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前進澎湖,離島福音隊集合!

234

編按:每年暑假一到,許多教會就開始忙著舉辦夏令營會,無論大小、不管城鄉或離島,一瞬間彷彿注入了新活力,踴躍於宣教大使命。但是,如果原本門可羅雀的離島或偏鄉小教會,突然湧進一大群短宣隊員,那會擦出什麼火花呢?在地的小教會該如何與遠來的短宣隊合作呢?面臨資源短缺和無法預料的大小狀況時,該怎麼辦?這個問題很有趣,且來聽聽不同的處境和看法。

相片提供/陳士彰、陳宇政、許欽雄

【將軍教會】

看見被遺忘的角落──尋回逐漸失落的離島宣教

◎陳士彰(高雄中會將軍、花宅教會前囑託傳道)

2008年暑假因拍攝偏鄉教堂來到澎湖,順便探望在將軍教會的二叔陳降昌牧師。目睹離島教會情景,深深觸動我心。回來後搜尋澎湖地區宣教史,方知宣教師甘為霖牧師1886年來到馬公宣教,1970年代澎湖地區已設立19個教會,幾乎人煙所至的島嶼都有教會,看到昔日宣教師和信仰前輩積極佈道的精神及毅力,敬佩之心不禁油然而生。

 老態龍鍾將軍顧 

2019年3月,我受高雄中會傳道部囑託,負責牧養將軍澳嶼兩間教會(將軍和花宅),從此漸漸深入了解昔日宣教師的辛勞及澎湖地區各教會興衰的始末。追溯昔日19間教會、主日超過千人禮拜的榮景,如今僅剩八間教會(馬公、啟明、白沙、西嶼、新生、七美、將軍和花宅),主日禮拜不到250人聚會。

據我深入調查,50年來澎湖地區的人口,實際上有小幅增加,但為何長老教會在離島的宣教,卻衰退得如此嚴重?反觀其他友好教派在澎湖地區的教會,卻是逐年成長的。或許有人會說,是外教派來「偷掠」了我們的羊。但這樣的託辭,不僅讓我們失去了自省的能力,也讓忽略離島宣教有了藉口。

來到離島牧會一週後,我大略已經了解此地文化、政治、教育、經濟、人口之生態和結構。若非有強烈的宣教意識,年輕傳道人很難久留此地牧會。故此,20多年來,傳道部僅能委託一些退休「老」牧者,來離島「顧」教會和殘存的老羊群。

教會信徒結構老化,同工短缺、資源缺乏,牧者「校長兼摃鐘」,教會財務更是嚴重不足,雖有中會每月補助5000元,畢竟只是杯水車薪,不僅無法支付經常費,更甭奢談舉辦社區福音活動和宣教了。

因此,來到將軍澳嶼後,我迅速和地方連結關係,進入社區、校園,主動訓練學生參加台語文比賽,獲得地方百姓的信任。對外積極聯絡台灣的教會和朋友,尋找金源和物資,以便開展福音行動。

這兩年暑假都有福音隊前來短宣,一是新竹中會恩典教會的短宣隊;一是高雄中會河堤教會的短宣隊。另有嘉義中會東後寮教會的長執和年輕人前來做社區服務,頂著澎湖烈陽,汗流滿面,撒福音種子,叫人感動。

東後寮教會揮汗除草整理教會周遭環境

 青年接棒福音傳 

問題是我這「校長兼摃鐘」的老牧者,為了迎接台灣來的短宣貴客,事前的準備如家庭訪問、邀請報名、整理房間、清洗被單等,無不事必躬親,讓老態身影更形龍鍾,頓時恍悟為何將軍教會多年不敢邀請短宣隊前來。

來到將軍牧會三個月後,高雄中會傳道部關懷組前來馬公本島,關心澎湖地區牧者,並聽取我們的心聲。當時,我擬了一份離島宣教藍圖,提供傳道部參考,之後回台灣,也向許多牧者分享我的離島宣教異象。然而,或許是我人微(只是囑託傳道)言輕,不受重視,那份宣教異象藍圖終究不了了之,不僅沒有獲得正面回應,更是了無下文。

對於高雄中會忽視離島宣教(其實總會的態度也差不了多少),我抱著「失望」的心情,辭去了將軍教會的牧職。然而,我並未因此對離島宣教失去信心或感到絕望,我懇求上帝讓我回到台灣後,能召集並訓練一批有宣教異象的年輕人,成立「宣教使命團」,有朝一日再回到澎湖離島,恢復百多年前信仰前輩踏遍澎湖大小島嶼、努力傳福音的榮景,並延續他們在離島宣教的使命。

2019年恩典教會短宣隊來辦營會。
教會青年為教會注入活力。

【河堤教會】

聽見將軍的呼聲──河堤短宣隊離島短宣紀實

◎陳宇政(高雄中會河堤教會牧師)

