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的衝擊與省思

28
Image by Myriam Zilles from Pixabay
◎鄭愛柔

五年級生的我,經歷過學校禁說方言,以及被外省籍導師勸誘加入國民黨的年代。直到神學院時,我才得到足夠的資訊判斷和轉向。《返校》雖然已經是下檔許久的電影,但它對那個時代氛圍的呈現和記錄卻永遠具有歷史價值,因此仍要推薦給還沒有看的人,特別在香港局勢也牽動著台灣命運的這個時刻。

電影懸疑又驚悚,卻又能在最後完全交代清楚主題。全片交織在陰陽兩界,在恐怖的政治現實中,勇敢冒險在夾縫中傳遞與吸收無價知識的機會,最終面對被告密後處決的命運。被刑求的男主角在垂死邊緣中,與女主角在當年高中校園內一路逃命,躲避高大、醜陋、陰森、恐怖卻拿著燈籠,彷彿要引人走入光明的政治迫害魔鬼,角色一個一個地出現,到最後才逐漸明白角色間彼此的利害關係和恩怨情仇。

最終女主角跟戀人張老師告白並懺悔時,張老師的一句話給我們很深的啟示!「不是這個告密者殺人,是那個決定要如此摧殘民主自由,使用壓迫暴力管束人的政府機器殺人!妳(女主角)只是被利用的工具罷了。」然而在當時的人們,豈不是都彼此這樣定罪或懷疑著身邊的人嗎?張老師說:「活著就有希望!我們確定得不到自由,但以後活著的人可以!」女主角因此得到力量,勇敢抵抗那個政治迫害魔鬼,結束這場惡夢。

活到民主時代已經老邁的男主角,在墳墓憑弔張老師,重返荒廢的學校,找到張老師〈水仙花〉畫作和一本要給女主角的書和紙條──「白鹿予水仙:此生無緣,來世再見。」我也學到,原來無法守約,有時是出於更重要的價值。當然,對於我成為活著就能享有自由的人,我要非常、非常珍惜與感恩。 (作者為嘉義中會頂洲教會傳道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