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掙扎(滾攪Kún-ká)

23
◎鍾淑惠(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派駐德國宣教師)

主啊祢知我心的滾攪(kún-ká),
四界揣方法來突破!
蹛佇英國曼城 teh 觀看,新冠病毒啥時煞(soah);
上好安全柏林揣厝蹛,開展宣教事工的生活。
雖然德國牧師歡迎我,熱情愛我轉去 in 兜蹛;
我真躊躇病毒風險大,豈通將這當作是小許?
祈求全能上帝來引導,互我心安毋免閣滾攪;
我知祢的安排上奇巧,時間若到就通來搬徙。
願我繼續謳咾來唱歌,稱頌祢的偉大佮廣闊。

我的新工作在德國柏林,而家住英國曼徹斯特。剛到柏林辦理一切必要文件等事宜時,疫情即從義大利爆發,迅速在歐洲蔓延。因為不確定德國南邊的疫情何時擴散到北邊,也不知政府何時會下令封城鎖國,只知道戴口罩搭大眾交通時,會被狠狠盯著看。後來,德國防疫政策迅速從建議全國減少大型活動到地區封鎖,接著下令全國封鎖、關閉邊境。

封城之初,每天在家中看新聞報導疫情在全球快速地蔓延,每隔十天或兩週才能外出一次採買民生食用品。後來區域逐漸解封,已整整過了三個半月。封城期間,我偶爾上網查看前往柏林的機票,才發現前往德國的航班皆被取消,直到7月中之後才能逐漸恢復。又考慮到德國寄宿的牧師家庭,師母長期身體虛弱,屬易感染高危險群,總覺得回柏林不應該繼續住在那裡為他們帶來風險,得另尋住所。

去與不去的掙扎、找尋住所的困難、旅程中的風險,在在都成為焦慮和心情中的糾結。這令我回想起1999年9月21日台灣的大地震,是年7月才從神學院畢業,剛進入大專中心當輔導的我,在地震後聯繫認識的學生,還有各地大專中心的同工,心中惦記著大專青年組隊去災區救援,而懷有身孕的我僅能在家守候、糾結想著,為什麼孕吐的不適正發生在此時?為此我無法去前線支援。當然,救援不是只有前線,還需要後勤支援,整理災區的消息,廣傳災區的需求,集結聯合各地的資源等,將所需傳送到最前線。然而心中就是充斥著百般的掙扎。

現在的我,知道柏林台灣小組依舊採線上聚會,即使我無法身在柏林,但是我們每週定期在空中相會,一起查經、禱告、禮拜、彼此關懷,我也牧養他們靈性上的所需。此外,我們也開始每週線上兒童聖經故事,把握機會播下福音種子給下一代。

在和台灣差派教會與柏林接收教會討論後,我持續線上的聚會牧養,並迫切祈禱上主親自帶領,不論是柏林找房、聚會地點、搬遷大小事宜等,都願交託上主手中,相信祂必定有最好的安排和帶領。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