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樹輔導研究中心】家庭式輔導4-1 輔導是充滿愛的事工

此圖片由Eva Mospanova在Pixabay上發布

文◎大衛‧鮑力生

譯◎陳冰潔

「弟兄們,我們勸你們,要警戒不守規矩的人,勉勵灰心的人,扶助軟弱的人,對眾人要有耐心。」(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4節,和合本2010)告訴我們怎樣的輔導關係模式?這些被呼召要耐心地警戒、勉勵和扶助他人的「弟兄們」是誰?這些接受關懷的人,被形容為自我意志強烈、灰心喪志或生活失去能力的又是誰?當我們傾聽整封帖撒羅尼迦前書,就會清楚看到這封書信描繪並提倡以家庭模式理解「輔導員-受輔導者」的關係。年長的孩子要幫助年幼的,因為有需要的人帶著各種問題前來,有智慧的人必須在愛裡有很強的適應力。

家庭化概念輔導

讓我們想像一個大家庭。孩子們的年齡範圍從嬰兒到青年,能力差異頗大,從完全無助和依賴(嬰兒與失去自理能力的人)到能夠照顧他人的人。有些人表現具毀滅性,有些人很焦慮,有些人能力非常有限,有些人既能承擔責任又有建設性。在家庭內部,關懷通常會發生在兩個彼此互補的層面上。愛的主要責任在父母一方;其次,年長的孩子對弟弟妹妹承擔與父母相仿的積極責任。年長的兄姊表現像父母,成為「代位父母」。雖然他們仍是孩子,但他們已成長到足以承擔一部分愛的責任與權柄。

這樣的事工概念貫穿帖撒羅尼迦前書。當然,父親就是「神我們的父」,祂揀選並深愛家中每個孩子。但孩子成長後,開始承擔照顧弟兄姊妹的責任。保羅、西拉、提摩太都是年長且有智慧的哥哥,而他們對待弟兄姊妹卻像一位母親或父親(2章7~12節)。他們展現自我犧牲的溫柔和忍耐,教導他們的手足如何生活,如何去愛。他們並不是父母,但他們奇特的角色內嵌在父母這個角色裡。保羅與他同工們的行為是「父母式」,做上帝要他們做的事情,這是一個重要而細微的差別。

這是一個可用來概念化輔導並實踐的卓越模式。輔導給予者是承擔責任的年長兄姊,輔導接受者被描繪為年幼的弟妹,由於頑梗、懼怕和有限,需要不同類型說明。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4節是經典文本,講到為個人量身訂製事工時彈性和適應力的重要性。對任性的人、沮喪的人和有殘疾的人,不會採用同一種方式,而且必須親自處理。在這個文本,講道和教導的應用都是輔導主要目標的延伸,這樣的輔導有我們注意的家庭式感覺。

愛的形式

這表達什麼樣的輔導關係呢?首先,它從委身和有感情的家庭紐帶中產生。家人的愛會綿延數年、數十年,甚至一生之久(雖然主動介入的時刻或階段可能相對較短)。例如,這是一封遠方的來信,是保羅主動寫的。他寫信給那些他清楚記得並顯然深愛的人們,他為他們苦惱,他急切地為他們禱告,他盼望能再見到他們。

第二,這種關係以白白給予的愛為標誌。保羅與他的同工們甚至有意識地強調其中沒有財務方面的動機,強調他們個人感情的持久濃烈,以及他們自己負責經濟需要這個事實。在面對他們手足的輔導需求時,這些人並非來自家庭以外、按服務收費的代理父母,如奶媽、保姆、孤兒院的女舍監,或純粹是專業人士。這些兄長不是為了計時收費而表現得像父母,他們在需要輔導的人身上有更深的投入,以這些人的福祉為他們的責任。

第三,輔導的人顯然是受助者的手足。提供和接受家庭式輔導的人都擁有同一位父親,他們都從父親那裡領受輔導所需的素材:對不同類型之人的洞察力是來自上帝的洞察力;因人而異的處理方式是來自基督如何接觸不同人的方式;輔導的內容是聖經的內容。這種態度,正是年長的兄姊對一位年幼手足投入的那種奇異的愛。這裡有一種獨特的雙重責任感:第一,是為了兄弟或姊妹;第二,是給予父母。

