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一生為台灣而活的李前總統

35
攝影師:Gustavo Fring,連結:Pexels
◎林宜瑩

我依稀記得2007年9月29日一整個下午,有幸跟台灣教會公報社前總編輯葉啟祥牧師(現為七星中會中山教會牧師)、時任記者的李信仁(現為牧師)一起,前往鴻禧山莊專訪前總統李登輝夫婦。

在接受《台灣教會公報》專訪時,前總統李登輝彷彿裝了金頂電池一般,滔滔不絕地講述他跟夫人曾文惠女士,如何透過跪在地上祈禱,以類似傳統擲筊卜卦般的方式,在聖經攤開的頁面中,找到與所求問對應的經節,以此認定上帝賜下啟示,來做為他當時在政治上處理困境的方法。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李前總統說到,他跟郝柏村之間當時有主流與非主流之爭的過程。蔣介石夫人蔣宋美齡親手寫手諭,要求李前總統要任命郝柏村為重要官員。李前總統為要服眾,請蔣夫人親筆寫下此舉乃是她授意的字條,而這後來也成為蔣夫人干預國政的唯一證據。如今,那字條一直鎖在他的保險箱裡。

整個專訪過程中,李前總統跟葉總編輯相談甚歡。在完成專訪之後,李前總統還非常高興地帶我們參觀他的小酒窖,甚至還拿了兩瓶上好的葡萄美酒,邀約我們一起到鴻禧山莊的餐廳,宴請我們吃晚餐。

我記得,出門前,大家都在總統寓所外等候,只有我跟一名隨扈在門內等李前總統,因他臨時上樓去打胰島素,完全不擔心我這個外人離他就只有一個箭步的近距離。

當車隊出發前往餐廳,我駕駛的白色雅哥就跟在總統座車後方,前後有警車夾著,路口都有警察控制燈號。我生平第一次與前總統車隊同行,那畫面如今恍如昨日一般歷歷在目。

後來,李前總統宴請的晚宴極其豐富,總之,他慷慨的待客之道,讓我們真的受寵若驚。對他與曾文惠夫人就像初戀般的情侶,偶爾還會牽牽手的舉動,真的讓人稱羨,也很感動。

其實,我們這群人不過是一介平民而已,但李前總統完全沒有任何輕看,他是真心把我們當主內弟兄在接待,沒有曾經身為總統的任何架子與威嚴。

如今,他走了,似乎一切的絢麗戛然而止,但在我心中的思念,卻像傍晚家家戶戶裊裊升起的縷縷輕煙一樣,久久不能散去。

李前總統,願您在天上都平安,總有一天我們還要再相會。 (作者為新聞媒體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