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1/24秒的執著 把工作做好就是在榮耀神

219

口述◎曾俊瑋 整理◎謝弘志

2017年上市的遊戲《返校》,因為挑戰白色恐怖禁忌題材引起話題,之後於2019年改拍成電影,最近電視劇也即將在12月上檔。後製團隊「再現影像」獲得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肯定,其中負責3D動畫視覺追蹤環節的曾俊瑋為台南中會十二石教會會友,本報特別邀請他分享投入電影產業一路走來的酸甜苦辣。

曾俊瑋的原創(左)及同人二創作品(右)。

許多人會將宗教藝術符號化,然而我們主要目的應該是把信仰轉化成作品分享出去,讓別人感受上帝創造的一切是如此美好。或許別人不是一看就知道這跟信仰有關,但出自信仰意念的作品會是不一樣的存在,是一種信念的轉化,也許能觸及感動一些非信徒,點燃對他們上帝的渴望。

>>>>> Life  

我自台南大學動畫媒體設計研究所畢業後,在2014年4月1日找到第一份工作。之所以記得如此清楚,因為那天是愚人節,一開始接到電話時,我還以為是惡作劇,一度不敢相信,反覆確認後,才確定我被錄取了。

我大學就讀崑山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之後一直在小型工作室接公共藝術的案子。我升大學時轉系重考過,所以晚了一年畢業,之後先去當兵,再讀研究所,找工作時正好碰上電影公司內部人事重組,需要賽璐璐風格的人材,符合我的專長和興趣。一開始我覺得能在台南找到一份相關工作就該偷笑了,沒想到上帝的帶領出人意料,原以為只是做廣告的公司,沒想到目標是拍電影,接廣告是為了養電影,不知不覺我成為做好幾部國產電影的人。

我在公司的職稱是3D Art,主要負責「鏡頭追蹤」(Camera Tracking),簡單講就是建構一個3D空間,在加入需要的物體或特效後,看起來自然又真實。但同時,我也負責篩選公司的軟硬體配備,評估哪個職位使用怎樣的軟硬體比較適合,幫他人修復軟硬體,還要思考如何增加工作效率,幫公司省錢。這種工作方式也可說是另一種「斜槓人生」吧!只是我這些工作都在同一個地點。很多人知道我的工作內容後,都會說公司不能沒有我,但我不敢說公司不能沒有我,只能說,我在公司的話,幫助會大一點,多一份力量,僅此而已。

 

>>>>> Job 

公司有個很好的內部文化,就是承認自己的極限,製作過程中若發現自己做不來,就要趕緊交給下一個人完成。若還是不行,就再交給下一個人,直到完成為止。這不是將工作丟給別人,而是承認自己的能力有限,需要多學習,並且增加工作完成的效率。

公司一開始拍電影,後來漸漸轉向做特效,名稱也換成再現影像。很多人可能認為,特效是電影拍攝完再加入,但事實上,特效公司的總監必須全程參與、討論電影的拍攝過程。比較簡單的情況是,假設要拍攝大樓爆炸的畫面,首先要畫出場景的概念圖,再拍攝實際場景,之後交付給特效師,利用特效做出爆炸的畫面,大樓爆炸的電影片段就誕生了。說穿了,我們的工作就是幫別人更好地述說故事,而不是說自己的故事,因此溝通很重要,妥協也是必然會有的。但反過來,有時為了增加視覺效果,也會稍微修改原本設想的內容。

在製作《返校》時,我們就曾改變鬼差的樣貌,從原本劇本設定戴斗笠看似農夫的外型,改為後來身穿軍服的樣貌,為的是增加白色恐怖期間那種威權的感覺,但擔心汙名化軍人,又改成衣服破爛、被鐵鍊銬著。而原本主要藉由網路溝通的導演,曾主動到台南來,商討關於地獄鬼手的特效製作。甚至直接在公司內部找模特兒,看看誰的手適合用來作模型,於是一下子你的手太圓,不行!他的手太壯,不行!最終導演決定用自己的手作鬼手。當場直接在公司內拍攝製作特效用的模型,一做就花了整整一天時間。由此可知,導演拚命想要做好電影的每個細節,最終得以完成一部自己滿意、觀眾喜歡、值得細細品味的好作品。