這種家庭的模式,會排斥任何本質上要把服事專業化的輔導模式。這不是一種「專家-客戶」的關係,建基於前者中性技巧及客觀理論的專業性上;這種關係是愛的形式,在這愛中,你關懷你的妹妺,不論她多麼討厭、懼怕或發育遲緩。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更詳細地解讀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4節。但首先,我們要用這種家庭式的概念來反對舞台背景中其他輔導員與受輔導者的關係模式。在對比之下,這種家庭關係的比喻說法將展現獨特的力量和美好。

九個世俗輔導模式

在過去百年間,已經有許多關於如何概念化輔導關係的模式被提出。當然,在每種情況下,輔導關係的其中一方都被指定要為另一方的益處行事,但不同輔導模型使用了不同的隱喻建構關係的類型。

用來描述目的性交談的各種隱喻是很容易識別的。每一個隱喻都是通過類比一些其他人類事務的舞台,勾勒出它的中心主題。以下是在專業心理治療圈已經有巨大影響的九個模式:

‧輔導以一種科學的方式發揮功能。心靈考古學者在做研究,挖掘一個人的內在生活,技術分析發現的資料。目標是深入心理動力中,獲得對個人狀況的洞見。

‧輔導是從動物的訓練中獲得靈感。熟練的馴獸師會使用獎賞機制逐漸消除不良行為,並塑造新的行為。目標是行為的改變。

‧輔導提供一種有目的的友誼形式。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花時間關心,汲取另一個人的真實感受和想法。目標是一種矯正性的經驗:感受被另一個人理解,發現自己最深處的直覺和被認可的感知,而不是被否定和質疑。

‧輔導是團隊運動隱喻的發揮。教練會擬定一個參加競賽的計畫,以期在生活中取得成功。教練的工作是糾正和指導,幫助選手發展出更多能夠在每場比賽中實行的技巧。目標是根據彼此的期望來制定一個框架。

‧輔導的運作就像醫學。醫生診斷病人的疾病,為的是開出適合的藥物或其他療程。臨床模式的目標要不是治癒病理狀況,要不就是更普遍的,緩解令人痛苦的症狀。

‧輔導提供教育。教師或哲學家會找到學生世界觀中的操作性預設,並教導學習者如何往不同的方向思考,做出不同的選擇。目標是再教育。

‧輔導是通過對科技的類比建構出來的。工程師會重新設計電腦的程式,使不同的思考方式發生,好讓電腦的系統不會死機或是陷入無休止的迴圈。目標是去修理無法正常運行的機械。

‧輔導是以印度教的門徒訓練為榜樣。由大師教導尋求者冥想的技巧,以獲致超越自我的體驗。目標是要激起如洋海般合一與和平的體驗。

‧輔導的進行過程像法律。律師做為客戶的顧問,致力向客戶說明、分析已經發生的事,對案件提供明智的判斷,並建議如何進行才是最好的。目標是從可供選擇的選項中接受明智的諮詢。

以上這些模式,有時會有一種占主導地位,但通常是多種模式的組合。不可否認的,每種模式都有優點,每種關係的隱喻都會對輔導給予者和輔導尋求者做出不同的定義,也都在某種程度上和聖經模式類似。這九種模式中的每一種若是做為次要的隱喻和類比,可以使輔導關係的某些特徵顯得尤為生動,但是沒有一種足以成為兼具整體性和有效性的模式。如果用它們來建構對輔導給予者和輔導尋求者的期待,將會產生誤導。

事工形式的運作

當然,所有模式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一方需要幫助,而另一方尋求方法幫助。但是,生活中的問題與電腦故障、科學奧祕、醫療疾病或支援夥伴的需求相比,從本質上說,哪個層面會是一樣的呢?當輔導的問題出現時,沒有一個隱喻準確地抓住可以向需要之人說明的真正意義。

