣的教導,禱告的時候,要訴諸上帝的屬性、上帝的應許去祈求。而這段經文的36節讓我們看到,主耶穌在為「叫那時候過去」這個願望禱告時,祂正是訴諸上帝的屬性:「阿爸!父啊!在祢凡事都能。」

不知你是否可以體會,主耶穌有多希望可以不必經歷這樣的痛苦?當然,和這個願望相比,祂更渴望的是順服上帝的旨意。所以祂禱告說:「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祢的意思。」然而,正是這個更強烈的渴望,使祂必須面對祂不想面對的痛苦──肉體的折磨、罪的汙穢、被天父轉眼不看……,祂為了那個時刻驚恐和悲傷。也就是說,耶穌的驚恐與悲傷來自於祂已經定意要愛與順服這位祂相信是「凡事都能」的阿爸父,而不是因為祂缺乏剛強、仁愛和謹守的心。

所以,勇敢,並不是沒有懼怕的感覺,而是在懼怕的時候轉向上帝,並且仍然選擇做對的事情。

我們如何理解上帝,會清楚顯明我們在哪些地方需要祂。

當我們為了上帝的緣故受逼迫時,其中的痛苦可能會超過我們的想像。又或者,我們已經聽說過一些故事,並且因此開始意識到自己很可能挺不過去,我們想像得到自己會妥協讓步、出賣朋友、甚至叛教……。在這樣的時候,回到第二個問題:我們要怎樣理解這一位我們「將要或是正在為祂受逼迫」的上帝呢?相較於檢視個人對逼迫的反應和感受,我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會更清楚顯明我們在哪些地方需要主耶穌。

或許你認為你需要的是主耶穌給你平安?是的,你需要。或者,你需要的是祂給你勇氣?是的,你需要。你需要祂給你信心?是的,你需要。但是,當你留意觀察自己的時候,有沒有可能你會發現,事實上,你很少為這些事情禱告?為什麼?或者,當你越禱告,卻似乎變得越害怕的時候,你是否知道自己需要明白關於上帝的哪一項或哪幾項事情,就可以不用害怕「自己的害怕」?如果你並不清楚,為什麼?

當你發現自己非常恐懼,無論怎樣責備自己、鼓勵自己、對自己傳福音,都沒辦法讓自己願意選擇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主時,你的盼望在哪裡呢?你會纏著上帝好好糾結這些問題嗎?或者你只是在腦子裡搜一遍、想一通已經知道的經文和神學,彷彿思想改變了、理性通過了,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如果你的反應是這樣,為什麼呢?或者,在你內心那個因著逼迫而充滿痛苦和掙扎的角落裡,除了懼怕和備受煎熬的良心,那位會向你自我啟示的上帝是否也在那裡?祂在那裡做什麼呢?祂也在這可怕的逼迫裡嗎?如果在,祂做了什麼?祂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你發現自己不太知道怎麼回答這些問題,那麼,很有可能我們以為自己認識上帝,但逼迫的處境卻暴露真實的景況──我們其實不太認識祂。

三、當逼迫來的時候,你怎麼理解生命的改變?

對你來說,「生命的改變」是指一種靜態的狀態?還是一次又一次順服或悖逆的選擇所導致的結果?或者你會把它看成是一種動態的過程,發生在外在的逼迫、內在的掙扎與啟示自己的上帝之間?

當我們看見自己或別人需要成長,好變得更有愛心、更謙卑、更勇敢、更平安、更愛主、更不動搖時,我們專注的是自己所追求、想進入的一種靈性生命的境界或狀態,還是我們與上帝之間的關係?當我們引導弟兄姊妹時,我們關注的是他們的信心、盼望、愛和悔改能否像手機電力一樣維持滿格嗎?還是,更重要的是,這些是他們與上帝之間的關係?

狀態和關係有什麼不一樣?為什麼區分這兩點很重要呢?

狀態,更多是指一個人看上去的樣子,也就是他的表現。如果生命的改變主要是關於一個人的狀態,那麼關注的點就是這個人是否夠勇敢、是否愛人愛神、是否夠歸正。

而如果生命的改變主要是一種關係上的改變,那麼我們就會從這個人身上看向他以外的地方。我們仍然要關心這個人,但是我們理解他的方式,會是把他放在關係及動態的過程來觀察。我們會看這個人和他的關係對象是如何互動的。例如:

*信心

面對逼迫的時候,我們要努力持守對上帝的信心。但是,信心不應只是一種狀態,彷彿一杯有時候比較滿、有時候比較少水,需要盡力維持滿盈的狀態。

信心所指的,應該是一種動態的、活潑的關係。意思是說,有信心的人會在信心缺乏、沒有信心的時候,向上帝發出呼求、求祂幫助。而這個時候,信心就在這個人與上帝的關係裡發揮作用。因為如果沒有對上帝的信心,那麼當一個人不信或是很小信的時候,他就沒有辦法也不會尋求上帝的幫助。他至少得先有信心,相信上帝會幫助他、為他的信心創始成終,他才會在缺乏信心時向上帝這樣呼求。

所以,當信心低落的時候向神發出呼求,其實是有信心的表現,而不是沒信心的表現。當有信心時,我們也會承認自己沒有信心,因為知道那是上帝的恩賜。信心,是一種關係。

*愛

如果愛只是一種狀態,那麼,當我們缺乏愛的時候,愛就不能做什麼了。但是,當你已經很受不了你的配偶,覺得沒辦法再愛的時候,卻還很努力求上帝赦免,幫助你愛你的配偶,請問這是愛還是不愛呢?

真正的愛,會在時間久了、經歷很多傷害與失望之後繼續愛下去。你認為,是「知道你很不可愛卻仍然努力愛你」的人愛你?還是「只在對你感覺很好時愛你」的人愛你呢?我們要問:不能在傷害中努力的愛情是真愛嗎?如果愛指的是一種關係,而不只是一種狀態,那麼人就會在缺乏愛的時候向上帝呼求赦免和幫助。而當人這麼做的時候,他是在愛,而不是不愛;是因為有愛,而不是因為沒有愛。

所以,愛會讓我們對自己的缺乏愛有愛的回應。愛,是一種關係。

*勇敢

勇敢,會讓我們在缺乏勇氣的時候,看見那位能使我們勇敢的上帝,就呼求祂幫助我們面對並克服心中存在的懼怕,去做對的事情。

當你覺得害怕、一點勇氣都沒有的時候,求上帝幫助你勇敢,這件事本身就表現出勇氣。的確,你是沒有勇氣的,但你同時又正在用勇氣回應自己的沒有勇氣。勇敢,只能在關係中,才能被正確理解。

《沉默》這部電影有許多觀眾不會記得的小人物,他們只是烘托主要故事線的場景。但是當逼迫臨到的時候,也許能夠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就已經很了不起。譬如,當吉次郎的家人被綁在火刑柱上的時候,每個人都在嚎哭。他們知道自己將要遭遇什麼,他們哭喊著直到火焰完全吞噬了身體。他們害怕嗎?他們害怕。他們勇敢嗎?他們非常勇敢。他們雖然沒有停止害怕,但他們也沒有停止向上帝哭喊。

勇敢,不是沒有懼怕的感覺,而是在懼怕的時候,轉向上帝,並且選擇去做對的事情。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