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調慶光復卻堅定反戰爭

40
Group Diplomacy as a concept of negotiated peace with three white doves working together in partnership and friendship holding an olive branch as a symbol of fraternity and hope for the future of humanity on the journey for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

 ◎盧成發 

10月25日國共唱和著慶祝抗日戰爭光復台灣的歷史,國民黨卻又露出畏戰、避戰、反戰、求和搖尾乞憐的醜態。這是國民黨黨棍的笑話和矛盾,沒有戰爭何來光復?若有光復何能反戰?龍應台的反戰,其真相是「統戰」,其底牌是又一次文化大革命的下放洗腦,或今日新疆集中營的奴工和再教育。

明末政治腐敗,宦官專權綱紀紊亂,許多無恥之士為榮華富貴,爭相依附閹臣,拜宦官魏忠賢為義父,為之建廟立碑。滿清入關後,更多的變節求榮,出賣國家,所以明末大儒顧炎武,在其《日知錄‧廉恥》中明言:「士大夫之無恥,是為國恥。」強調讀書人及為官者是否有恥和國運興衰有關,表明對士大夫風骨和氣節之重視。今日龍應台、馬英九、連家父子、吳斯懷、陳廷寵之流,就是無恥國恥的族群,中共統戰的先鋒。

歷史上有名的「泛羅馬和平」(Pan-Roman Peace),好似其治下歐、亞、非洲一片太平,卻是在獨裁暴政、奴隸和十字架毒刑下的太平,拜的除了天神朱彼特(Jupiter),第二大神是戰神馬斯(Mars)。馬斯廟門幾乎常開,表戰神帶領羅馬兵將外出征伐,每年10月15日是戰神的「雙駕馬車競賽節」。

龍、馬、連、吳、陳口口聲聲說的反戰求和,就是在羅馬鐵蹄馬鞭下為傭為奴的和平,因他們對共產黨天生有懼怕的靈,為己卻充滿貪財得利的心。我不認為這些人能再賦一首如文天祥的〈正氣歌〉,也不要求他們在背上刻或畫岳飛的「精忠報國」四個字,也不需要他們如八百壯士去戍衛金、馬、烏坵,也不奢望他們能學花木蘭代家鄉父老從軍保家衛國,也不用他們如王昭君犧牲色相和番匈奴單于似的去中國和親為安邦定國,更不求他們能效法聖女貞德在英法百年戰爭中,奮勇獻身帶領法軍多次打敗英軍,只望他們不要像法國勃艮第公爵,為重金出賣貞德致之死於火刑,也盼望他們能熟讀顧炎武《日知錄》的〈廉恥〉此篇就好。

看看西藏、新疆、蒙古、香港、非洲,看看世界各地疫情一波又一波的變異傳染,當感恩與珍惜上帝所賜的美麗島,「唯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阿摩司書5章24節) (作者為退休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