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扎根,不會隨李登輝逝去

54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李道勇

對於李登輝逝世,過時的藝人黃安與親共的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在臉書稱「終於死了」,甚至稱:「他所屬的舊時代,也終於死了。」

這幾個傢伙似乎都在等李前總統死,也不知他們的仇恨到底從何而來。李登輝的離去對他們來說似乎終結了一樁心頭之恨,但事實上,李前總統結束外來政權在台灣的一黨專政以及黨國制度,開啟了兩黨競爭或者兩黨輪替的民主制度,讓台灣脫胎換骨,他的「寧靜革命」貢獻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更何況已經在台灣扎根數十年的自由民主制度,怎會隨他而逝?王炳忠不只仇視李前總統,連自由民主制度也視為毒蛇猛獸,令人匪夷所思。

繼王炳忠大放厥詞後,新黨榮譽主席郁慕明也表示:「台灣真是一個是非價值錯亂的地方,一個致力要消滅『外來政權』中華民國體制的人,死後卻享受中華民國『國葬』榮典,中華民國國旗還要為他降半旗。」郁慕明難道不知道,李前總統結束外來政權在台灣的一黨專政,是何等艱辛嗎?要不是李前總統的奮戰,當年的黨國威權勢必仍然肆虐著。李前總統曾擔任我們三任的總統,他死後當然要享受中華民國『國葬』榮典。郁慕明甚至還為李前總統杞人憂天說:「如果他覆蓋中華民國『國旗』,那麼他生生世世,都要受此『外來政權』罩頂,就算魂歸天國,仍要永永遠遠被他所厭惡的『外來政權』羈絆,這要他如何安息主懷?」

李前總統曾說,他22歲以前是日本人,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凡是出生於1945年以前的台灣人,哪個不是日本人?郁慕明擔心李前總統還可能將與一群抗日的中國國軍,一起長眠五指山國軍公墓?

其實李前總統不是個「雞仔腸,鳥仔肚的人」,他怎可能為這種歷史的偶然,而不安息主懷? (作者為城南文史工作室負責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