《返校》製作鬼手的拍攝現場。

《玩命貼圖》這部電影中,有一幕是鋼筋從天而降打中人,其實只有人是真的(但最後幾格摔倒的畫面是電腦繪圖),鋼筋和背景皆是利用動畫特效製成。演員在綠背景前演繹掙扎痛苦的表情,之後我們加入特效合成為電影片段。

影片的單位為格,一格為1/24秒,特效製作極需耐心、觀察力和體力,好在因為科技進步,軟體越來越強大,且工作成果可累積,常用模組可儲存起來,有需要時就能拿出來修改成需要的樣子。這樣不斷累積,為之後製作節省不少時間,「造一輛車,不用從輪子做起」,這樣的製作流程才足以因應市場需求,效率和品質同步提升。

不過,對前期尚未累積這麼多模組的公司來說,模組就成了一道門檻。幸而我們公司有個很好的內部文化,就是承認自己的極限,測試製作過程中若發現自己做不來,就要趕緊交給下一個人完成。若還是不行,就再交給下一個人,直到完成為止。這不是將工作丟給別人,而是承認自己的能力有限,需要多學習,並且增加工作完成的效率。倘若發現自己做不來卻繼續逞強,豈不是拖累整個團隊的進度,徒然消耗精力?

簡言之,我們是在同一艘船上求生存,互相幫忙,並非彼此廝殺。就算是上層主管,也會捲起袖子一起出力,譬如公司儲存整理和備分系統就是我們主管一手寫出來的程式。製作《返校》期間,我自願做河水特效,想更多學習不熟悉的領域。但完成最終版本後,我卻弄丟了檔案!要在70多個檔案中一一翻找,實在不是容易的事,好在利用主管寫的程式,才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備分檔。若說我現在的目標,可說就是以主管為目標,當然不是想篡位,而是想成為和他一樣出色的人,擁有優秀的能力和領導力。

《返校》特效製作畫面。

我們公司的招才條件很有趣,就是不看重學歷,高中畢業也可以來,有能力、有好作品或有潛力,才是我們重視的。當初我進公司時比較熟悉3D動畫調整與建模,但在階層扁平的體制下開始四處遊走、摸索,後來便發現設備、鏡頭追蹤是我更擅長的東西。所以,什麼事都可能超出我們原本的預期,只要願意花時間學習、勇敢提出疑問或積極幫忙,都能有所收穫,慢慢地就會發現事情改變。我想不管哪種職業都是一樣的道理。

但體重可以說是另一回事,不是說減就能減的,哈!這個職業傷害真是可怕,之前長期有運動習慣的我也能夠增加五公斤,到現在都減不下去。幸好視力方面沒有特別變化。另外,我買了一個按鍵可以供腳踩壓,除了工作時兼顧運動,也減少手指的工作量,降低手部傷害,真是一石二鳥。

很多人都說從事電影行業的公司應該會在北部吧,為什麼我們在台南?原因其實很簡單,我的老闆是台南人,在這裡生活各方面比較習慣,也有家人的陪伴和支持。既然老闆都有心在家鄉經營,同樣身為台南人的我沒理由不幫忙他一起努力經營。然而,要找到我們公司以前的地方確實不是件簡單的事,是個宛如電影中祕密基地一般的地點,想都想不到一家電影特效公司會在那種地方出現。首先要經過販賣生鮮食品的攤販,接著要路過老闆奶奶的住家,她會質問你:「你是誰?要來做什麼?」最後的最後才會看到隱藏在住家內的公司。整個過程猶如闖關一般,先找到迷宮中的暗房,遇到對的人說出通關密語,最後才能抵達寶藏所在之處。

再現影像團隊是《返校》視覺特效最大的幕後功臣。

>>>>> Faith 

在台灣製作電影,必會遇到在地信仰的問題。先前有案子做八家將相關的東西,我內心有些排斥,但討論是否接受此案時,我沒有提出否定的想法,好在我們最後沒有參與製作。然而,後來製作《返校》時,還是有很多台灣民間信仰元素。原劇本中有閻羅殿等相關事物,幸而電影中這些元素多被拿掉了,讓我不禁鬆了一口氣,壓力也小了許多。