一群小尖兵頂著大太陽在街道傳福音。受肺炎疫情影響,原本教會決議停辦今年暑假兒童營及每年與韓國教會合作的短宣活動。結果後來台灣疫情趨緩,我又在5月巧遇澎湖將軍教會囑託傳道陳士彰,從他口中得知將軍教會資源極為缺乏、離島宣教受忽視的窘況。我隨口問他今年是否有短宣隊前往。他搖頭表示沒有,突然又冒出一句:「要不然,你們來我們將軍!」我心想,河堤教會只是一間40人的小教會,哪有能力去離島宣教?於是只能將此事暫時放下。

到了6月教會小組聚會後,有位姊妹跟我說她暑假沒安排工作,很想來教會服事。我問她願不願意去澎湖短宣?她馬上說好。隔兩三天遇到主日學校長,我也順勢問她願不願意帶小朋友參加短宣隊,她也一口答應。就這樣,河堤教會「將軍短宣隊」正式成軍!我們積極與將軍教會聯絡,陳士彰傳道還親自來高雄與我們討論所有細節。

一群小尖兵頂著大太陽在街道傳福音。

 河堤小尖兵,將軍帶頭行 

這次短宣隊中有七位小朋友,負責詩歌與戲劇表演,接受牧師娘每週兩晚的特訓。一開始,情況真是一團亂,我一度懷疑帶這群小屁孩去短宣是否明智?但上帝讓我想起大衛打敗巨人歌利亞的事。後來事實證明真是如此。聖靈與這群福音小尖兵同在,他們在表演中載歌載舞,街頭傳福音也火力十足。很多孩子回台灣後還跟父母表示:「下次還要去宣教,即使睡教會地板也願意!」

以往短宣都以青少年為主,但這次只有三名青年隨行,他們除了互相配搭司琴外,還擔任營隊小隊長、負責帶遊戲、照顧小隊成員,與小朋友打成一片,展現十足的親和力和領袖風範,讓營隊氣氛十分融洽。隨行青年魏至婕分享時說:「將軍島可說是一個荒島,交通這麼不方便、資源又缺乏,連我們都得經過重重關卡才來到這裡,想必福音更難到達。這次能把福音帶進來,我覺得很開心。」另一位青年李俊佑也說:「下次如果還有短宣機會,我絕對義不容辭,馬上答應!為主傳揚福音,讓我收穫滿滿。」

「吃飯」在離島是一件大事,更何況一次要餵飽這麼多人,對小教會實在是不小的負擔。因此我們從台灣就先預備好一大箱的食材,大家齊力拉上船,一路拖行到將軍。感謝主,為我們預備了一位開店的大廚,用美味滋潤了我們的腸胃,也填飽大小30人的肚子。

 福音撒出去,收割交給主 

在籌備離島短宣時,我們遇到了經費問題,尤其交通費更是一筆大開銷,我們一行共有11個大人、七個小孩,整個短宣經費將近10萬元預算。7月初的第一個主日,我們將這個需要傳遞出去,請教會兄姊代禱並為此擺上心力。出乎意料地,我們在短短二、三週內就籌足了經費,甚至還有一筆經費可以奉獻給將軍教會。所有需用都已備足,短宣隊蓄勢待發,這一切都要感謝那位厚賜恩典的主。

六天短宣(8月5~10日)正好遇到颱風來襲,但當我們坐船前往澎湖時,竟然風平浪靜,真實經歷聖經所說「連風和浪也聽從祂了」(路加福音8章25節)的神蹟,也為同行傳福音的所有成員增添了勇氣。
將軍地區人口嚴重外移,當我們走在街上時,幾乎遇不到什麼小孩。兒童營當天下午四點結束後,陳傳道帶我們到海邊玩水。有位同工在涼亭內與一位老婦人話家常時,得知她有三個孫子,就邀請她帶孫子來教會。老婦人手一指,說三個孫子正在前方玩水,同工抬頭一望,正好看見教會青年在邀請這三個小孩來參加兒童營。

小朋友睡在教會的地板上。
河堤教會主日學小朋友的戲劇服事。

隔天一早,老婦人果真帶著孫子來教會,同工看到時感動得落淚。當天帶領決志禱告時,孩子們安靜地將手放在胸前,邀請耶穌進到心裡,那個畫面真令人感動。不但如此,好事還在後頭。隔天,那三個小孩不但來參加主日禮拜,還帶了他們的阿公一起來,讓我們感動不已。

感謝主,福音,就是上帝的大能!河堤教會初次跨出去離島宣教,此行不只對傳福音的人、甚至對整個教會都是很大的激勵,全教會上下一心,為宣教盡一份心力,每個人缺一不可。此外,也讓我們更清楚教會應該活出來的生命,並努力實踐上帝交託我們的大使命。

