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造就】在安息日得醫治

33
圖片來源/《Free Bible images》網站
◎李宇平(台灣普世論壇執行幹事)

期待上帝向你現在的生命說什麼呢?或未來的日子能在生命中做些什麼呢?本篇經文是描述有一個安息日,耶穌在會堂醫治一個病了18年的女人,卻在會堂中引發爭論。到底是怎樣的醫治讓會堂內的人起爭論?讓會堂的主管生氣,而眾人感到歡喜呢?今日教會的群體中又有什麼需要醫治的人?而耶穌在安息日的教導,要提醒我們什麼呢?

其實,從路加福音11章開始,耶穌就批評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假冒為善(假好),批評他們只將杯及盤的外面洗乾淨,內心卻充滿貪慾及邪惡(39節);喜歡站高位,喜歡被人家請安,有表面的宗教行為,卻不重視公義和愛上帝(42節);甚至說他們是看不出來的墳墓,人就算踏過去也不知道(44節)。而12章繼續批評法利賽人的假冒為善是一種酵,提醒作為上帝的僕人務必要警醒。13章開頭提醒眾人需要悔改,若不悔改,都要滅亡,好比那棵不結果子、要被砍掉的無花果樹。這是耶穌對學生的嚴重提醒。而這樣的假冒為善,在安息日的聚會中特別明顯……。

  耶穌不守安息日?  

13章經文一開始的安息日看起來一如往常,偤太人遵循律法,放下工作來到會堂守安息日。當中有人在教導、有人在聆聽,當然,也包含這個病了18年的女人。「有一個婦仁人患著邪神,致病18年久,隱痀攏 bōe 伸直。」(11節,台語漢字本)除了是當時社會中遭受男性壓迫的性別──女性,又有18年的脊椎不正或駝背,想必生活自理有諸多不便,當然在心理上也會容易產生自卑與焦慮。而在當時疾病又普遍被認為跟靈界有關係,可見這位女性遭受來自生理性別以及以男性為主體的文化壓迫,也承受疾病造成生活的不便及社會大眾貼給她的標籤──被邪神附身。

耶穌在安息日看見了婦人,就叫她過來,對她說:「婦人,妳脫離這疾病了。」耶穌用雙手按在她身上,她立刻直起腰來,頌讚上帝(12~13節)。耶穌不只是當一位單純教導的人,耶穌看見了這個女人的需要,並且帶給她希望,帶來醫治,宣告這一切的邪靈要離開她,於是便將榮耀歸與神。

然而,會堂的主管因為耶穌在安息日醫病,就生氣地對眾人說:「有六日應該著做工;彼六日間通來受醫,安息日呣通。」(14節)他「森七七」(很生氣)地認為耶穌干犯了安息日的規定,認為律法的規定比人的生命得醫治更重要。這是何等荒謬的事情!於是耶穌立刻批評,跟他們說:「假好的人啊,佇安息日恁豈無逐人對槽裡解伊的牛,抑是驢,牽去食水嗎?此個婦仁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互撒但縛伊已經18年久,豈呣應該佇安息的日解伊的結嗎?」(15~16節)耶穌說你們可以在安息日解開這些牲畜(牛、驢)去喝水,但對於解開一個女人身上的挾制,使她得醫治,卻覺得干犯律法,難道牲畜比較貴重嗎?更何況她也是亞伯拉罕的後代!耶穌這樣講後,稍早與祂為敵的人都感到羞恥;而其他群眾卻對祂所做的事感到歡喜(17節),因為耶穌說的極有道理!

   再思安息日   

耶穌在安息日的行動,對今日的台灣基督徒有什麼提醒呢?現代人的安息,有人覺得要去山上走走或去外面吃喝玩樂,也有參加藝文活動、出外旅遊等。但有沒有更深的信仰意涵呢?透過經文,路加提醒我們:

1.安息日要看見他人的需要,特別是軟弱的肢體

安息日耶穌看見這個女人,我們又在安息日中看見了誰?邪靈,原文可翻譯作軟弱、疾病的靈。不論是身體上的軟弱或心靈上的軟弱,我們在安息日是否只專注自身的需要?還是也有看見群體中他人的需要,特別是軟弱的肢體。看看我們旁邊的姊妹弟兄!

2.安息日要使人得醫治與自由

耶穌透過實際的行動,給這個女人醫治與自由。是身體上的直立起來,得著醫治;也是心靈上的恢復,直立起來;女人的待遇不再牲畜不如,讓女人成為人──自由的人。這位女人開始去想像新的生活,要去哪裡走走,用不同的視角看世界。

在我們教會每個禮拜的聚會中,也期待透過耶穌在我們中間的工作,通過彼此之間的團契,讓我們原本生命彎曲的部分,變得直立起來,而不是彎曲得更嚴重、更軟弱。

3.安息日是提醒信仰群體要返璞歸真

耶穌一再提醒門徒要去除假冒為善,邁向真實。去除以律法為名隱藏的不良動機,特別是宗教領袖們。他們為何不能夠跟著這位得醫治與自由的女性,同感快樂?對於耶穌所做的奇妙事,感到真歡喜呢?然而,這個群體卻有部分的人從僵化的教條或意識形態中,被耶穌的行動與言語觸動,再次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度、有尊重、有上主而來的愛!