工作和信仰之間,有時會有需要抉擇和掙扎的時候,但上帝有祂的安排。我服替代役期間,被派去當地的廟為他們設計logo,當時連要踏進廟裡都十分掙扎,何況是幫他們設計logo?因此我和當時的團契輔導討論,他認為就當工作的一部分就好,其實把工作做好就是在榮耀神,若不去接觸和了解那些我們內心排斥的事物,就永遠會是兩條平行線,既無法溝通也無法互相理解,更別說是傳福音。就像聖經中的尼希米和但以理,也是在異教的環境服事,他們一定也面臨很多爭戰。

其實我雖然從小在教會長大,卻對青少年團契一直有不太好的印象,總覺得置身事外,融不進去團體之中。直到高中接觸到校園團契的一位伯伯,對團契生活的才開始有好感,大學時參加學校校園福音團契的天音社,更是我最棒的一段團契生活。

我曾聽說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不受教會歡迎,所以很感謝十二石教會這十幾、二十年的陪伴,不僅接納我,也歡迎教會有各種人才。當然也感謝上帝,祂帶領我到這裡,讓我經歷祂的恩典,從一開始就已經為我安排最好的路。就我個人而言,不管是一開始內心不太接受青少年團契,後來融入其中,還是出社會後找工作、在工作上遇到難題與掙扎,上帝都有許多恩典,在我身上默默做工。

教會服事方面,我目前在教會擔任執事,偶爾幫忙設計週報封面,之前曾做過歌利亞故事的動畫、設計信望愛資訊中心App的封面,盡力使用上帝所賜的天賦來榮耀祂。現在偶爾帶團契,也給青少年查經班講故事,用孩子們現在流行的電玩遊戲來講述聖經道理,引起他們的興趣,也讓他們有效地學習、記住內容。
談到藝術工作,不免會談及宗教藝術,到底什麼是宗教藝術?一定要有十字架和五餅二魚才是宗教藝術嗎?還是畫出耶穌和十字架才是宗教藝術?聖經記載聖殿裡有石榴、百合和獅子、公牛等圖案,這世界一切都是上帝的創造,而祂看作是美好的,即使是非信徒創造的東西,一樣有上帝的榮耀在裡面,只是可能比較不那麼精確,因為他們不知道這些東西的源頭出自哪裡,但他們仍然會欣賞、崇尚。

曾俊瑋創作的聖經人物。

許多電影、小說中都有基督教文化的影子。《哈利波特》作者J. K.羅琳的作品就有許多關於聖經的典故,和她天主教背景有關,但曾有教會發起拒看《哈利波特》的行動。如今許多人仍會將宗教藝術符號化,然而我們主要目的應該是把信仰轉化成作品分享出去,讓別人感受上帝創造的一切是如此美好。或許別人不是一看就知道這跟信仰有關,但出自信仰意念的作品是不一樣的存在,是一種信念的轉化,譬如《魔戒》《納尼亞傳奇》,能感動一些非信徒,點燃對他們上帝的渴望。我一直覺得寫作和做動畫有幾分相似,一個是執著於一個、一個的字,另一個則是執著於每格1/24秒的畫面,觀眾觀賞影片時,往往不會想到這背後付出多少血汗。但我自許成為在背後默默努力的人,使出渾身解數也要讓觀眾感受到作品的意念和想傳達的事。

曾俊瑋創作的聖經故事動畫《創世記:創造天地萬物》。

身為動畫愛好者,我喜歡大眾化的宮崎駿或皮克斯作品,也喜歡「宅領域」的作品如《魔法少女小圓》等,他們之所以如此生動,是因為角色內心的成長很有層次,即使是虛擬人物,卻感到栩栩如生。鼎鼎有名的漫威英雄「鋼鐵人」,從最初的花花公子到最後為世人犧牲,就讓人覺得這個角色完成他的使命,故事得以完滿。

這種英雄之旅的敘事,聖經中也有,大衛就是很經典的例子。一開始他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牧童,竟一舉打敗了巨人歌利亞,而後被人民擁戴稱王,卻被掃羅王一路追殺,最後成為以色列的王。這一連串的成長過程令我深深著迷,甚至讓我萌發想自己寫故事的想法,於是近幾年開始在網路上發表一些動漫同人誌做為練習,即使畫得可能不是很好,但只要有人能和我畫的圖產生共鳴,覺得好笑、有趣,我就心滿意足了。我會不斷累積原創故事的能量,希望有朝一日能呈現在眾人眼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