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影像說書人的藝術生活

36
Image by mohamed Hassan from Pixabay
 ◎風籬笆(概念藝術家) 

我是在影視產業工作的概念藝術家(Concept Artist)。藝術家一詞聽起來有點個人導向,但形式一旦牽涉到影片,就屬於團隊工程了。而概念藝術家的角色落在影片的「開發」與「前期」階段,這是將故事劇本視覺化的起始點,為之後拍攝期間與後製的流程,定下了視覺風格的大方向。

概念藝術是將故事劇本的意象視覺化的工程。繪者要傾聽編導需求,再透過背景考察與想像力,畫出故事腳本的情境氛圍、戲劇張力和信息。

假設我要為改編自但以理書的電影繪製概念圖,則需參閱考古資料來重建巴比倫的視覺場面,使其具有寫實的時代感。因但以理書牽涉到異象和夢兆,也需以象徵強烈的視覺來指涉超自然的意象。然而概念圖不僅是舞台景觀,更是關鍵情節,我需進一步詮釋出但以理在巴比倫宮廷,與術士們和尼布甲尼撒王之間的張力,然後呈現出宣告上帝掌管列國興衰的先知樣貌。這正好是故事腳本的信息,也就是以色列在異邦的堅忍,以及上帝對他們的救贖計畫。藝術家將透過視覺語言如構圖鏡位、光影色彩、動作等看似中性的技術來詮釋故事的核心信息。這些視覺基調確立後,拍攝和特效組將根據此藍圖進行下一階段。

我和團隊其他視覺藝術家都是幕後工作者,但不是搭建實景的現場美術,不是捕捉戲劇表演的攝影師,也非譜出鏡頭節奏的剪接師,更不是產出鏡頭最終樣貌的特效藝術家。我所做的不是最終成像的實體,而是隱形的視覺引路者,之後比這更偉大的工作將會一一完成,但我與所有幕後夥伴一樣,都共享著創造本身的喜悅。同時,我們眾人也承受高層決策的牽動,這些決策都影響創作品質和團隊存活率。但藝術之路是一生之久,上層的好壞決策或單一作品的成敗,不能定奪任何成員的價值,雖然異邦政權牽動著以色列民,但上帝不以此定但以理的罪,因祂更看重各人如何在困境中看見至高的慰藉,在堅忍中彼此扶持,透過有限資源,在崗位上忠實完成任務。

概念藝術同時涵蓋個人與團隊的雙重面向,個人需在自由中盡情創作,但一切所做都是為了讓夥伴力上加力。這其中有苦難,如同以色列民在巴比倫走過的路,但也有榮耀,如同波斯古列王讓以色列民歸回建城的時代,迎向基督的來臨──這也是藝術之路的至高追求與盼望。

我有話要說