【西嶼教會】

◎許欽雄(高雄中會西嶼教會傳道師)

發現上帝隱藏恩典──改變眼光離島短宣意義乍現

與自然交融的西嶼教會。

想到澎湖,印象中都是藍天、白雲和大海。是的!西嶼教會就是處於藍天白雲和大海之中(低頭還有雜草圍繞)。還好附近有一家超商,不然真可說是遺世獨立了,但也由此可以想見此地資源取得之不易。

附近除了住家,最常見的就是廟宇(澎湖縣西嶼鄉有58間廟宇、一間教會)。西嶼教會釘根於漁翁島近140年之久,歷年來有許多短宣隊來此撒下福音種子。然而,因為會友年齡高、服事同工少且責任又重,每年短宣隊一來,更是忙上加忙,牧家全體總動員,也只有二大二小,從事前規劃、聯絡、機場(或港口)接送、張羅十幾個人的三餐(整個西嶼只有兩家便當店)、住宿、床鋪與寢具的洗滌等等事宜,從頭到尾全包,不誇張,真可說是忙到焦頭爛額、人仰馬翻。

 每年的驚喜與意外 

「傳道,沒電了,整個螢幕的聲音和影像都沒了,孩子們已經開始躁動起來,而且飯煮到一半就跳電,等一下沒飯吃,附近又沒得買,怎麼辦?」「好,你們先把電鍋搬到二樓煮,我去開總開關試試……」「傳道,沒水喝了,怎麼辦?」「好,我去附近的民宿借看看,你們有空就先燒開水。」飲水機的桶裝水下午就不夠了,現在叫水,最快也要三天才會送來。

「傳道,好像停水了,沒水洗澡怎麼辦?」「好,我打電話問問,你們要先洗井水嗎?還是用剩餘的水擦澡?或者到會友家洗?」有時遊客一多,位於水路管線末端的教會就會缺水。記得有一年,停車棚的鐵捲門生鏽卡死,福音車卡在裡面出不來,又有孩子踩到釘子、撞到柱子、跌在水泥地受傷,還有不熟悉音響系統的同工把擴大機和喇叭的線接錯……。此起彼落的求助聲,早已成了每年夏令營不陌生的插曲。

每年短宣隊來訪都會出現一些意外,或因溝通不良、或因資源缺乏,但這些都不能阻攔我們繼續傳福音,這些都是挑戰而不是困境。若只定睛在困難與問題上,就看不見恩典了!
近年常見台灣教會探討短宣隊成效問題,這是好現象,但就偏鄉、離島教會的立場來看,更重要的是思考:短宣對雙方的意義和價值何在?也就是說,我們應該從短宣的過程與結果,去體會上帝的恩典與帶領。

 主的恩典你可看見? 

舉例來說,去年台中中會大雅教會短宣隊來幫忙彩繪教會的外牆,第二天就發生車庫鐵捲門卡死事件,維修師傅說至少要十幾位壯丁把鐵捲門抬高才能維修。平時教會哪可能有這麼多壯丁?只有短宣隊來時才可能,眾人直呼:「這門壞得真是時候啊!」彩繪期間最怕天氣太熱或下雨,那年剛好有颱風,風很大,雲象變幻莫測,但也因陽光被遮蔽,所以沒人中暑。彩繪那四天都沒下大雨,直到牆面乾了,閉會禮拜結束,天空才開始下起大雨!

此外,高雄浸宣武昌教會連續七年來此短宣,有好幾位孩子從小跟著父母來宣教,回去也會跟人分享自己的收穫與成長,後來這些孩子也相繼成為隊輔。武昌短宣隊裡有「西嶼僑」(本來是西嶼教會的會友,後來定居高雄),他們體認西嶼宣教的困境,總是盡心盡力協助我們,甚至長期出資支持西嶼教會的青少年到台灣參加營會,真的「揪感心」!

曾有會友質疑,每年都有短宣隊來,卻沒看見結出什麼果實。我總是提醒他們:「主的帶領與恩典實在豐富,大家難道沒有看見?想想看,大雅短宣隊來的時間怎麼剛好是鐵門壞掉的時間?之前因為選村長必須祭拜而離開信仰的某某村長,他孫子如今也信主了。還有,你們看,光是西嶼的孩子因每年參加營會、後來去高雄就學的青年已有至少四位穩定在那邊的教會受洗、聚會和服事。再看看這次暑期兒童營,我們教會青年主動參與短宣的就將近10位,下學期主日學師資與學生都不成是問題了!我們應該要改變眼光,來看主為我們做的新事!最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承接這樣的恩典?」

感謝主,藉由短宣隊的來訪,我們逐漸轉變眼光,發現上帝隱藏的心意,也看見上帝要帶領我們,從曠野走向祂豐盛的應許,無論在物質或心靈方面都恩典夠用。

武昌教會短宣隊生命力旺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