在我們的信仰團體教會中,有沒有哪些信仰傳統或意識形態需要更新、改變或調整?而教會中服事人的事工是否已被我們當作安息日中的例行公事?讓我們再思信仰的本質,一起找回基督信仰的價值,使我們的生命反璞歸真!

長老教會看見需要的人、為平權奮鬥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一直以來是台灣原住民的朋友。2016年發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支持原住民恢復權利與自治」決議文〉,描述許多宣教師看見當時部落的需要,服事原住民,翻譯族語聖經;1946年設立玉山神學院,培育原住民傳教者與人才;1980年代,參與「還我土地」「還我母語」等運動,1987年發表〈一九八七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原住民宣教研討會共同聲明〉強調:「我們肯定恢復原住民的自主與尊嚴,維謢社會公義,爭取立法保障應有的生存權益,乃是教會的基本責任。」1989年第36屆總會年會決議「更改山胞為原住民」;1992年發表〈521爭取憲法原住民族條款行動共同聲明〉〈給李登輝的一封公開信──堅決反對國民黨的山胞憲法條款〉;2010年發表〈2010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灣國是會議宣言〉重申:「尊重及保障台灣各族群之多元文化及母語,落實符合台灣原住民族意願的自治。」我想以上對於原住民的關心與協助,大家應該可以理解與認同。信仰使我們看見他人的需要,特別是軟弱的肢體,同時也使人得醫治與自由。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支持原住民恢復權利與自治」決議文〉指出:「然而,檢視我們在原住民的宣教過程,雖在族語的復振、傳統領域的捍衛及自主意識的提升,與原住民一起努力過,卻也要為宣教所犯下的錯誤深感抱歉,如:福音進入部落,尚未深入了解文化意涵,便斷定許多文物、儀式為惡,神學反省不足,否定歲時祭儀,燒毀原住民傳統服飾、汙衊生命禮俗。這些錯誤的認知與決定,對原住民造成許多傷害。經過信仰的反省,我們為已知的錯誤及還未察覺的過失,向原住民道歉。」是的,教會也會犯錯,教會也需要反省。有人曾經大言不慚地要「把原住民當人看」,好好教育他們,這會不會也是藏在我們心中的潛意識?

我相信安息日的主不僅是幫助軟弱的肢體得醫治與自由,更是讓這個團體中符合主流價值的多數人,從原來是直接或間接參與壓迫、歧視體制的共犯,因著對於台灣原住民的重新認識與理解,開始悔改,除掉假冒為善,去除偏見,對於原住民文化以及傳統領域土地有更多的尊重。我相信這是我們平地基督徒反璞歸真,在台灣實踐基督信仰的出路,也是長老教會參與原住民轉型正義的目的。

   檢視自我、活出見證   

在路加福音的描述中,這位安息日的主耶穌承擔使命與責任,一路上,祂與窮人、受傷的人、受壓迫的人彼此團契生活與服事,並帶領受苦的偤太人民對抗羅馬帝國、走過偤太領袖壓迫的旅程,被上十字架,然後經歷復活。帶給更多人真正的安息。

回到路加福音13章。今天我們基督徒雖然沒有特別守這偤太人的安息日,但我們有時間上的分別為聖,例如主日禮拜、退修會(Retreat)等,在這樣的時刻,我們這個信仰群體,是否期待耶穌挑戰我們既有的意識形態呢?根據路加的記載,通常有耶穌在的安息日,會堂都有紛爭。耶穌的教導有時可能超出我們的想像,因為過往的信仰傳統或神學觀念不一定完全都是正確的。好的,我們留下來;不好的,就讓耶穌來攪動一下,使軟弱的肢體被看見,醫治與自由得以發生,建立一個被上主不斷更新、反璞歸真的信仰群體,使我們因著有從上主而來的愛,再次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度、有尊重。懇求聖神來引導我們!

身為平地的男性基督徒,我是這個主流價值中的既得利益者,因此我也需要不斷悔改,來調整自己。在台南神學院認識許多原住民朋友,讓我體會到他們的真誠、分享與互助的精神彷彿上帝國一般,加上神學上的反省,提醒我對於原住民與土地的尊重。因此,每當我爬山或到原住民的傳統領域,也開始學習帶著感謝與尊重的態度,感受台灣的「大山大海」,感謝台灣原住民歷代祖先對這塊土地的守護;同時也清楚認知許多林地(傳統領域)被日本政府、國民黨政府(特別林務局)偷竊、占據,破壞原住民的生計與文化。後來,我也陪伴許多原住民朋友一起上凱道,呼籲台灣這個國家與人民尊重與認識原住民的傳統領域。透過這樣,來驅走黨國教育意識形態下,漢族中心沙文主義的幽靈。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