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掌權於上帝

Image by Miroslava Chrienova from Pixabay
  ◎吳潮聰  

年初迄今,全世界都籠罩在武漢肺炎的陰影中。傳染病在人類歷史上其實是不絕如縷、如影隨形的,如鼠疫、瘧疾、霍亂、天花、流感等都曾經引發非常可怕的大災難。

在聖經的舊約中,有將近60處提到有關瘟疫的問題,全本聖經中瘟疫這字至少出現70次;不同的是,舊約中多處提到,當百姓敗壞、犯罪、不聽從上帝的話。引發上帝的怒氣時,上帝會使饑荒、刀劍、瘟疫臨到他們;但新約裡對患病或殘疾的看法有所不同,約翰福音9章1~3節提到,耶穌醫治一位失明的人,門徒問耶穌:「拉比,這人生來失明,是誰犯了罪?是這人還是他的父母呢?」耶穌回答:「既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

生於1866年的美國才女安妮‧弗林特(Annie J. Flint),三歲喪母,父親只好將她與妹妹託給好友弗林特家庭領養。弗林特夫婦是十分敬虔的基督徒,將她們姊妹視如己出。安妮從小就很有天分,九歲就能寫詩,還會作曲;不幸的是,她在師範學校畢業後卻罹患了類風濕性關節炎(Rheumatoid Arthritis),在當時是無藥可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病情惡化。在病情最嚴重的時候,她的關節與骨骼都變形了,甚至無法握筆書寫,只能用打字機一字一字地敲。她不斷透過祈禱,求上帝醫治,雖無起色,但她卻說:「上帝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旨意,祂要每一個人以不同的方式來榮耀祂;而上帝要彰顯的就是我的『軟弱』,我要用我的病痛來見證祂。」

前副總統陳建仁博士從公共衛生及信仰的角度認為,疫病是源自社會的集體不公義,他認為,鼠疫是由於人類造成環境變遷,使穴居的嚙齒動物族群繁衍擴散所致;霍亂則是人口集中的城市排水系統不敷使用而衍生;而工業化導致二氧化碳大量排放,帶來的溫室效應使得原棲息於熱帶的病媒蚊北移,致使登革熱、瘧疾、黃熱病等的流行版圖擴大了。例如過去在台灣,原只出現在嘉義以南的登革熱近年來已經攻陷了台灣北部縣市。另外,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H1N1(A型流感病毒)、伊波拉病毒、武漢肺炎等傳染病的病毒,原都是長久寄生於野生動物體內的病毒,後來變成人畜共通的疾病,再演變成人傳人的疾病。

疾病雖然帶來患難與痛苦,但疾病也有助於粉碎驕傲,使我們學會忍耐、平和與謙卑,也有助於人類嚴肅的思想上帝,因為人的終末就是上帝的起頭。

就我數十年的行醫經驗當中,我發現有兩種病人在病程中最痛苦,或病後預後(Prognosis)不良;一種人是對疾病極度的恐懼,另一種人是自認為醫學強大、人定勝天。前者心中無上帝,內心無依無靠,自然會出現極度的恐慌與無助;後者認為生病得靠醫生,上帝不會有作為,這種人一旦病入膏肓,往往無所預備,不僅心靈未得關顧,良心的重擔也沒得處理。因此,生病的時候,除了求助醫生外,心中當倚靠上帝、相信祂,要相信能不能治好是上帝掌權。所以在這種處境中,仍然要倚靠上帝,不要對上帝失去信心,因為萬物都在訴說上帝的榮耀。 (作者為彰化中會彰化教會長老)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