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神研討會 論台灣首所女子神學校故事

222
(攝影/張原境)

【張原境台南報導】台南神學院在10月29日晚上於綜合大樓第4會議室舉辦系所神學研討會,邀請台灣神學院老師陳美玲以「台南神學校女子部:台灣第一所女子神學校的誕生、沿革和時代意義」為題分享,並由教授基督教史的助理教授高井由紀回應。

談到台灣第一所女子神學校的設立沿革,可回溯至1925年;當時長榮女中校友會曾提議台南神學院要招收女生,或建立女子神學校,期盼經裝備與訓練亦可以參與教會事工。「在這之前有沒有女生想念神學?也許有,但沒留下紀錄可以查。」當時南部也有一所1895年即成立的「台南婦學」,然而主要招收年長失學的婦女,課程內容也僅為簡單的白話字識字基礎教育,缺乏神學訓練,無法滿足長女校友的需求。

台灣神學院陳美玲老師。(攝影/張原境)

這樣的呼籲也轉達到當時的南部中會。1925年春會,即由時任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牧師陳瓊瑤提出議案討論,並通過可以研議討論神學院是否招收女生,這也是南部中會首次討論是否接納女生讀神學,然而9月秋會,巴克禮牧師回覆有困難、時機未到。

陳美玲指出,1915年,台灣大會曾討論南北神學校聯合,直到1924至1925年間,北神開始把三、四年級的學生帶來南神念書,方才出現合作曙光,「當時南神如果收女生,北神是否也收?時機不宜可能是指這個。」此外,1926年,北部宣教師受到母會加拿大長老教會聯合事件影響,許多人離開台灣或南下成為英國長老教會的宣教師,導致北部大受虧損;1926年,北部中會發文取消南北神學校聯合,也間接影響到女神學校的成立。

那女神學校又是如何開始設立的?陳美玲說明,1926年台南婦學關閉後,南神招收女生看似也不可行,台灣本地的教會領袖便有了另設女神學校的打算;延攬時任長女校長盧仁愛(Miss Jane Lloyd)擔任首屆女神學校校長,盼能訓練教會婦女工作者成為女傳道、主日學教員以及婦女祈禱會帶領者,當時更翻修了舊的婦學、女學及姑娘樓成為女神學校校舍,位於台南市竹園町二丁目38、即今台南神學院慕林館的位置。

1928年4月7日,女神學校正式招生、舉辦開校式,原僅預計招收40名,有70多人報名,後決議招收50名學生;然而當時因設備不足及校舍翻修等問題,設立許可無法通過,便以隸屬於南神的女子部作為權宜招生方式,正式名稱為「台南學校女子部」,但多以「女神學」出現在《台灣教會公報》,直到1935年5月,取得立案許可後改用「神學校女子部」。雖是如此,女子部單獨招生,課程與師資也未與男子部合併,畢業生團體照也是男女分開;陳美玲笑稱,根據某些牧師回憶,當時連運動時間也是分開,因為運動時衣服穿較少。

在第2任校長林安任內,自1935年開始面臨日本政府文教局的稽查,被認為部分授課及學制不符創校規則書,要求廢除準備科,嚴格執行入學年齡和學歷限制,導致學生數目銳減,從60多人逐漸降至24人。第3任校長連雅麗任內,受皇民化運動影響,強制用日文教學,南神男子部招生亦受影響,學生數也降低,間接導致經營成本增加,遂於1940年隨南神閉校。

陳美玲認為,女神學校做為台灣第一所女子神學校,表現出女子神學教育的提升,且是在南神1948年復校、1949年招收女生前的重要過渡階段。然而與男子部高等科相比,女子部高等科修業年限僅2年,少於男子部的4年,修業科目也少了牧會學、倫理學等科目;在體制當中,女子部高等科可受差派做為女傳道師,但不能接受教師試驗及按立為牧師,待遇也低於男傳道,且多僅能在說教所服務,顯見女傳道在南部教會體制內被接納但仍邊緣化的處境。

高井由紀回應時表示,女性在許多國家歷史中均缺乏聲音,在基督教2千年歷史中更是要求女性沉默,女宣教師薪水通常比男性低,約僅男性的5分之3,且常常被排除在宣教組織內部決策之外;由於無法參與機構決策過程、非歷史主體,因此這群無聲的群體容易一直被遺忘,「她們的歷史需要被挖掘重現,並以女性的處境重建。」

(攝影/張原境)

談到日治時期台灣女性基督徒的處境,高井由紀認為她們面臨清朝父權主義、歐美基督教帝國主義及日本帝國主義三重影響,加上儒教男尊女卑思想、對於女性影響力僅止於家庭的期待,以及本島人次要性等種種壓迫,都讓她們難以展現自我,但宣教事工、教會體制內反而提供相對開放的空間,讓女性有機會成為主體。然而究竟是透過啟蒙主義和女宣教師事工,將台灣女性基督徒從傳統的從屬地位中解放,抑或是女宣教師透過委身在台灣女性基督徒的事工裡來解放自己,高井由紀保持開放的討論空間。

台南神學院助理教授高井由紀。(攝影/張原境)

高井由紀認為,陳美玲的研究挖掘並重建「她們」被遺忘的歷史,亦顯現出除了傳道師以外,牧師娘、護理師、助產士、國小老師、幼稚園、主日學老師都是歷史上的主體與行動者。談到女性按立牧師的時間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反而先於英國基督長老教會,陳美玲認為,宣教區教會有時可能因為沒有歷史包袱,反而走得比較前面;而訪談過程中也發現,有阿嬤雖沒有成為傳道人,卻一輩子教主日學,仍回饋到教會,這都歸功於女神學校的訓練。

(攝影/張原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