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友龍談台灣如何成為越南民主過渡典範

29
(攝影/洪泰陽)

【洪泰陽台中報導】台灣民主化的過程能夠順利和平進行,在台灣國人眼中是民主追求者前輩犧牲奉獻與一步步累積而來的,但在外國人眼中卻是一項「民主奇蹟」——來自越南的新聞工作者和民主運動人士鄭友龍(Trịnh Hữu Long)如此強調。9月20日下午在台中東協廣場的南方時驗室講座活動中,還不太會說華語的鄭友龍以「台灣如何成為越南民主過渡的典範」為題,介紹了越南政治背景與現狀、越南與台灣政治比較、越南民主運動者如何將台灣視為越南學習之最佳民主化模式,以及越南未來民主過度的前景。

鄭友龍擁有越南法學學士學位,現任越南法律倡議組織聯合主任、網路《律科雜誌》(Luật Khoa tạp chí)主編。身為越南年輕世代的鄭友龍表示,畢業後他投入法律事務所工作與擔任過報紙編輯,在2011年時因越、中發生南海爭議,上街頭反中遊行後被羈押2天,那時他開啟了對政治的興趣,後來也因為辦雜誌不順黨意而出走海外。他強調,在越南有上千家名義上私有的報社,卻都只有一位總編輯,就是越南共黨宣傳部長。經過多年與海外非政府組織成員互動後,2016年他在台灣見識到台人因總統大選而展現的熱情與投入,引發他對於台灣民主化的研究,並期待未來他的祖國越南也能效法台灣,逐步成為民主國家。

鄭友龍表示,他會認為台灣是越南可以效法的對象,有幾點原因,台灣跟越南具有相同的儒家傳統文化,重視秩序與倫理關係;台越都有抗中的民族主義意識;社會強調社群主義,反對個人主義;兩國都接受到來自中國的影響。他強調,從歷史觀之,越中關係就是一部血淚的戰爭史。直到1990年越南政府為了經濟發展,政治統治者才開始有傾中的趨勢。

(攝影/洪泰陽)

鄭友龍提出,為何台灣會是越南學習民主化過程中的典範?他的觀察是,從美麗島事件開始到黨外創立民進黨的8年歷程中,台灣開始走上和平的民主過程,他認為台灣具有以下幾點特性,這些可以成為讓越南民主化學習的範例。第一、台灣是經過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轉型為民主國家;第二、台灣以穩定而非混亂的方式深化民主,例如從修憲到直選;第三、統治階層節制權力,而非掌權後以報復性方式反制在野;第四、台灣經濟持續成長,不因民主化成為經濟發展的危機;第五、台灣維持獨立,不因民主化受到外力侵擾。

鄭友龍表示,台灣在1980到1990年代中產階級已達總人口的60%,從事一級農業的占比也大幅下降,讓台灣的社會逐步接受民主新知,因此讓台灣完成東亞地區成功的民主轉型。但對比越南,他表示,越南中產階級僅有15%,60%的農民仍占大宗,另約有20%的民眾在工業中從事二級產業,因此越南現今執政者如給予大多數人民施恩式的政策,就可能會讓人民滿足,這也是讓從事越南民主化運動人士感到氣餒與憂心之處。

鄭友龍表示,在越南知識分子中,台灣的發展與轉變是打破執政當局謊言的證據。例如,越南政府會向大眾宣傳說,如果民主化,會經歷動盪與戰爭,許多人的退休金都會沒有了,具共黨籍人民會遭受報復,會引來中國的入侵干涉,經濟會退步到如同菲律賓等。

鄭友龍表示,他認為現今的越南就如同1979年時的台灣一樣,威權的資本主義國家、新興的中產階級、正在覺醒的百姓以及被中國威脅下的國家等。重要的是,今年的世界局勢轉變,美中兩大陣營的對抗,更是讓越南的民主化有了更具可能性的未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