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話屎

116

(請安裝Taigi Unicode字形,配合Firefox瀏覽器可閱讀)

澎錦
古早阮兜有一个足大 ê 屎礐仔,阮共叫做「大礐」。用磚仔鞏,圓形 ê,頂懸搭草茨,是阮庒內上尾仔坉起來 ê 大礐。我會佮厝邊 ê 囡仔三、四个同齊入去,跍佇礐仔墘,尻川向礐仔中央,一面放屎,一面開講,有時閣會看著屎礐仔蟲蟯蟯趖,屎放了用「Bī 仔」共尻川拭拭咧,就清氣啊!

Bī 仔就是黃麻剝皮了後,中央白白 ê 彼支骨,黃麻皮會當做麻索仔,黃麻骨剁乎一節一節,大約 10 公分長剖做双爿,就是阮 teh 用 ê Bī 仔,嘛叫做「屎杯」,有時用竹仔片,亦是甘蔗 phoh 攏會使用。

阮阿爸捌做謎猜予阮臆:「一支竹仔一 liah 長,中央一塊糖,臆會著攑去舐。」阮知影是啥,毋過毋敢講,中央彼塊誰敢舐啊!

佇彼个教育程度普遍無懸个年代,阮阿公毋識字,伊自稱是讀「草店尾大礐」ê,阮袂了解,阿公解釋講:「咱麻豆草店尾真濟人種芥菜,挈來豉(sīⁿ)做鹹菜,種菜上愛沃大肥,所以 in ê 屎礐仔攏足大,作穡人規工咧無閒屎礐仔 ê 代誌,所以講 in 是讀草店尾大礐 ê,閣會佮讀過冊 ê 人滾耍笑:『讀三冬毋捌一塊屎桶仔板。』」

阮老師捌講:「毋愛讀冊,大漢就是抾牛屎。」我嘛毋知是安怎大人攏共讀冊佮屎結做伙,敢真正是「書中自有黃金屋」?老師嘛想袂到,經過幾年後,已經無牛屎通抾,準講有牛屎,嘛無欲漚肥啊,草店尾大礐嘛攏坉起來啊,干焦賰咧豉鹹菜 ê 鹹菜桶。

囝仔𠢕車跋反,坐袂牢,講:「像屎礐仔蟲蟯蟯趖。」好喙斗,直直食,啥物攏食,人就講:「彼支喙敢若屎礐仔喙。」憂頭結面叫做「激屎面」;色緻無鮮,較無媠叫做「臭屎色」;雜事足濟叫做「厚屎厚尿」;話傷濟叫做「厚話屎」;亦閣有做阿母若愛共囡仔「搦屎搦尿」;顧胃腸愛食「赤肉燖雞屎藤」,呿呿嗽嘛是愛食雞屎藤……生活中定定共屎掛佇喙裡。

講著屎,我 to̍h 會想起六歲 ê 時,阮阿母去做工,我用奶母車捒小弟出去𨑨迌,拄著厝邊 ê 囡仔咧跳草索仔,我就佮 in 耍。耍一睏仔久,越頭看小弟 ê 時,伊雙手沐屎、耍屎糊 kah 規頭規面,奶母車嘛是攏 kō kah 一四界,我煞毋知欲按怎,chǒaⁿ 大聲吼出來。落尾是厝邊阿婆先安搭我莫吼,才共小弟 ê 衫褲褪落來,鬥相共洗身軀,洗奶母車,彼擺我真正是予屎驚著!

阮兜大礐欲坉起來進前,有起一間較小間 ê 便所,佇大埕出去,豬牢內底,隔壁就是糞堆,是一人用 ê,嘛開始用棉仔紙拭尻川。阿母講:「先用 Bī 仔拭過,棉仔紙一張就有夠啊!」

我 ê 冊包有兩張棉仔紙佮手巾仔囥做伙,he 是欲予老師檢查 ê。

便所佇外口,暗時較無方便,房間內攏有囥一个尿斗仔,透早起床挈去倒佇糞堆,豬屎嘛抾去糞堆,果子皮、無路用 ê 菜葉仔嘛是擲佇糞堆。有時共便所 ê 屎、尿舀起來,淋入去糞堆,叫做漚肥。阿公講 he 是天然 ê 大肥上好,需要沃菜 ê 時,用扁擔擔屎桶,攑鬥柄 ê 屎管仔一杓一杓,𣁳(khat)入屎桶,大約五分滇擔去菜園,才閣用屎管仔𣁳去沃菜,這過程是足臭 ê。

講某某人「擔屎無偷啉」,並毋是講伊古意,因為屎 koh 足臭,當然嘛是袂偷啉,其實是啲暗示:若是拄著好食,就會偷食,拄著好空仔,就會貪心,是咧剾洗人毋是真正老實、古意。

經過半世紀 ê 這馬,家家戶戶攏有馬桶,手揤一下,「黃金」化做汙水,一下仔沖 kah 清氣噹噹,輕鬆閣有衛生,毋但會當沖黃金,嘛會當沖美金。幾年前發生 ê 高官歪哥案,美金無地囥,只好用馬桶沖,原來馬桶嘛是偷食欲拭喙 ê 工具。現代人愈來愈文雅,便所講做「化粧室」、「洗手間」,放屎叫做「種芋仔」、「切芋仔」,查埔專用 ê 叫「觀瀑樓」(華語),查某專用 ê 叫「聽雨軒」(華語)。

佇遮厚話屎 ê 時,看著新聞 ê 報導講,逐年 ê 癌症第一名攏是大腸癌。予人感慨 ê 是,佇古早簡單 ê 設備,放屎無爽快 ê 環境,彼時大腸癌罕得聽著,這馬有清氣 ê 便所,舒適 ê 馬桶,甚至閣有免治馬桶,反倒轉,大腸癌愈濟。

敢是經濟條件較好,食傷好,做輕可,加上食品添加物食濟,油無好,油炸食品食傷濟,才會按呢?講實在,咱猶是愛食較簡單 ê,盡量食天然食物,減少食加工食品,愛運動,菸、檳榔毋通食,才會當維護著身體 ê 健康,好食好放嘛是人生一大幸福!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