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讓普世關懷脫離媒體的主宰

19
◎宋訡瑄(英國愛丁堡神學生)

歐洲整體情勢受疫情影響尚未穩定,有些國家及地區因為再度攀升的感染人數而進入區域性封鎖。部分國家縱使感染案例居高不下,但是因為國家總體經濟考量而無法封鎖,政府與人民同樣手足無措。嚴峻疫情、感染、死亡人數驟升這樣的情形,恐怕是目前整體局勢穩定的台灣難以想像的。

以往每年照例舉行的普世會議,今年也因為各國疫情控制需求而無法展開。然而,在不安定的2020年,整個地球村陸續發生許多需要人們保持關注的議題,不管是黎巴嫩貝魯特的爆炸案、中國許多地方大水氾濫、白羅斯罷黜總統盧卡申科遊行者遭受肢體暴力、西非馬里巴馬科兵變,或者泰國、菲律賓、香港、美國等國家都有不一樣的動盪,無法展開實體普世會議的普世運動,該如何是好?

普世運動需要跳脫新聞媒體主宰的視聽與議題。新聞和網路傳媒確實使整個世界傳遞訊息更為便利,並且透過外電新聞及世界新聞摘要,人們可以快速得知其他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情。然而,普世關懷必須跳脫「媒體主宰我們關懷的議題」,必須了解新聞媒體所報導的事件,是為了收視率,或是因為背後不同資方、決策單位而編輯、挑選,也會為了持續抓住閱聽者關注,必須快速汰換議題。

唯有跳脫並理解媒體主宰議題的控制,才能進到更深度、持續的關懷,帶入對於一個議題深度的討論。藉由神學、生物學、經濟、哲學、實務經驗等許多不同角度與專業學科對談,讓普世關懷廣度可以拓展、讓更多人共同參與在關懷受造世界的行列。如此,希望能夠不再只是在新聞事件被揭露的當下,一股熱切、感動地為他人代禱,隨著新聞熱潮過去隨即失去熱情,而是可以延長關注的時間、深化關懷的行動。

另一項,是基督信仰需要在「媒體主宰我們關懷的議題」下反省,檢視我們固有的意識形態,同樣的狀況出現在現今的普世機構當中,在某些沒有利益鬥爭、政治角力的議題中,例如水災、地震,也許我們都會願意代禱、關切,但是對於某些敏感的議題,卻是置若罔聞,恐怕發表任何言論、或甚至表示關心都動輒得咎。

我們必須反思有限的自我意識形態,不可能絕對的中立客觀,但是願意嘗試更多傾聽、對談,在這樣的過程擁有更豐沛的想像力,經驗上帝無所不在的攝理,以至於可以開啟、討論、參與某一些普世團契現在避而不談的議題,甚至有可能帶動新的普世關注浪潮。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