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歷史講座 黃建龍從搶救湯德章故居談轉型正義

30
(攝影/張原境)

【張原境台南報導】「形式上的補償與記念不會帶來公義,唯有真實理解過去,民主方能真正地深根台灣。」秉持著這樣的精神,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承辦了台南市政府文化局主辦、國家人權博物館指導的「綻放自由與民主——人權歷史講座」;自9月19日開始,陸續辦理6場人權歷史講座與6場導覽走讀,9月27日下午邀請到了台南公民智庫執行長,同時也是台南市湯德章紀念協會理事長的黃建龍,以「搶救湯德章故居與轉型正義」為題進行分享。

延伸閱讀:搶救湯德章故居 發起緊急募款計畫

今年4月「湯德章故居」驚傳易主拆除風險,台南市文資保護協會發起搶救重建行動,更於嘖嘖募資平台發起緊急募款計畫,盼透過群眾力量買下故居產權,再規劃改建為湯德章紀念館;2000萬的超高募資金額,在當時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所幸最後在8000多人贊助下順利達標。談到未來規劃,黃建龍表示待過戶完成後就會整飭為展示紀念館,期盼明年3月台南「正義與勇氣紀念日」可開館與民眾見面。

什麼是歷史記憶與文化資產?黃建龍認為,集資的行動過程意義大於結果,除了讓社會大眾更加認識湯德章,也可以帶領大家重新思考:文化資產只有建築嗎?湯德章的故居,其實就只是一幢遭嚴重蟲蛀的日治時期房子,黃建龍引用皮耶・諾哈(Pierre Nora)所著《記憶所繫之處》中的觀念指出,「有些東西是人的共同記憶所形成的,一旦建物保留下來,我們的理解與記憶就會從書面文字轉變成實際場域。」

黃建龍說明,一棟建物的拆與不拆,不在於老不老,而是該建築是否能維繫區域的歷史記憶,作為見證。黃建龍列舉南女校園中的一棵樹及湯德章紀念公園內一顆古老苦楝為例,前者埋有一段白色恐怖時期冤獄致死的丁窈窕的頭髮,後者則為目前僅存見證過湯德章被執行槍決的樹,「這些樹的意義,不在於他們很老,而是維繫在它們身上的故事與記憶。」

(攝影/張原境)

接著黃建龍將視角轉向西班牙與德國,呈現多座與轉型正義相關的建物。黃建龍指出,當時西班牙的獨裁君王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認為自己是神選之子,甚至凌駕於上帝,為了彰顯血統比王室還純正,甚至將波旁王朝當時的後裔從北歐迎回做小弟,引發內戰、民不聊生;許多城市、村莊被炸成廢墟後,佛朗哥為了展現戰功將其留存下來,1990年代反而成為新納粹主義的集散地,畢卡索的名畫「格爾尼卡」便是於此時期創作。西班牙轉型正義的最後一步在2007年完成——通過「歷史記憶法」(Ley de Memoria Histórica);而2019年,左派政府上台,更進一步將佛朗哥遺體遷墓抬出飽受爭議的「烈士谷」。談到德國,黃建龍展示了若順利完工、會成為現存最大室內集會場的「紐倫堡納粹黨代會集會場」的建築地圖,以及柏林圍牆與蓋世太保總部遺址共存的「恐怖地形圖紀念館」(Topography of Terror)。

延伸閱讀:世界二二八 檢視各國平反方式

黃建龍點出,歷史本來就不是真實,而是後人按照證據、解釋然後就自己的歷史觀點書寫的結果,他引用貝內德托・克羅齊(Benedetto Croce)的名言「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在不同位置、使用不同工具,即會產生不同詮釋,而民主國家本就應該更多元地看待歷史,「湯德章當然重要,但也不是神人,他因為政權而活生生地在這個城市被虐殺,所以他的住所當然重要,藉以詮釋他曾經是個活生生的人。」黃建龍說,成為民主國家若有60分的門檻,台灣目前已超越50分,但台灣歷史記憶的轉型正義還沒開始,如何重新閱讀台灣史將是未來的關鍵。

接下來在10月4日、17日及31日下午,仍有3場講座於愛國婦人館(文創PLUS-台南創意中心)及台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2樓多功能教室舉辦,9月16至10月4日「文創PLUS-台南創意中心」1樓展區亦有「正義與勇氣-湯德章繪本插畫藝術展」,均為免費入場,有興趣的民眾可前往聆聽觀賞。

(攝影/張原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