如果你仔細觀察,每種輔導模式的目的都是要我們在受苦和罪中找到幫助。輔導是幫助一個人面對「我是誰」和「我正面對什麼」的問題時,能夠好好活著。而最能精準描述輔導在做什麼的詞,其實是「事工」。

每種形式的輔導都以事工的形式在運作。不論其他隱喻會發揮什麼作用,都是試圖重新定義輔導活動為其他事物。那些將人類心理理論化及實施心理治療的人,他們的意識邊緣都覺察到輔導本質上是教牧性的。

那些先鋒人物──佛洛德、榮格和阿德勒──都是如此公開表示,但他們強烈傾向使用醫療類比,而不願用事工類比。他們明確地指出自己的理論和輔導是科學的、精神病學的、精神分析的和精神治療的,但是他們也都在某些時候意識到自己實際上提供的是一種世俗形式的教牧關懷:精神治療是一種世俗形式的事工。

符合聖經的輔導

聖經提供我們一些輔導關係的互補模式,每一種都跟先前描述的九種模式截然不同。當把它們放在一起,就創造出一幅關於輔導關係完整的圖畫。聖經輔導的特徵,前面已闡述三個主題,加上第四個主題「家庭式輔導」後,會讓整體畫面愈發豐富。

‧輔導做為事工的一種形式。它首先是表達基督話語的事工,其次是基督憐憫的事工。耶穌基督是主的僕人,基督的僕人將主的真理與愛個人化,給予一個或一群需要幫助的人。

‧輔導將照顧他人視為教牧關懷的一個面向。一位小牧人(也是基督的羊)在照顧大牧人的羊群的福祉。耶穌基督就是群羊的大牧人,祂為我們捨棄自己的性命,祂始終看顧我們。我們是小牧人,也為羊群而捨命,為的是彼此照顧。

‧輔導表達出同儕間彼此相愛的一種形式。上帝子民中的一位,通過建設性、誠懇的對話和實際行動來幫助另一位。耶穌基督是那位主和君王,我們都是祂之下的同輩,被呼召有智慧地彼此關懷。

事工式、教牧式、彼此式和家庭式的模式,應被看作是首要的和起定向作用的異象。它們不應該被當作是從屬的類比,或只是服務其他主要模式的一種隱喻。

是什麼造成這些隱喻如此不同?對初學者而言,這是在明確的上帝指引下運作的,它們將輔導員放置在上帝之下,首先也是一位「受輔導者」(同屬群羊,同為僕人、同儕和弟兄),而不是占據一個超然的專業地位。不論其他九種模式會捕捉到怎樣令人玩味的豐富特色,它們只有在這些聖經模式主導的視野中被理解,才能達成有目的性的對話帶來的意義。

每一個聖經模式都在強調某些事情。事工的模式強調為他人的益處而服事的行動;牧人的模式講述教牧的領導和權柄,特別是在愛中說誠實話以支持和保護他人;彼此式的模式則突顯聖經輔導為何比較不是專家與客戶的關係,又為何是同儕間以互惠原則彼此相待。

我們這一系列文章將要探索的是聖經輔導的第四種顯性隱喻,也就是帖撒羅尼迦前書呈現的家庭式模式。接下來的文章將揭示家庭式模型如何應用,看看上帝要我們通過這個模式如何概念化並實踐在關係裡。

核心的教導

在帖撒羅尼迦前書2章7~12節中,保羅取用父母身上最好的特性做為定義性的隱喻,界定他身為「手足-輔導員」的角色,這個角色的工作是要改變年輕弟弟妹妹們的生命。理所當然的,「受輔導者」的角色也可以用孩子的不同特性去理解。

在接下來的幾篇文章,我們會描述四種不同類型的「孩子-手足-受輔導者」:相對成熟、剛愎任性、焦慮和受限制。第一種類型概括了帖撒羅尼迦人總體的狀況,後面三種則含括5章14節呼召成熟者去關懷的三種特定問題類型的成員。然而,四種類型都是輔導的接受者,他們的需要,自然也是各自不同的。(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